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事件,再次让一位平凡的母亲惴惴不安

着凉+上火,小天儿同学咳嗽一周了,我在自顾不暇的忙碌中给他吃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清火、止咳颗粒,以及糖浆、口服液。…

着凉+上火,小天儿同学咳嗽一周了,我在自顾不暇的忙碌中给他吃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清火、止咳颗粒,以及糖浆、口服液。

随便聊聊的图片

早上整理玄关柜,看到还有两瓶双黄连口服液,搁了好久了,趁着他咳嗽,让他喝了腾腾地儿吧。

正在画画的他伸手接过来,一口气吸完后说:“妈妈,我现在觉得双黄连就没啥味儿。”

我秒懂:“它跟蒲地兰比起来是不是好喝多了?”

“对。”他点点头。

第一次喝蒲地兰的时候,他吸了一口,一阵恶心,差点吐出来。忍着又尝试了一下,还是恶心。最后我把瓶盖撬开,倒进勺子里,才算让他喝进了肚子。

第二次我直接就撬瓶盖儿了。

三四次之后,他自己拿起蒲地兰,管子一插,一口气就喝完了。

“妈妈的批评是双黄连,老师的批评是蒲地兰。”我说,“原来妈妈批评你一句,你就觉得很难过,后来遇到了更严厉的老师,刚开始你很害怕,现在你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你现在更是觉得妈妈的批评不算啥,就像你现在喝双黄连觉得它没啥味儿一样;甚至连老师的批评也基本影响不到你了,就像你现在能够一口气喝掉蒲地兰一样。”我绕口令似地说了一溜,但他听懂了。(此处无冒犯老师之意,反倒特别感谢老师的严要求让这个男孩子皮实多了)

“对。就像爸爸经历了那件很难的事之后,就变得什么都不怕了一样。”我曾随口给他讲过H先生是如何变得更豁达的,他竟用到这儿了。

“是的。人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以后你在生活中,甚至长大后工作了,都会遇到很‘苦’的事,刚开始你会觉得特别苦,不适应,受不了,但时间长了就觉得没啥了,这些苦反倒能对你有帮助,‘良药苦口利于病’,大多数苦的东西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我是在教育他吗?说完最后一段话的时候,我也同时教育了自己——对于一个强大的人来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