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发小(2)

前些天,我去修车,正好遇见了发小马刚。马刚在汽修店的南边安广告牌。他现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他们公司业务多,看着…

前些天,我去修车,正好遇见了发小马刚。马刚在汽修店的南边安广告牌。他现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他们公司业务多,看着挺忙的。我在城里遇到他两次,给他打招呼,都是因为他开三轮车急匆匆的走,加上没想到会遇到我,我俩就擦肩而过了。这次见面。我俩寒暄几句,聊了聊现在的情况。因为马刚那边还干着活儿,就没再多聊,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他就去忙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回到家里,坐着的时候,就想起跟马刚的一些往事了。因为我不算聪明。所以记事比较晚。(虚岁)六岁之前的事情一点儿记忆都没有。(虚岁)六岁的事情也记得不多。但其中就有跟马刚的对话。我问马刚几岁了,马刚说九岁,我说:“我六岁,你九岁,你比我大三岁!”虽然,马刚比我大三岁,因为他上学比较晚,所以小学的时候,他跟我一班。我和他,还有马建海几个人,平时的时候在一起玩,学习争第一。因为我们几个“比学赶帮超”,我们的数学成绩名列前茅。我们数学老师连续三年被县委县政府嘉奖,直接由民办老师转为公办老师。

在尧山中学上初一的时候,因为我不会骑自行车,有时候也坐马刚的自行车。到了初二我转学去了高峪中学,马刚想转学去中册中学,因故没能去成。再后来马刚就不上学了。我们的联系就渐渐少了。

再说一下马建海,他在小学的时候学习很好,到了初中成绩就不行了,后来就退学回家了。我当时知道后,专程去他家叫他上学,但是他坚决不上了。他说骑车送我去上学,我为了表示不是为了让他送我才去的他家,就没让他送。自己走到学校,都已经下第一节课了。让老师训了一顿。再加上原来我也迟到过几次,同学们就给我起了一个外号“老八点”。几十年过去了,没想到还有同学记得我这个外号。另外一个外号是班主任老师给我起的,说我是“越南战场上下来的败兵”。这位老师已经退休了。我去年暑假去他那里坐坐。我们聊起当年,感觉十分亲切。

言归正传。马建海后来定亲后,感觉跟女方不合适,想着散亲,结果女方不愿意。马建海一时想不开,就喝农药自杀了。女方知道消息后,也自杀了。两个人上演了一幕爱情悲剧。人们都感到十分惋惜。逝者已逝,留下的只是记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