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牛坝

无从将其源渊追溯 对这个秦岭南坡的小山村 碗牛坝在抗战时期就有公路通车 1958年隶属秧田人民公社 1984年…

无从将其源渊追溯
对这个秦岭南坡的小山村
碗牛坝在抗战时期就有公路通车
1958年隶属秧田人民公社
1984年改为秧田乡(隶属未变)
2011年撤秧田乡并入金水镇
从此,结束了属于秧田乡的历史
划归金水镇管辖,掀开新的一页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一度认为碗牛坝这地角很小
眼所见的皆是高低起伏的山峦
天被四周的一个个山头挡住
只能看到头顶巴掌大的一方天
那时年少我只知道
从碗牛坝坐上班车
沿周城公路往西去
下金水酉水槐树关龙亭贯溪
进城到洋县、汉中、广元、成都
朝东去往邻县的岳坝、佛坪县
再翻过秦岭梁就抵达省城西安

当我走过南闯过北再回碗牛坝
碗牛坝真的不大
但这里有一路一河通向远方
使人们的出行四通八达
眼界、视野随之扩大
108国道也称京昆线
(秦岭段的部分叫周城公路)
起点北京天宁寺
终点昆明普吉路
全长三千三百五十六公里
联通京冀、晋陕、川滇

这条交通大动脉之外
碗牛坝还毗邻穿越南秦岭的
西汉高速,以及西成高铁
隧道和桥梁拉直了秦岭的山水
去西安一小时,去成都三小时
和30年前比,出门如同坐火箭
还有国道108沿岸的木鱼河
发源于大熊猫自然保护区
佛坪县蛇草坪,流经狮子坝、岳坝
注入金河口,汇入黄金峡
然后归汉江,奔向了长江

碗牛坝是我永远的老家
梦里萦回最多的是碗牛坝
碗牛坝这个不多么诗意的名字
时常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它以形得名或命名的吗
我无据可考也得不出谜底
碗牛坝就像上天倒扣下来的
一只牛蹄印大的碗底
我解为空碗朝天
因人要吃钣
上苍赐给山里人盛饭用的

也许如此吧,木鱼河在此
绕了个大圈(黑塘湾)
进入草坝河、滩背梁
金水河的中游就隆起了
一座海拔几百米的游龙山
游龙分离出山前的三个坝子
坝子状似三头牛
生就了一坝良田
或许先民在这山里
牧牛,耕地,种田
让子孙得以生息繁衍
人类作为大山的主宰
在青山绿水间与牛共舞
一场春风徐徐吹来
春天从溪谷漫上山坡
耕牛在坝子上奋蹄
牛乃奋进动物
踩着踩着就踏出
一块块平仄之地
种稻麦,稻香麦黄
种五谷,五谷丰登
养牛羊,牛羊惠民
养六畜,六畜兴旺
坝子越耕越肥沃
饭碗越盛越瓷实
子民越生养人口越多

碗牛坝,还是一个红色教育基地
有一处未被荒山湮灭的红色遗址
这就是红25军74师司令部旧址
2018年被陕西省人民政府公布为
第七批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
1936年,红25军74师(师长陈先瑞)
从金水、良心等地进驻碗牛坝
司令部设在高家台的高家祠堂
政治部设在下村的李家院子
在这里,红74师发动群众闹革命
建立碗牛坝农会等地方政权组织
打土豪,分田地后,转战陕北
与长征红军会师革命圣地延安

十年前开建的南水北调
之浩大工程——引汉济渭
在黄金峡筑大坝,搬迁金水老街
高峡出平湖的水利景观
在金水银滩景区即将呈现
而木鱼河流域的第四纪冰川
多年深藏碗牛坝鲜为人知
2016年意外被外地游人发现
冰川与峡谷照片成了一夜网红
木鱼河的万年千载演变
构成河流与地质史上壮美的一页
在岁月的更迭换代里
在冰川遗留的这片河谷地上
勤劳奋进的碗牛坝人
一辈又一辈不懈耕耘
加之红军长征路过,留下
血染的红旗与火种
使碗牛坝永不褪色
成为一处文旅打卡地

扶贫扶志,脱贫攻坚
生态文旅,山青水秀
红色传承,山村振兴
致富富智,斩断穷根
勤劳打开春天的大门
科技播下秋天的丰收
红瓦白墙掩映青山绿水
山歌飘向山外
笑脸俨然花开

看吧,银鹰从秦岭上空穿云破雾
地上的国道108、西汉高速
西成高铁,三路鼎立
正轰隆隆穿越大秦岭
听啊,木鱼河挟带着南北坡的风
吹醒了沉睡在这里无数个世纪的
冰川遗迹,和几百年树龄的一群古树
碗牛坝,在引汉济渭的号角里
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作为在外漂泊大半生的游子
我真想重返碗牛坝
以拳拳之心,用文化铸魂
报答桑梓养育之恩
体现一个文人的生命价值
我期待那么一天
有生之年再度投身故乡的怀抱
祈愿纳入洋县全域文化旅游
规划版图的金水大峡谷
早日开建,我好融入景区
策划一个文创项目做成人文景观
吸引更多外埠游客大驾光临
使碗牛坝在金水镇熠熠生辉
在陕西乃至省外的世界
耀眼成星饮誉九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