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青回忆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人们最感兴趣的事就是看电影,附近村屯一有电影消息,不多一会儿就全都知道了,那个…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人们最感兴趣的事就是看电影,附近村屯一有电影消息,不多一会儿就全都知道了,那个兴奋劲就别提啦,看谁都是喜洋洋的。
看个有趣的新片能兴奋数日,片中人物情节被人们津津乐道,评论甚欢,尤其是电影插曲特受宠爱,生产队劳动的田地里时不时就有人亮上几嗓子,社员们干起活来也格外快乐有劲。傍晚一听到收工下班的指令——“西山的太阳快要落山了”的高吭独声响起,接着“微山湖上静悄悄”的合声就响彻四方,就连破锣公鸭嗓子也忍不住嗷嗷两声,引起一阵轰笑。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老电影《铁道游击队》剧照

不料,六六年起忽然间兴起了大演样板戏电影,故事片却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地雷战、地道战和平原游击队几部国产影片,反反复复看得台词都能背下来了,却还在不停地放演。

俗话说得好:“好话重三遍,猫狗不稀见(都觉烦)”,再好的饭菜连吃三天也腻了,好在逐渐穿插了几部友好兄弟国家的影片,才有了点新鲜感。不过每次正片之前都先演一段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宾等“新闻简报” 。当时在二炮当兵的邻居大哥探家时讲了个顺口溜形容贴切:“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平原作战,看了一遍又一遍,端正态度耐心看,认真学习为备战啊为备战” 、 “越南电影飞机大炮,朝鲜电影有哭有笑,阿尔巴尼亚电影又亲又抱,中国电影全是新闻简报”。

阿尔巴尼亚老电影《宁死不屈》剧照

话说六九年腊月中旬的一个晚上,王庄东地孙家兄弟姐妹一帮人去林粉房大队看完《地雷战》电影往回走,一路上,嘻嘻哈哈热热闹闹。当走到距家半里地之远的小道时,突然间欢笑声嘎然而止,个个都瞪圆了双眼盯着前方:月光下几十米处的道中央出现了一个圆形的东西,还泛着朦胧的白光,惊得各位目瞪口呆直往后退,不约而同地低呼道:地雷!地雷!

是的,确实是地雷,还是颗大个地雷!刚看完地雷爆炸的威力场面现在就出现了地雷,胆小的吓得腿都颤抖。那时的人们,脑中阶级斗争的弦儿都绷得紧紧的,不用说,这肯定是阶级敌人、特务搞的反革命恐怖阴谋!

 

好在领头的兽医大哥以前当过民兵排长,有点经验胆识,他告诉大家:后退卧倒腑伏在地。然后捡了一些拳头大的石头,把擅长扔石头的堂弟叫出来,让他扔石头砸地雷。堂弟民兵投弹训练时曾扔过60米击中目标的好成绩,当然那是不响的假手榴弹,可在今天这关键时刻却掉了链子,接连扔了十来个石头都是戴草帽亲嘴——离得太远。瞅着一群趴在地上焦虑受冻的弟妹们,大哥的火气上来了,低吼道:都说骒马(母马)上不了阵,你一个棒棒的小伙子紧急关头也是拉稀!听到这话,气得堂弟冲进地里找了个圆形石头,又迈步向前几米甩开胳膊猛力扔去,只听“嘭”的一声闷响,众人脑袋嗡的紧张了一下,心脏惊得都快要跳出来了!

 

“快趴下!快趴下!”听到大哥的高喊,呆站着的投石高手才急忙蹲下,只见地雷滚了几滚停住了,等了很久,没炸。“听声音,这东西好像是碎了,不像是铁硬的地雷”,大哥缓缓站起身来,自言自语道。听到这话大伙都站了起来,大哥告诉都站着别动,他领着投弹堂弟猫着腰慢慢向地雷靠近,到了跟前一瞅:“害,是个大葫芦!”

大家轰地一下都跑了过来,一看还真是个大葫芦,被石头砸了个大窟窿,还碎了几道裂纹。这葫芦大伙都认识,是兽医大哥的老妈种的,装在破筐里挂在屋檐下凉着,准备年后开大瓢使用,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呢?真是奇了怪了——直到大家在不远处又见到了一个放葫芦的破筐,还有几串咸萝卜干。这下全明白了,肯定是来了贼啦,“贼走不空行”,贼把屋檐下破筐摘了下来,拿到院外见没啥好东西就随手扔了,只拿了葫芦,走了一会又觉得大葫芦也用处不大,带着到下屯继续行窃很不方便,所以又扔了。

只因为神经过于紧张,搞了一场闹剧,虚惊一场!事后还被老太太好一顿埋怨:哼,还能把葫芦当成地雷,吓个半死,不是一群彪子(傻子)是什么?!笑死人了!可惜我那两扇大瓢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