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明媚

日历上说已至梅雨季,把鞋架上的鞋子一双双拿到门口,用湿布擦净、蘸干,放在树荫底下,让它们吹吹凉凉的风,呼吸清新…

日历上说已至梅雨季,把鞋架上的鞋子一双双拿到门口,用湿布擦净、蘸干,放在树荫底下,让它们吹吹凉凉的风,呼吸清新的空气。
前几日,我把冬日的厚衣服全部抱了出来,晒了阳光。
我着浅紫色短袖,(好多年没穿紫色了。)黑长裙,任由这乡间的清风拂过碎发、裙裾。
夏日炎炎,前后门敞开,穿堂风大可消暑散热,安放盛夏时光!

随便聊聊的图片

去地里看西红柿,发现一个半青半红的,告诉妈妈,说快有吃的了。瓜蔓爬满了地,扒开看,小小的瓜藏着,还太小。
想起小时候的暑假,妈妈赶早去地里摘来瓜,放在屋檐下,要我和弟弟压了井水浸着。我们这里都是压井,夏天,刚压出来的井水冰冰凉凉。我和弟弟为了保持瓜的低温,会过一会儿就重新压水,那样等爸妈从地里劳作回家就可以吃上凉气十足的瓜了。
读汪曾祺的散文,他这样写: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喀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

荷比从前更高更密了。
周六,邹先生打了赤脚去荷塘掏藕带,发觉有的已经成藕了。我说塘小,荷叶太密,还不如掏些藕带,疏散疏散。
我是爱荷的,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名字里带了个“莲”,更是爱荷的那种绿。面对一池荷,感受荷风送香,仿佛灵魂也得到了荷的抚慰,荷的宁静。

“啪!”看荷时听见一声轻响,转过头,原来是风吹落了一颗李子。捡起来,洗净,咬一口,酸酸的,细咂,又带点儿甜尾了。嗯,是酸过后的那点余味透出来的一点儿甜。
此时的李子已然带些微红了,如少女羞红的面。

或许,是我心底久违的浪漫情怀,在夏日的明媚里,如约而至。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