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半

那起子半夜打人事件,发酵到今天,一周了吧?网络上的言词五花八门,同情的,指责的,愤怒的,谩骂的,还有蹭流量的,…

那起子半夜打人事件,发酵到今天,一周了吧?网络上的言词五花八门,同情的,指责的,愤怒的,谩骂的,还有蹭流量的,摆拍的,振臂高呼的……不一而足。随便打开个网页,想不了解都不行,对事件的经过,讲述很详细,视频拍摄很清楚,大家都在“公愤”,都在挖背后的故事,都在猜测一个结局。

随便聊聊的图片

对,打人者很残暴、很无情、也很嚣张。撇开这些,我却在心里悄悄地想着:凌晨两点多钟,四个女孩子,在烧烤店吃烧烤。这是刚刚下了夜班吗?还是打游戏打到半夜打饿了?抑或者是读书、写文章熬到了半夜,赶工赶到了半夜?半夜两点多,不应该是在家里睡觉的吗?

哦,当然,每个人都有人家的自由,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出去嗨皮一下不行吗?几个朋友聚会一下不可吗?这又不是战争年代,不是古代,到晚上九点钟就宵禁,就全城戒严。更有人也会有许多的迫不得已,就如前面说的,夜班,赶工,读书,写作……其余的,我也想不出为什么半夜两点多还在外面吃烧烤。

可是,不是说早睡早起身体好吗?不是说女生要睡美容觉吗?难道这真的就是那种“敷着最贵的面膜熬着最深的夜”?

 

另外,在南方这些年,我对人们所说的“宵夜”也不陌生了。

南方人晚睡,有吃宵夜的习惯,特别是在海南这样的祖国南端。有位家在海南的同事解答过我的疑惑:夏天的海南岛,白天被白花花的太阳烧烤一天,人们能不出门便不出门,那阳光是真的会伤人。到了夜晚,人们才涌出家门,涌向大街小巷,这时,各个店铺、大小排档、餐馆以及一些娱乐场所,才开始热闹起来,红火起来。岭南的天气差别不太大,都是同样的习惯吧。

在这边,曾经被叫起来去吃过一次夜宵。也是同事们起哄,我都睡了一觉了,大概将近凌晨,非要拉着去吃夜宵。我睡眼朦胧地跟着走进黑咕隆咚的街巷,心里想着:无非就是喝点虾粥蟹粥什么的。打着呵欠,盼着快点回来,好接着倒回床上继续睡。不想,到店铺前才看到,大堂里已然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桌子上也早已排满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碗碟锅盆,炒的、蒸的、烤的、煮的,肉的、菜的,比我们中午的大餐还丰盛,我所设想的海鲜粥,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锅。

那天回去时,已是两三点钟,捧着个圆鼓鼓的肚子,哪里还能躺得下?后半夜没法睡了,如同大病一场。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这是在南方,我也不能代表所有人。

我所知道的北方,以前很少听说过还有宵夜这回事的(现在就不知道了哈)。咱先不说老祖宗们尊奉的“过午不食”的养生之道,就说这趁着夜凉的问题吧。六月初的唐山,白天再晴朗,也不至于影响出门去吃喝玩乐工作学习,夜晚,特别到后半夜,有20度?我还没查,应该是有点凉的感觉。何时有了吃夜宵的习惯?我是真的有点OUT了。

这里不说女孩子应该如何如何,这是性别歧视,现在不仅仅是男女平等,应该是时兴女强人了吧(某些方面哈)。但女生是弱势群体,不管在什么社会,都应该受到社会的保护,这也是不争的事实。那么,在受到社会的保护之前,首先要学会自我保护,这才是硬道理吧?否则,出了问题,你指责社会,指责警察,指责政府……就算最后能将坏人绳之以法,为你讨回个公道,结局不错吧?但是,你的伤呢?你的容貌呢?你的身体呢?生命呢?谁又能替你负担这个责任?赔多少钱才能买回来当初的健康?又要用多少钱疗治心灵上的伤痕?

这让我想起读大学的期间,那时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自己买张火车票,就奔赴了保定,自己画了个学生证(用橡皮刻的“注册”)就跑去了天津。但我唯独害怕的是天黑,只要天黑下来,我一定要找个正规的旅店把自己安顿下来,等天亮了再行动。

听蒙曼老师讲她读书时的故事。她是个喜欢熬夜的学生,就是为了读书,为了在北大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图书馆里任意地徜徉(她在那时读完了《资治通鉴》28卷,我膜拜地都要哭了!)。她经常熬到后半夜,再穿过大半个校园回宿舍去,自己胆子大得,有时能把过路的男生吓跑。

她那是在校园里,在读书的地方,为的也是读更多的书。

如今,你,又是为哪般?

凌晨两点半,不用说女生还在外面漂着,男生又有多少人?能在这个时间段游荡在大街上店铺里的多是些什么人?

我不是为坏人辩解,更不是为恶人暴徒开脱,而是觉得,每个女生都应该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有一点点自己的思索,不然,当恶果砸在自己头上时,药店已经关门——即使开着门,里面也没有后悔药卖。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