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关心些什么呢?

其实,我并没有多么关心家乡的天气,家乡离我太遥远了,我不在家。这是一个气候多变的季节,大陆性中亚热带季风湿润气…

其实,我并没有多么关心家乡的天气,家乡离我太遥远了,我不在家。这是一个气候多变的季节,大陆性中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时不时来一场及时雨,再正常不过了。算来,我离开家,也有这么些年了,难怪对家乡的雨水都如此念念不忘。

中学时代,天文地理地读书、做题,天气如何并不重要。那时候,每年的雨季还是会照常来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初的很多事情都不再那么重要了,记忆轻得如同一片羽毛,更何况是否阴晴呢?我们从来就不比荒野里一株草、一棵树更渴求雨水和阳光。它们为何能长得比我们茂盛?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对很多事情都不够关心,因为那些事情与我的生活似乎毫无联系。人们本来就不需要涉及多少交际圈,懂得多少道理,才能更好地生活。如果衣服只是为了保暖驱寒;如果食物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如果房子只是为了夜里能够安眠,那么,我们为何要苦苦劳累,以求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呢?

我不关心政治,不关心经济,不看新闻,也不看剧(除非人人谈起,处于舆论四起的环境中,我“得知”了那样一件事,或许,我还可能会不自觉地去搜索一番)。你可以说我不关心国家大事,也不关心身边的八卦奇闻,那么,我到底关心什么呢?在上的制度与小民的琐碎生活,未必会有多大联系。一个人可以仅只关心自己到何种程度,换句话说,一个人可以“自私”到何种程度,生活可以极简到何种程度?对这人间事的不关心,让我活得不比平常。幸而,我还有点自知,自明什么是我想要而应该努力的。

 

前天上午,念头上来,顺路去了一趟乐天玛特。路,是一直顺的,不过今年真的是很少去超市了。住的地方离乐天和联华距离相差都不远,一个在出门径直往左的方向,一个在径直往右处。上下班会路过乐天,但世纪联华是另一端,跑步时会路过。之前舆论热闹之时,我并没有逛超市的需要,后来一直也没有去。对生活必需之物并没有特殊要求,对超市自然也没有特别喜好——选择总是多样的。前些日子想起来,倒是应该去逛逛乐天,去看看它到底如何“冷寂”,也算是表现自己对这件事的关心吧,熟悉的人中少有涉身其中的,我对当今势态确实不够了解。必要的话,倒是可以不买任何东西,只是出于某种“关心”。

超市在地下一层,通往超市入口的路有一排店铺,都毫无生气地关着大门。我背着双肩包走进去,保安并没有拦下我,要求我配合他的工作,而去年,他是很强势的,任我苦口婆心,好声好气,“我只进去几分钟”,他硬是不让“书包”进去。超市里,冷藏区的酸奶似乎比原先少了一些;生鲜区基本盖上了白色的罩布,没有肉类、水产出售;面包、蛋糕专柜处,依然会传来一阵阵诱人的香味。再望望周围,选购蔬菜的大妈大爷寥寥可数。尽管这样,并未见有折扣区,该有的价格还是不变的。

我挑了一袋三株的娃娃菜,顺手放在购物篮子里,想着是不是再看看其他蔬菜,便没有直接去打价。一旁的大叔看到了,好心提醒我,“小姑娘,一会到那边去打一下价格哦!”他伸手指向斜角处。我再拿起篮子里的娃娃菜,确实是已经标了价格的。他明了我的意思,又有些不解,高声朝打价处的工作人员问道,“咦?今天早上,你有给一袋娃娃菜贴上价格吗?”没有回答。我想了想,往回走去,拿出篮子里的娃娃菜,换了另一袋,然后走向打价处,把娃娃菜放在电子秤上。大叔始终面容和善,朝我点点头。收银处只开了两处,排队等候,前面有两个人。在我前面的大爷买的都是蔬菜,总价不超过五块。两个多月过去了,风声渐渐弱下去,人们的生活还在继续。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个人对无关己之事的关心,是不是正体现出这个国家中人的某种品质呢?或者说,它在某种程度上推动着国家的发展?你轻而易举可以得到的东西,或许正是别人念念渴求而不得的。城市里的孩子在周末有上不完的补习班、特长班,尽管未必都是他们乐意的,山村的孩子却连一本属于自己的图画书或许都没有。事实是:我们要的是一个大国,而不是小国寡民的淳朴。

我并没有特别想表达什么,只是想到了这些而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