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一)

记忆的梗上,总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林徽因 有些花儿开在灰尘弥漫的路边,有些花儿开在精心打理的庭院,…

记忆的梗上,总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林徽因

有些花儿开在灰尘弥漫的路边,有些花儿开在精心打理的庭院,有些花儿开在记忆的深处……有些花儿斑斓了岁月静好,有些花儿装点了窗明几净,有些花儿荒芜了无人的角落、温暖了孤寂的心……

蜀葵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又到了明亮的睁不开眼的夏天,又看到了盛开的蜀葵。

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曾在院子里种过这种花,但是直到前两年,我才知道它的名字叫——蜀葵。它自然是有名字的,但在我们的方言中它不叫蜀葵。我曾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念它的名字,并思索方言中的这名字该如何书写,终是无解。没有人会关心我的这个问题,我也没向任何人问过。自从离开家乡的小庭院,之后多年我竟都没看到过它。偶一想起,它的模样已经模糊,只有疑问一直还在心底。多年来,它仿佛是一个谜,一个有血有肉的谜。

那开在久无人居的院子里的蜀葵,我从未喜欢过它。大概我一直以为它不漂亮。它的叶子、它的花,都不能惹人怜爱。它的叶子肥大,枝干显得粗壮,它的花儿开的分外的鲜艳,记忆中红色和粉色的居多,远远看去也是绚烂的一片,可无论怎么看,我总也无法像看一株玫瑰、一棵茉莉那样的欣喜。是因为它本就长在久不住人的老院子,是因为它总是尘土满面的模样,还是和它一样无人问津的我,没有更多的心思去关注它呢?

它就像一个荒凉的梦,谁会觉得它美呢?

如今,我常常见到盛开的蜀葵。它的花期竟这么长,明艳一整个夏天。我再没见过谁把它种在自家庭院里,在老家也没见过了。如今见它总是开在路边,一朵一朵开的欢乐,一丛一丛站的笔直,一片一片的绚烂,远远地就能看到。或许,它真的适合生活在路边,它生来不是娇小瘦弱的模样,也不是名贵难得的品种;它成片生长,默默无闻,甚至不需要人去播种,今年它们在这里开花,明年还会再开,而且它们的“势力范围”会更大,花开的更多,更美。

蜀葵,这名字真好听,我一下就记住了。如今,它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又不是记忆中的模样了。每次看到它,我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看它们独自开放、即使所有的惊艳和欣赏都短暂的只有几秒钟,它们也愿倾尽全力地开放,默默无闻也明艳灿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