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

登录微信公众号,看见长空私信:莲叶您好,妈妈种的芝麻,秋上卖10斤给我,价钱你定,快递费我出,到时微信转账,不…

登录微信公众号,看见长空私信:莲叶您好,妈妈种的芝麻,秋上卖10斤给我,价钱你定,快递费我出,到时微信转账,不知是否可以?

可以后面是一张微笑的脸。

莫名感动。

自然是可以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想起春上,林子微信我,说想买妈妈的萝卜皮子,当时爸妈正在旁边,我告诉他们,二老很高兴,马上择出最好的,一称:四斤。我随即骑了电动车,到瓦池的快递点给她寄了过去。

林子给我转账120元,妈妈不会微信,我换成现金给她,爸爸笑着说:得亏你,还卖了百多块钱。

隔壁幺妈看见了,说:哎呀,你的微友真是蛮好呢。

我说,是的,林子一直很支持我,她经常看我的文字,对我爸妈很了解的。

感谢林子。

感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虽然我们不曾相见,但你们的关心、鼓励、赞赏,我一直记在心里。

 

祝福朋友们!

 

早餐时,公公骑着三轮车带着婆婆在我家门前停下,我赶忙站起来招呼,喊他们吃饭,二老说吃过了,说早上摘了很多豆角,要我去拿,要不然遭煞了。

婆婆这次住院回家后精神一直不太好,这次公公带着她是去找隔壁队的人看,说信下巫医。邹先生很是反感,说怎么这大年纪还信这?我说,又不花么钱,老人去看看,听听人说会话,舒散舒散也是好的。

从前的我和他一样,对这些事无比反对。前些年听《南怀瑾说金刚经》后,觉得南怀瑾说的很多也有道理,一直记得他说:你没有看见过的并不代表不存在。

现在,我一直想,很多时候,我们去迷信什么,大约不是迷信,而是去找寻内心的那种安慰。我记得我怀芷涵时,也去找了隔壁队的大叔,当时是婆婆、妈妈陪我一起去的。说实话,我自然是不信的,但就和《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的大娘子和盛弘一样,为了孩子,那就所有的菩萨都拜,都信。

或许,老天会真的看见你的诚心呢。

 

与姑妹、婆婆在门口阴凉处聊天。

婆婆最近这段与我们多次说到过装老衣服,今天她又说到。

“不是这天这么热,我就去找人做好了算了,免得到时候了给你们添麻烦。看你妈早弄好了。”

“我都不晓得她几时弄的。”我笑。

“对了,以前家家(外婆)死,那枕头里还放什么五谷,到哪里去弄?现在都没有了。”姑妹说。

“怎么没有?有的。绿豆、稻谷、黄豆、棉籽……”婆婆一边说,一边扳着指头数,“放五谷了,后人就不愁没饭吃,没衣穿。”

“现在哪有棉籽?都不种棉花了。”姑妹看着婆婆。

“又不要多,几颗就行。看哪家种了,摘一朵,把那棉籽剥出来就可以啦。”

我是第一次听说。第一次听说的还有子孙钱。(就是死去的人给子孙留一点钱。)

“今年怎么尽在说这些话?”公公一脸不悦。

“这大年纪了,迟早不有这一天。”婆婆说。

“爸爸不喜欢我们说这些。他怕的。”姑妹说。

这次公公不再说什么,他只默默起身,走进屋里。

公公今年八十,身体硬朗,思维清晰,那天他戴顶渔夫帽骑着自行车玩,我还与他玩笑,说他怎么越来越年轻,看背影像二十八岁的小伙子呢。老人听见了,摸着自己的头,呵呵笑,很是高兴。

我知道公公比婆婆要大好几岁,老人一直想着自己应该能走在婆婆前面,这两年婆婆身体一直不好,他的心情我是能够理解的。

 

明天上午去接安安。

后天送她去学校,然后由老师带队去中考。

“今年把第一个月课上完的时候,我就开始望中考,现在终于到了考试的时间了。”上个周末安安这样对我说。“我只想快点考了好生玩几天。噢,妈妈,你说我玩什么呢?看电视?嗯,我先睡懒觉。”

“我们去年交的钱学书法,书法课都还没有上完呢。到时候有空去写写毛笔字。到时候,我也去写写,好久没拿笔了。”

“嗯,行。”她笑。

“我看他们考上强基班的学生,好像没几天假的。”

“管它几天假,先好生玩。”邹先生如是说。

祝福孩子,中考大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