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水漂

沿着湖滨公路慢慢悠悠地向前走,路两边垂柳依依,微风轻拂。走到湖边一个缓坡的地方,他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下来,静静地…

沿着湖滨公路慢慢悠悠地向前走,路两边垂柳依依,微风轻拂。走到湖边一个缓坡的地方,他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下来,静静地看着这一片湖面,湖泊面积广大,烟波浩渺,一群鸟儿在水面上飞翔。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他出生在这片湖泊旁边的一个小村子里,从小就喜欢在水边玩耍,玩得最多的是打水漂,他很聪明,很快就掌握了打水漂的技巧,他总是在湖边精心寻找,挑选那些外表光滑规整近似圆形、形状尽可能扁平的小石子,然后选择相对水面不高的河岸,用力向水面投掷,掷的时候让石子宽大的一面贴近水面,形成一个比较小的夹角。这时石子就会疾速飞出,在水面上“啪”地激起一片小小的水花,接着迅速弹跳而出,在重力的作用下,再次落向水面,再次疾跳而起,反复多次,直至最终落水。

他能每次打出几十次水漂,慢慢地成了一个打水漂的高手。

 

后来有一天,湖边来了一群人,他们在湖边大呼小叫,迅速组织了一场打水漂比赛,他这才知道原来还有打水漂比赛,也才知道还有个叫“省打水漂运动队”的组织,聚集了全省打水漂的高手。

他加入了这个打水漂队,跟他们一起训练、比赛。并且慢慢脱颖而出,成为全省数一数二的高手。

在队里,他认识了一个姑娘,她容貌姣好,性格活泼,打水漂的技艺超群,他对她一见倾心,他们深深地相爱了。

然而,打水漂是个十分冷门的运动,没有哪个企业愿意赞助、冠名,他们完全凭着一腔热情,自费组织活动,到后来,终于资金耗尽,入不敷出,运动队不得不解散了。

他彷徨无计,不知所措,心情烦闷到了极点,在运动队的这段时光,他感觉快乐、充实,找到了生活的乐趣,还品尝了爱情的甜蜜。而现在,不仅运动队的欢乐时光结束了,爱情也遭遇了极大的危机。

姑娘回到了省城,为了保住自己的爱情,他跟随她来到省城,却发现除了打水漂,自己一无所长,他不得不去从事那些辛苦的体力活,在工地上搬砖、扛水泥,给餐馆打工,跑快递,什么苦活儿都干过,居无定所,漂泊无依,收入菲薄,蹉跎了几个月以后,姑娘失去耐心,接受了别人的求爱,他在失恋的痛苦中回到家乡。

图片
熬过失恋的痛苦期后,他向父母要了一笔钱,跑起了出租车。

开出租车很辛苦,但好歹能挣到一点钱,每个月都有点剩余,他的日子慢慢安定下来。后来通过亲戚的介绍,他认识了一个女孩,并且结了婚,再后来,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家里的开支增加了,为了能多挣点钱,他每天开十几个小时的车,累了就在车上打会儿瞌睡,他的生活里只剩下了开车、开车,每天歇工的时候,计算一下当天的收入,是他最开心的时候。

不料有一天,在开车的时候,由于过于疲劳,他一个走神,撞上了一辆货车,整个车翻下路基,他左腿骨折。

三个月以后,他身体恢复了健康,但是人跛了,车也毁了。踌躇良久,他拿出家中所有的积蓄,又贷了一笔钱,租了湖边一间不大的店面,开了一间饭店,主打湖里的鱼头汤。

得益于地方政府的大力宣传,湖泊的秀丽景色和美味的鱼头汤广为人知,吸引了不少外地游客,也带动了围绕在湖边的一众以鱼头汤为招牌菜的饭店,再加上他踏实吃苦以及妻子的聪慧灵活,饭店的生意倒也过得去,他们过上了两年虽然辛苦却安稳的日子。

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各地的旅游业都带来重创,饭店迅速从顾客盈门变成门可罗雀,生意差的时候,常常许多天没有一个客人,他们的生活再度陷入窘境。

生意差了,时间却多了,他常常一个人沿着湖滨公路散步,享受着拂过水面的轻风和婉转动听的鸟鸣。

 

他从石凳上站起来,沿着缓坡走到湖边,从路边挑了一个小石子,小石子略呈扁圆,虽然远远不符合他打水漂的标准,但他知道,现在,合适的石子越来越少了。

他把石子拿在手里掂了掂,双腿微弯,身体略向右转,接着腰腿一起发力,带动胳膊,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右手的手腕,猛地将石子抛了出去。

石子呼地一下向前飞去,按照一个完美的角度,猛地撞击到水面,发出“啪”的一声轻响,然后迅速弹起,在空中飞行了一段距离后,再次落向水面,再次弹起,一路上不停地发出溅落水面的轻响,激起一个一个的涟漪,终于在遥远的水面,落入水中,再也没有弹起来,就此消失不见。

他看着这水中轻轻荡漾开的一个个小小的涟漪,心里感慨:我们的人生,也有点象这打水漂呢。

我们就好像那一个一个的小石子,不知道何时、何地,命运之手会把我们掷向何方,不知道我们会经过怎样的曲线,与哪一方水面碰撞,甚至不知道我们会径直落入水中,还是会继续弹跳着向前,更不知道最终在何处沉寂。

我们也是那一方一方的水面。我们以为自己可以安静度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做如心的止水。却不料命运把一个一个小石子向我们投掷,在我们的生命里激起一朵一朵浪花。我们无法预料更无法决定向我们飞来的是温婉的美玉,还是粗鄙的顽石,我们也不知道它将会停留在我们的生命中,还是仅仅与我们擦肩而过。

 

不过,换个角度想,对于石子和水面来说,也许他们应该互相感激吧。如果没有这一片水面,原来普通笨拙的石子就不可能犹如舞蹈般轻盈地飞翔,不可能飞向更加遥远的地方;而如果没有这一粒粒石子,原来沉寂落寞的水面上也不可能荡起这一片片鲜活生动的涟漪,不可能生出这摇曳多姿的风情,虽然最终别离,却也成就了各自的美丽,那,就足够了。

所以,石子与水面的相逢,是命运之手制造的无奈,也是生命舞台上绽放的光华。

这么想着,他就拖着伤残的左腿,慢慢地往回走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