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亭铺

一   龙亭铺是过去的叫法。旧时,洋县城东边有几个叫什么铺的地方,依次是贯溪铺、龙亭铺、万春铺。为什…

 

龙亭铺是过去的叫法。旧时,洋县城东边有几个叫什么铺的地方,依次是贯溪铺、龙亭铺、万春铺。为什么每隔十来里就有一个“铺”,是由那一带特殊的地理和由此形成的经济形势决定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铺子是个笼统的称呼。所谓铺子,就是做生意买卖的场所。一般临着街,早晨打开大门,然后把两边一个一个活动门板卸下来,统一叠靠在最两边。门板卸了,铺子里就豁亮得多,经营的货物就显眼,顾客出入也就方便多了。铺板一般漆成暗红色,不显山露水,又不老旧灰暗。开铺子的都阅历丰富,有深厚的人事认知,懂得经营之道,主人要求自己的就是不卑不亢。铺面正门顶上,都挂有匾额,匾额上的字要求简洁,直截了当,就起个辨识作用,比如“刘家银匠铺”、“何家皮匠铺”等等;有的匾额上的字就讲究一些,渗透和表明铺子主人的心意,比如“悦来客栈”;当然,还有从四书五经上取字选词的,就更风雅一些。

 

贯溪铺、龙亭铺离汉江要远一点,都有一里多路。因为这两个地方和汉江之间地势的落差不大,可能也就近丈高,汉江涨水季节,江水会漫到离街道不远的地方。实际上,一般而言,街道商铺都要离河道远一点,有些缓冲的距离,才更安全。因为“河匪”比“旱匪”更阴险一些,离河远点,商铺周围有人烟,好有个照应。再说了,贯溪铺和龙亭铺所揽的顾客,不仅仅是水路的,更多是从东山、北山过来的,这样揽的客人就宽一些,买卖的范围就大一些。

 

而万春铺就不一样了,第一,它的街道在汉江高高的北岸,汉江涨再大的水,街上是平安的。几道长长的石阶梯可上可下,来往的大船小船都停泊在坎下的码头上,船夫就上到万春铺的街上去休闲、娱乐、消费,消除九十里黄金峡行船的疲累和寂寞,给自己一点精神和感情补给。万春铺主要接待水道上的客人,水道上的客人也更习惯于在那里粗喉咙大嗓门地吆喝,喝酒、吃肉,尽情地逍遥。我问过万春铺的老人,他说得名于一个有传奇色彩的叫杨万春的人。可我想,在那样的码头上,有几家匾额上带着“春”字的客铺,是太有意味了。

 

 

 

龙亭铺在贯溪铺和万春铺之间,就兼有两者之利。

 

旧时的汉江河水流量比现在大,它在贯溪和黄安两个大坝子之间流得平缓而顺畅,再往东,就进入了丘陵和山区,朝南拐了一个大湾,江水的流速加快了许多,那一带就叫黄家溜,有乱石穿空的景致,江水吼着,黄安、贯溪一带都能听到。龙亭就在汉江大转弯的弓背上。

 

看看江河与两岸的关系,就知道,凡是水流转弯的地方都会因千万年淤积而出现一个大坝子。龙亭一带,就是这样一个弯月形的大坝子。

 

我在别的文字里写过,洋县就得名于远古时期汉江大水如汪洋般淹没浸泡着秦巴平原东缘一带,一个“洋”字里,记录了大地山河的沧桑变迁,当然有承载了太丰富的人文内涵。

 

大水被龙亭东南一些错叠的山岭阻挡,成海成洋,官府和民间一定勘察了地理,在那里劈山凿岭,疏通了河道,使那片汪洋奔入九十里的黄金峡而一泻千里。

 

因为龙亭在汉江的转弯处,岁月积淀的淤泥、动植物遗骸就特别丰厚,大量的腐殖土使它成为可以耕种的阡陌沃野。加上从北山流入龙亭的大龙河,正好为它造成灌溉之便,那里就成了可麦可稻可瓜可果的粮仓、福地。

 

于是,当时光漫流到东汉时代,铸造了尚方宝剑和改良了造纸术名满天下的蔡伦就被皇帝赐以重礼,封作了良田辽阔、人烟阜盛的龙亭侯,享受着物华天宝的特殊待遇。

 

 

 

记得许多龙年,国家都发行了“龙”字起头的重要地名的邮票。“龙亭”的纪念邮票是2000年初发行的,我知道了在中国,还有一个龙亭在河南省开封市龙亭区。那里有个龙亭公园,其古建筑,有史可据的可上溯到唐德宗李适在位时所建的永平军节度使治所——藩镇衙署。之后,五代中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相继将其改建为皇宫。北宋时的皇城亦在此。金代后期,亦以此为皇宫。元灭金后,它是河南江北行省的衙署。元末红巾军农民起义中龙凤政权也以此为临时行营。明时的统治者又大兴土木兴建周藩王府。顺治十六年,在周王府旧址上设立了贡院。康熙三十一年,曾在原周王府煤山上修建了一座万寿亭,亭内供奉皇帝万岁牌位,每逢节日大典或皇帝诞辰,地方官员来此遥拜朝贺。于是煤山改为龙亭山,简称“龙亭”。之后的清帝们多到龙亭祭拜,龙亭被一再神化。

 

而我们的龙亭,未必有那么些神乎其神的瓜葛,可它一定和汉江有关。我想,修亭并冠名为龙亭,可能有如下原因——第一,远古的某年,人为地疏通了汉江水道,或地震等造山运动使得汉江决口,江水东流,留下一个平川大坝,当然包括龙亭坝子,为感谢汉江有沃野乐土之赐而修亭载恩千秋万代;第二,为避免汉江发大水造成灾害,而修亭贿赂、敬畏龙王、江神,让其佑护一方平安、五谷丰登。第三,也许这是当时某一人士修亭心底里自命为龙,待光风霁月之日飞舞九天,翻云覆雨。

 

无论怎样,反正大地上有了一座龙亭,有了一个叫龙亭的地方,它和蔡伦一起被写进了二十四史和后来的史籍。

 

 

 

蔡伦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发明了铸造尚方宝剑独特的冶炼之术,又改良了造纸术。其贡献一武一文,彪炳千秋。只是他在造纸术上的名气太大了,世人和后人多只知道他在造纸术上的贡献。

 

想来他对造纸术的改良,不是一年一月的事,而是旷日持久、逐渐完善的。

 

他因有功绩而有了封地,500户的龙亭成了他的采邑,又因有龙亭这样一个傍河依山的封地而继续完善了造纸术。

想一想龙亭的种种环境条件,觉得是这一片土地和蔡伦在造纸术上相互成全——

 

第一,造纸需要大量的原材料,龙亭一带可以供给。龙亭在丘陵、平原的结合部,植物种类繁多,其蓑草(龙须草)、麻、构树大量产出,无需从他地调运。第二,造纸需要充足的水资源。龙亭南有汉江,东有大龙河,用于带动水碓的水车到处都可以安置,用于沤草、洗纸、漂纸的水源丰沛,各种用水十分便利。第三,汉江边有大量废弃的麻绳、缯网、草鞋、蓑衣可以二次利用。

 

 

 

在我看来,与我的老家贯溪相邻的龙亭,其名气应该更大。为什么它会如此委屈?我觉得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因为蔡伦是宦官,是阉者。历史上的宦官总不是一个怎么理直气壮的角色,一代代宦官自己把名声搞臭了。宦官无论如何专权,他都让一般朝臣鄙视和厌恶。因为他们不仅身体是残缺的,心理、人格都多少有些扭屈,病态的三观使得它们带着一些阴险、鬼祟。蔡伦十五岁入黄门后,觉得自己永远从男人的世界被踢出去了,不再有男人的阳刚和坚挺,就通过自己的方式补偿自己,“堤内损失堤外补”,向社会索取和报复。他竭尽力量在权力的漩涡里苦拼,得到利益和权力,中和掉了内心和身外的一些阴影,给自己了一定的慰藉。他对朝廷有巨大贡献,在人类层面也有大的建树,可他最后是被赐毒而死的,生命定格在六十岁那年,死得并不尊贵。如此,就少有人凭吊和崇拜,恨屋及乌,龙亭也就没有特别显赫。

 

其次,龙亭只是蔡伦的长眠之地,何况有人说他未曾实际到过龙亭,在龙亭的故事并不是很多。前十年左右,有学者在龙亭寻找蔡伦后人,找到了几户,说另有一些后人迁居他地。那位学者来佛坪寻找蔡姓人户,那些蔡姓后人都很恍惚,说不出所以然来。有人说蔡伦本是宦者,哪里有后人!即使养有义子,其后人所传承的基因和灵魂与他关系不大。

 

再次,自唐朝以来,对于蔡伦是不是造纸术的原创者,学界争议很大,这种不断的否定,使得龙亭的名声也就大打折扣。

 

其实,一个地方名气大小并没有特别大的意义,正像一个人有名无名并不重要。珍惜自己特有的文化资源,使之成为自己发展的文化软实力,成为自己的精神动力,让文化造福,提升自己的幸福指数才是最重要的。

 

 

 

我第一次到龙亭街上赶场,是1975年的事。用自行车带着10来斤烟叶去卖,卖了一天,才卖了4斤,数一数,大概有10元多。一条龙亭街有300多米,两边摆满了当地的出产。有人把货物铺在麻袋上,有人铺在塑料纸上,有人放在报纸上,卖东西的大多的蹲着,或者找一块石头或砖头,坐在上面。

 

那次赶完场,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我到蔡伦墓去转了一会儿。

 

蔡伦墓只是一个光秃秃的大土包,周围东斜西斜长着十多棵大柏树。柏树没有怎么扭结,都很高。每一棵都有两人合抱那么粗,树干上拴着几头牛,愣愣的。在那个大土包北边,有一个深坑,里面有半坑水,坑旁有几个稻草垛,有小点的瓦屋那么高大。看到那景象,心里有些落寞。

 

后来一年,听说有人把那里的几棵大柏树砍了,心里就疼了一下。

 

许多年过去了,从网上看到,蔡伦墓现在已经是一个很有文化吸引力的历史人文景点,心里就得到了很大慰藉。

 

 

 

去年油菜花开满大地的时节,丘陵上的桃花林已经花事阑珊,枝头残留着不多的花瓣,站在万春铺西边的坡顶朝西朝北望,汉江亮亮地在下午的阳光下蜿蜒,两岸野树朦胧,天地隐约;北边的龙亭古镇是由一簇簇白色的两层小楼构成的船形图案。

 

我想起了辛弃疾《永遇乐•北固亭怀古》里的句子——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如果蔡伦做一次时空穿越,从东汉的洛阳来到现在的龙亭,站在南山顶俯瞰他的封地,一定感慨万端。

 

 

 

我老家就在蔡伦封地西边十五里地的贯溪,作为龙亭的一个准赤子,我有两个愿望。

 

第一个愿望是能读到谁写的一部长篇《蔡伦传》。事实上,我自己也构思过,也已搭了个架子,只是它太耗人了,一直架不起势。等到若干年后某一天,也许我会捧出它来,把它献给先贤蔡伦和纸圣的封地。

 

第二个愿望是龙亭能修建一个中国最大的纸文化博物馆,天下之纸,无所不有;文房四宝,齐集于此。

 

蔡伦造纸,因为有纸,人类有了更为绵长的记忆;因为有纸,时光里传递着对正义邪恶的褒贬;因为有纸,人类的思想有了最久远的延伸;因为有纸,一代代灵魂有了寄托之所!

 

我有多好的老家,那里有汉江、龙亭、蔡伦墓、纸魂等等永恒的事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