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

我第一次知道“紫藤萝”,是因为学习了宗璞的《紫藤萝瀑布》,但那时我并未见过真正的紫藤萝。高中时,我见到了它,就…

我第一次知道“紫藤萝”,是因为学习了宗璞的《紫藤萝瀑布》,但那时我并未见过真正的紫藤萝。高中时,我见到了它,就在学校小花园曲折的长廊边。我的初中和高中是在同一所校园里度过的,但直到我看到它之前,我并不知道它就在那里。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是如何知道那些花儿就是紫藤萝的呢,是谁告诉我的呢,这些都已经忘记了。我只记得晚自习下课后,我固执地要一个好朋友和我一起去折花。那时,我们的教室在二楼,站在走廊的窗口,可以看到曲折回廊上的花穗,自然也能看到攀枝折花的人。我现在不能想象我是如何在明亮的月色和灯光中,在喧闹的人声中,甚至是在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折花的。我依稀记得,我是如何拿着一大把的花枝穿过三个班的走廊回到教室。走廊里照例是站着很多人的,尤其是四五月份的夜晚,春风荡漾,谁愿意在教室呢?带着三分固执己见、三分的羞涩腼腆,三分的尴尬慌乱,还有一分的不顾一切,我拿着花,匆匆的回到座位上。

为什么一定要去摘花呢?因为紫藤萝特别的美吗?紫藤萝是好看,一串一串,浅紫深紫浓淡相宜,但一定要不顾一切吗?现在想来是多么的荒唐啊!但高一时的我啊,就是这样的偏执。大概我自已也说不清楚是怎么了,还好,过了那一段时间,我竟全好了。我不再横冲直撞,不再疯狂偏执。
高中毕业多年,我竟没再见过紫藤萝。新蕾公园的长廊上也有几株紫藤萝,遗憾地是,我从未在它盛开的时候去看过。如今,再读《紫藤萝瀑布》看宗璞的花瀑从心头流过,凝神的一刹那,又想起那个倔强不安,孤单又固执的自己。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手拿花枝,穿过长长走廊的自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