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生”要延续下去(一)

让我一点点地交代清楚吧,关于一个母亲和她的孩子。 不久前,我的母亲生了一场病,现在,她的身体正在恢复中。三月底…

让我一点点地交代清楚吧,关于一个母亲和她的孩子。

不久前,我的母亲生了一场病,现在,她的身体正在恢复中。三月底,我回了一趟家,去看望术后的母亲。虽然工作还不至于让我心力交瘁,但所有那些事情加起来,也实在说不清自己到底过着怎样一种不同寻常的日子,较少的睡眠时间,精力却似乎并不乏(不过是太热衷于“活着”罢了)。毕竟,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不一样的,“异”本不足为怪。这篇文章早就该写出来了,搁置这么些时间,该淡下来的不安也该淡下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盛夏来临的日子,世间万物越来越显得一成不变:阳光准时在清晨五点走进每一所房子,六点醒来的人们只能暗自叹息,又错过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日出。打开衣柜,挑出昨夜躺在床上便想好的那件今日该穿的衣服。“猿”古时代远去了两万多年后,人们越来越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渐渐忽视了“字如其人”,而牢牢铭记住“衣如其人”,却不知那些花在服装上的犹疑时间,是多么不该。早餐时间,或者冲一杯热气腾腾的燕麦牛奶,煮些清淡的营养小粥,或者光顾平常最常去的那家早点铺,又或者临时想换换口味,步入念了好久的另一家小店,满足了胃,最怕难以满足的心。公园里,有木兰、香樟、梧桐、棕榈、铁树、垂柳、水杉、李子树、桃树、槐树、茶树、鸡爪槭、楠木、紫薇、海桐,有麦冬、常春藤、酢浆草、三叶草,还有许多小草小花——有生命的事物都在呼吸,心脏的一起一伏是我们应该珍惜,并为之而动情的。办公室里,整洁的桌上整齐地放着一沓写满黑色宋体字的文件,工作永远不会结束,生活永远会继续下去······眼睛能够看到的这些表象,是我们所共同享有的,却并非所有人都能够看到这些。更丰富的内心世界,我们只得去自行丰富和创造。他人的想法不可知,他人更不会知道你在承受着什么。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1

3月23日,晚上十一点,姐姐给我发来一条微信——“妈活检的结果出来了,应该是乳腺癌早期”——这句并不长的文字,我盯了好几秒,在脑中努力搜寻,想要明白“乳腺癌早期”到底是什么概念。我在手机浏览器上输入“乳腺癌早期”五个字,很快,就搜出来许多资料,每一条回答,我都一一点进去看。几分钟内,结合自己有限的知识,我对“乳腺癌早期”有了模糊的初步认识。

我还能吃到母亲做的饭菜多少年呢?那一刻,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并没有很伤心,淡然如常。即便是乳腺癌,我清楚至少母亲不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如果必要,我可以马上买票,在火车上颠簸一整天,第二天就能够回到家里,去承担我作为一个女儿的责任。在火车上,我会望见窗外快速闪过的许多陌生山野、河流,同从前许多次乘坐火车的经历并没有什么不同,无边无际的时间在流逝,作无边无际的空空遐想。

我不去想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想过母亲会面临死亡。是啊,天真的我在“不知愁滋味”的年代,想象过自己的死亡,对我来说,人人都害怕的最终消亡到底意味着什么?然而,我从来没有想过母亲会迎来那一天,我不敢想象,我甚至发现自己不敢将那个恐怖的词语用在母亲身上,我以为那件事会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故事总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么,“很久很久以后”,这两个时间概念,应该有某些类似吧。)十分钟后,我给姐姐拨去语音通话,“嘟——嘟——嘟——”。电话这头,我的声音没有任何不同寻常,甚至还保有一丝一贯的笑意,姐姐或许有些困意,她告诉我,她只是想让我不要着急,不要慌,他们不知道情况,我们应该要清楚,妈妈现在状况挺好的,最终确定的结果还要等。我们要多些理性。

那个晚上,我睡得比平常晚了些,并非失眠,不知道安安静静地想了些什么(我似乎从来没有失眠过,除非必须得写下些什,困了,累了,自然就睡着了)。尽管第二天下午才要去上班,我总是很准时地在六点之前醒来,不管前一天睡得多晚。调整你的作息,尽量过一种常规的昼夜生活,拥有健康的身体,你会在今后的日子感谢自己的克制。对我而言,母亲的病到底会带来多大改变呢?我对未来的选择是否会有变化?这一切都还不得而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