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鸟朝凤

几只麻雀在河边喝水吃饭,被几只凶煞恶神的同类鸟骚扰、欺凌、殴打,奄奄一息。 布谷、鹦鹉、画眉、啄木鸟等飞跃群山…

几只麻雀在河边喝水吃饭,被几只凶煞恶神的同类鸟骚扰、欺凌、殴打,奄奄一息。

布谷、鹦鹉、画眉、啄木鸟等飞跃群山沃岭竞相传告,一时引起百鸟众愤、哗然大波。

随便聊聊的图片

凤凰梳理好漂亮的羽毛,见众鸟叽叽咕咕、义愤填膺的样子,就忘记众鸟无往日的尊敬,大度地问询大家在议论什么?自个心里还在以为,面对风和日丽、花香草绿、山清水秀的生活环境,看到今日自己焕然一新的锦绣羽翎,众鸟是在幸福憧憬、快乐喝彩呢!

听了麻雀的陈述,凤凰一脸严肃的说:知道啦!随后呼叫:虎王在哪里?

虎王吼啸一声,地动山摇,松风呼呼。说:鹰犬已经到处严查凶手。尽快缉捕归案。

凤凰说:此类情形,时有耳闻。应加强防范和宣导啊。

山羊委屈地说:看到年迈病弱的老狼摔倒,我拉它起来,硬说是我撞倒的。鹰犬训斥我说,你没有撞它,干嘛扶它。害得我现在还在供养它吃喝拉撒。

兔子急乎乎地说:奔驰的狼撞倒狐狸太太,伤的不轻,狼跑了。我停下拉萝卜,好心好意送狐狸到医院,竟然让我交费。医院说,不是你撞的,你送来干什么?押我一车萝卜还不够住院费,还去地里全部拔完我的萝卜,都不够。

虎王怒吼一声:抓到几个行凶施暴的败类了。

凤凰群视众鸟,抖一抖锦翎,说:严惩不贷!杀无赦!

狮子揶揄说:为什么就打那几只鸟雀呢?是不是有什么纠葛?

黑狼长嘶一声:不是说先搭话聊天的吗?怎么会打起来?

鸟雀飞到凤凰跟前,流着泪说:它们一来就摸背撩胸捏屁股,要联系号码,姐妹们一推一挡,就被残忍打。

凤凰忍住怒火:成何体统!?世风日下,鸟心不古。要严惩不贷啊!我要再次向玉皇禀报!

此时,天空突然风云滚涌。天阴风疾,树木摇晃,山风凄厉。只见几束闪电登场,煞是惊悚。紧接着几声响雷,轰轰隆隆,山海震荡。

乌鸦飞到窝草枝干上,大声说:雷公啊,也不见把那几只败类击毁!就知道吓一吓普罗众鸟。干打雷!

狐狸摇着尾巴抬头说:你们不是到处宣教,雌鸟不要单独外出,夜晚更不能出去游玩,不要搭理陌生的鸟儿吗?怎么不听呢?到晚上了还去河边喝什么水吃什么饭?什么鸟啊?

画眉摇一摇头,照了一番水杯镜子,在笼子里说:摸背撩胸捏屁股,忍一忍就算了,又没有丢失什么。这倒好,打得遍体鳞伤,破相了吧?

刺猬滚了二个跟头,抖一抖满身的刺,说:谁摸我试一试,扎不痛它!

啄木鸟咣咣地啄一下树干,说:还是要练就一身武功,防身用。给孩子报名学习武当、少林、太极拳。最差也要报个跆拳道。

猪哼哼一阵,琢磨着河边沟底那一坨坨青草嫩叶,早一点去,好多吃一口。

布谷鸟马上换了口号,把“割禾插秧”换成“防爆防搔”,内心纠结,是喊“搔”呢,还是喊“骚”。

鹦鹉慵懒着身子,喝一口水,想自己的舌头要是变成利箭,扎进暴徒的眼里,让它看不见多好。

母鸡不等天黑,就咕咕喊着鸡仔们早点回家。

老牛卧在山脚下,反刍着青草,自言道:打黑除恶几年了,怎么还这么嚣张呢?怎么越来越多的鸟兽,围观,没有上前解围阻止,除暴安良?见义勇为上?

另一头黄牛听到后激动地说:现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或者协商解决,和稀泥,这不是变相鼓励暴力行为吗?谁敢出来抱打不平?还不是吃大亏。出手的多了,还被定为群鸟群殴,谁敢制止暴力?明哲保身喽!

老牛长叹一声:嗨!我就纳闷,恶鸟仗势欺鸟,好鸟忍气吞声;恶鸟过得逍遥自在,好鸟过得胆战心惊。那些恶鸟唱起风风火火闯九州歌来,那神气、那魅力,可精神啦!

老牛想想自己的小牛,在山野生活多么自在。这里圈占,那里开发,吃口草都要申请地界,心里痒痒,非要去天庭它妈妈那里,找一份工作。那里好吗?

正想着,一阵狂风刮得睁不开眼。待风止尘落,才看到小牛在河边吃草。老牛哞哞叫唤起来。小牛回头见是老牛,就流着委屈的泪走过来。递给老牛一个晶片。

老牛接手一看,只见图文并茂,很是稀奇,心想天庭原是厚厚竹简,太重,就用丝帛写公文书信,众鸟投诉太奢侈,幸有东汉蔡伦研磨出轻便的纸来,一时洛阳纸贵。后来书海累累,良莠不分,真假难辨,更有三无产品汗牛充栋,歪曲丑化英雄和正义,毒害私塾学堂。这玩意,音频图文,吸引听觉嗅觉。随就打开看织女说了什么。

但见织女羞愧满面,恨自己无能,不能帮小牛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只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前抱柴薪。偏偏小牛看中的女友,被哪吒小儿相中,两个撕打一番,小牛哪里是哪吒的对手,被打得遍体鳞伤。哪吒虽然被几大天王捉拿归案,但仅仅出了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之类,不几时就放出哪吒。织女找王母娘娘评理。王母安慰说:好好的山野不待,来这里能站住脚吗?还是回去吧!

雷公见织女闷闷不乐,问是何事,惹的玉容失色,花颜憔悴?织女告诉事情原委。雷公听到后大笑几声:此等小事,何必悲伤。你见的那些龌龊事还少吗?多少次我暴怒,拿着雷锤,五雷轰顶,但偏偏就是响声大雨点小,惹得众鸟骂我万世功名毁于游戏儿戏。气煞我也!这擂几下,由不得我;哪次响雷有无有雨,雨大雨小,也由不得我!我早就想丢下不干,转行干个撞钟的主儿,还有点香火钱。不过,莫生气,看惯莫怪!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福祸自到。

织女心情稍微好一点,转头对老牛说:好生看待我们的小牛。

老牛看得心里五味杂陈,正在反刍。忽听两位土地爷在争吵。前一个说:你范围的鸟儿都来我这里,我这里良田被毁,削山填湖,砍树毁林,要开发古迹鸟俗,搞独树一帜前无古鸟后无来者的业主。哪有多余的山林供这些鸟儿生活?

后一个说:我这里要引进转基因、变异的植物和鸟儿,要平土换土,一切推、挖光光。那些鸟儿是自己飞过去的。你有本事把它们赶过来。看它们回不回来。

前个土地爷一时语塞,心里恼火,就开来一大批高音喇叭,聒噪惊吓鸟儿。鸟儿们受惊飞来飞去无处去,就不约而同飞到凤凰生活的,几千年长就的隐天蔽日的,虬枝四开的老松树上,一齐对着凤凰唱起歌来:东方一片红,起来咚锵咚!

唱得大地静穆,蚂蚁群聚,禽兽动容。凤凰见此情形,激动不已。飞去天庭,找这个大神,求那位妖怪;给玉帝下跪,给王母作揖。一时众说纷纭,好不热闹。打杂的一帮小神,天天变着花样做山珍海味,变换舞台背景,累的叫苦骂娘。

雷公看不下去,写好辞职书,取下头上威仪的帽冠,拿起多年爱不释手的雷锤,拼出全身的大力气,使劲不停擂起来,口里还呐喊助威不止。这阵势,震得定海神针上下颠簸,震得玉皇天庭金柱东倒西歪。地上山崩地裂,河海翻腾,黑云翻滚,闪电击毁高木大物,暴雨倾盆,飞禽走兽哭爹叫妈,跪地敬拜,磕头作揖!

而后,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祥云紫气瑞岚,彷如舞台幕布,慢慢拉升,曼妙的清明世界,鸟语花香,一派祥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