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

瑞丽市(县级),位于云南省西部,隶属于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接,婚姻相通。世界上95%以…

瑞丽市(县级),位于云南省西部,隶属于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接,婚姻相通。世界上95%以上的A货翡翠产自缅甸,而缅甸翡翠大部分销往中国。瑞丽是中国重要的珠宝交易集散地,令人惊心动魄的赌石交易,在此随处可见。

随便聊聊的图片

根据安排,工作组到达德宏州政府所在地芒市当天,便驱车去瑞丽。第一站是姐告。姐告系傣语,意为旧城,是瑞丽市的一个片区,也是云南省最大的边贸口岸,320国道的终点。在81号至82号界碑处,建有中缅商贸一条街,商号林立,商品琳琅满目,以玉器、树化玉居多。两国边民在这里自由贸易,人欢马叫,好不热闹。我们下车后开始自由活动。我和中央民大的付老师立刻被一个自称是巴基斯坦的商人盯上了,强拉硬拽把我俩弄到玉器店里。老外之所以强调自己的国籍,我猜想是在利用“巴铁”套近乎。不出所料,很快,老外便露出“杀熟”的真面目。你有千条计,俺有老主意。我始终牢记云南民委同志提供的套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压价别怕狠。我佯装内行地打量着一副玉镯,问多少钱。老外指了指标签。我仔细一看,大吃一惊:8万!老外立马在电子手写板上写了个数:40000。没等我还价就主动拦腰一刀,这水分也太大了。我开始来狠的——伸出两个手指。老外:2万?我摆摆手。老外把电子板递给我。我随手写出一个公式:(40000—00)÷ 2。老外琢磨一会儿:你什么意思?我说,200。他像似遭到了侮辱:200?!生气地把手镯放回原处。此时,付老师假装息事宁人的样子:“好了好了,我们到别处看看。”刚走出店门,老外就追了过来,十分老道地说:“200就200,中巴是好朋友嘛。”我无话可说,成交。回到车上,我让民委的同志估价。对方说,A货,1000左右吧。我不知道他真懂假懂,反正我挺有获得感。回到北京顺便找行家看看:A货不假,二百块能买俩。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应该信谁的。后来我给付老师说起这件事,他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安慰我:总比我买中石油的股票强呀。

看玉器街只是搂草打兔子,真正的任务是到屯洪寨了解边民情况,顺便看看“一院两国”——屯洪寨有一户农民,中缅边界的84号界碑就立在他家院子里。他的卧室在缅甸,厨房在中国,形成了吃饭在中国,睡觉在缅甸的奇特景象。我们首先在一大片甘蔗地里找到了屯洪寨村的村长。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高大粗壮的甘蔗,4-5米高,一棵足有20斤。我兴奋地一边帮村长砍甘蔗,一边与其聊天。问他家有多少地?他说,地不多,只有6亩,田多,有15亩。我一时茫然,田和地还分开吗?通过解释才知道,在这里,田和地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干地为地,水地为田。而在我的家乡,田地是一回事。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这里离山东足有6000里。

正说话间,从甘蔗地里钻出两个纹身的青年(纹身是傣族青年标志性符号),拿出几张夜生活的广告展示,邀我们到对面娱乐城玩玩。所谓“对面”就是缅甸。当时,我距国境线约10米,对面的娱乐城离国境线不足1000米,钻过甘蔗地就是。但到“对面”再近那也是出境,我明确回绝。年轻人仍纠缠。此时村长发话了:别胡来,这都是从北京来的领导专家。这下还真的把两个年轻人给唬住了,不容分说,扭头便走。当时我就想,仅仅不到半天,就有如此光景——赌石、珠宝、出境,时时处处有诱惑啊。我们正与村长谈情况,瑞丽市办公室主任赶来了,说市领导都到齐了,先汇报工作,晚上给专家组接风。我一下子紧张起来:还没看一院两国呢。办公室主任说,这容易,明天我专门陪你们看。其他同志赞成,我一个人再坚持就不合适了。第二天,工作组按计划一大早就回芒市了。近在咫尺,没能看“一院两国”,是我此次出差最大的遗憾。诗曰:

一畦甘蔗两国田,
跨境只须跬步间。
莫叹浮生多诱惑,
但学陶母自清廉。
注:跬(kuǐ)步。指半步、跨一脚,引申为极近的距离。陶母,典故“陶母退鱼”,源于 《世说新语》。晋代名臣陶侃,年轻时曾任浔阳县吏。一次,他派人给母亲送了一罐衙门腌制的鱼。母亲湛氏收到后,原封不动退回,并写信一封:“你身为县吏,用公家的物品送给我,不但没让我高兴,反倒增添了我的担忧。”陶侃深受教益,一生严格自律,为政清廉。“陶母退鱼”连同孟母三迁、欧母画荻、岳母刺字,被奉为中国古代四大贤母。陶侃的曾孙陶渊明,能成为历代文人推崇的名士,应该说与其良好的家风、家教不无关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