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根

我欢喜地看着麦根。 它的根很细很密,但并不太长。连根拔起的时候,往往能保持完整的根须。麦收之后,麦穗被小心翼翼…

我欢喜地看着麦根。

它的根很细很密,但并不太长。连根拔起的时候,往往能保持完整的根须。麦收之后,麦穗被小心翼翼地看护,最终成为了人类的粮食,麦秸也会被整整齐齐地摆放,成为草屋的屋顶,或者编成了好多家用的器物。唯有麦根,被留在田里,孤独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它们是麦子的根,是麦子成长所有的供给者,养分和水都通过它们的唇,但如今还是被彻彻底底地遗忘了。就仿佛目前流行的一种常见现象。拼爹之后,一脚把没用的爹踹出去,甚至会坑爹。大抵如此的情形吧。

随便聊聊的图片

麦根始终在那里,没有人注意它。直到秋耕开始,要种黄豆和山芋了,农人们才会翻耕土地,麦根便被犁铧剜出来,仿佛剜除一块块腐肉。麦根在阳光里或在风雨中度过了最后的时光,最后终于寿终正寝。其实是受到最后的欺凌之后,含愤离去,但是又有谁会心疼呢?

 

家里没草的时候,我们会去拾草,没有枯枝和落叶,也没有其它可捡拾的时候,我们才会想到麦根,于是到了翻耕过的田里,将一团团麦根捡起来,在篮子边框上砸碎上面的泥土,然后装起来。但麦根并不是好柴火,特别是麦茬很浅的时候,就更难烧了。家人都不喜欢用它,我以后也很少去捡拾了。

 

麦根的命运大抵如此,不曾有人注视过它,也不曾有人能够真切地记起它。它只是默默地活着,默默地供养着麦子,等麦子成熟之后,它的大限便到了。它的死亡如此凄惨,但它仿佛不以为然。也许它的心中是开满笑之花的。

 

父亲大抵也是如此。他默默地供养着全家。不曾有人真正地考虑过他的喜怒哀乐。如果他发脾气了,大家还会偷偷地埋怨他。他不应该有坏心情的,也注定要始终坚强不屈的。这便是全家人对他的要求和期待。家里没钱的时候,揭不开锅的时候,受到欺凌的时候,总是觉得父亲是那么没用的。父亲一路辛苦地走着,最后还是在病魔的折磨下,离开了人世。他在阳光中咳了血,那鲜红的血仿佛最后的花朵,在风中绽放。我的心终于痛了,且痛了很久很久,以至于至今都难以平息。

 

于是,我又再度想到了麦根。父亲和麦根一样的命运。但无论如何,我会怀念你的,我会记起你曾经做过的一切。当然,我也一样会怀念麦根,怀念你在灶膛中燃烧的样子。红红的火苗,仿佛一朵朵凄美的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