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清风吹拂,像你爱我

此时清风吹拂,像你爱我 我宁愿是一朵土豆花 宁愿开在雨后的清晨 或藏在南瓜地,渐被淹没 但尚遗果实,深埋泥土 …

此时清风吹拂,像你爱我

我宁愿是一朵土豆花
宁愿开在雨后的清晨
或藏在南瓜地,渐被淹没
但尚遗果实,深埋泥土
那是实实在在的身体
是无数潜伏,却依然美丽的耳朵
那里国土广阔,有时会听见阵阵虫鸣
而此时,清风吹拂,像你爱我随便聊聊的图片

每天窝在家里,已成习惯。
早晨打扫,间或看叶、看花、看果。
鸟是寻常的,叽叽喳喳,热热闹闹,不知在说些什么。我也从不想它们说什么,反正这样的天籁之音怎么都是好的。
梳头的时候发觉南瓜藤蔓中藏着的土豆开花了。是秀气的小白花,略有些动人。我仔细看它中间金黄的蕊里面伸出的那根细细的小白茎,仿佛还在微微颤动。
“土豆花蛮漂亮哦。”我指给妈妈看,问:“不晓得有没有土豆?”
“肯定有啦。”妈妈笑,“只是哪个挖呢?又不多。再说,这南瓜叶子长得这么旺,还不是随它去了。”
南瓜花明艳艳地招摇。
“那时没菜吃,我们还把南瓜花切了,拌上面粉,像摊鸡蛋饼那样弄的吃,说是鸡蛋。哎,那时一个鸡蛋都舍不得吃。”妈妈说着,目光不知投向了何方。
“南瓜花现在还卖蛮贵呢。我看有的婆婆子一把一把地扎着卖过了。”
“嗯。我晓得。我原来也卖过。那都是谎花,不结南瓜的。结南瓜的花,都舍得卖的。”
“您看,那个南瓜好标致。”我指着那个从草垛上垂下来的小南瓜,它绿绿的,碧沉沉地挂着。草垛上的南瓜叶子长得格外好,格外大,重重叠叠的,颇有些声势。
白蝴蝶黑蝴蝶,还有一些小蝇子在飞。
“今天晚上吃饭了我来治下子虫,茄子也好像有茄虱子了。”
我是不认识茄虱子的。
茄子长在李子树下,有的茄子已算盘子那么大了。
“西红柿怎么还不红?”妈妈看那垄西红柿。
她爱吃西红柿,于是巴望着它快点成熟,撒了白糖,冰镇了吃。
“我前几天称了一斤白糖,专门来腌西红柿的。不过,我们年纪大了,不能吃太甜的,放一点点就好。”她这样说着,自己先笑了。“人老了,好像比以前还好吃些了。”
“想吃就吃。能吃是福气咧。”我也笑。
“咯,你家邹先生也去钓鱼了 。骑电动车出去的。”忽然,妈妈指着路上说。
我扭头,只看见一道影子一晃而过。
“他早上要我跟他一起去二横渠钓鱼,我说我懒得去,晒得黑黢啦,划不来。”
“不晓得他们钓不钓得到?你弟弟蛮早就去了,他还去喊他哥哥了,你们还没开门。”
“这么早呀。”
“天天玩,心里慌,还不是睡不着,就去钓鱼啦。嗯,他六点就去了。”妈妈叹息,“哎,老这样下去,真的蛮担心咧。”
“不是哪个人啦。担心也担心不好,总要过去的。”
说完,我沉默了。
忽然有些羡慕起他们,面对一河碧水,做一个钓者,心无旁骛,而鱼,就是整个世界。(即便是短暂的忘却。)
又一阵清风吹来,鸟语花香化在天地之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