少女

六月,绿,往更深里去了。 安安与我背对背做作业。 后来,她下楼洗头发,与芷涵电话。 在我苦思冥想一首诗的结尾时…

六月,绿,往更深里去了。

安安与我背对背做作业。

后来,她下楼洗头发,与芷涵电话。

在我苦思冥想一首诗的结尾时,听见妈妈大声在喊:“下雨了,收衣服了。”

我如梦初醒,蹬蹬蹬下楼。

不管怎么说,我首先是一个主妇。

这不,又到了做饭的时候。

少女

随便聊聊的图片

她开始刷题

栀子花与圣女果在旁边的玻璃杯和瓷碗里

这六月的假期

循环的单曲像窗外的雨

忽然停了

 

我轻轻退出,在窗边站了一会儿

 

 

红荷

 

雨季来临

绿幽幽的水面有涟漪

漾将开去

池塘里,野鸭子带着野鸭子开始戏水

接下来,那些明亮的光

与一朵红荷

折回我的梦境,开始晃动

 

 

茫然

 

雨到来的时候

我正在修改一首诗的结尾

“收衣服啦。”

母亲的声音惊醒了我

我正在下沉的心变得活泼

我的悲悯和噼里啪啦落下来的雨

有来自不同的茫然

 

 

不是爱。是日子

 

不是爱。而是日子

在重重叠叠的时光里

拉长

 

爱,如橘子、如菜蔬

如夏日的雨水之后

带来的沉默

 

爱。不,是一个妇人在

锅碗瓢盆间

应和着哼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