菝葜能力超强,如今被遮蔽

​又熟识新的植物,菝葜俗名金刚刺。 ​了解植物的过程,如同慢慢熟悉一个朋友的经过。但大约所有的植物都不会让人失…

​又熟识新的植物,菝葜俗名金刚刺。
​了解植物的过程,如同慢慢熟悉一个朋友的经过。但大约所有的植物都不会让人失望,植物知根知底后,都是有着深厚的底蕴,和高尚的品质,而人不一定都如是。
去牡丹园,因除草剂的使用到处光秃秃的,正要失望地离开,看见一个树桩旁晃着几茎嫩藤,引起我的好奇。乍看像刚钻出泥土的酸蓼,叶间有明显的铁锈红斑,叶缘也巧妙地镶着古老的铁锈红细边,薄薄的日光洒在雏叶,泛着微微的紫光,青春勃发。此植物叶比蓼叶阔多了,茎极细,像丝瓜藤伸着触须,伸头努力寻找攀缘前行的途径。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是什么植物呢?
经过和挚友雪飞讨论辨别,确认是“菝葜(qia)”。
嗨,这名字虽寡僻,我却熟悉此物。
昔年,路过杂树林,偶然发现菝葜,当然那时我还不知其名。
好大一棵菝葜,枝细长而柔韧,叶革质发亮,全株披刺。是它每个叶下面都有一个俏皮的小卷须,惹我产生巨大的兴趣。那些小卷须,排列整齐,一致优美地卷着,精美绝伦,柔情似水的样子。那日刮风,有点大,菝葜的细枝曼妙地摇曳,小卷须儿颤悠悠,难以抓住最佳焦距拍摄。那样与众不同的植物,没能拍出满意的图片,所以没有生成文字,破例每次遇到新植物必记录的习惯。
一晃几年过去了,再遇见菝葜,感觉遇见了故人。

再次重逢,可得好好了解。
《实考》上引用的那首宋代张耒的《食菝葜苗》如下:
江乡有奇蔬,本草记菝葜。
驱风利顽痹,解疫补体节。
春深土膏肥,紫笋迸玉裂。
烹之芼姜橘,尽取无可辍。
应同玉井莲,已过猫头茁。
时中州去,买子携根拨。
免令食蔬人,区区美薇蕨。
诗中所写的菝葜嫩苗出土如笋带紫色,可以作为一种蔬菜食用,味道嫩脆。入药可驱风利湿,缓解关节疼痛。
又是历史悠久的植物。
嫩叶不仅可食,据说外国用叶汁制作不含咖啡因的饮料呢;根茎是良好的中药,含有丰富的淀粉,饥荒年代用来裹腹,还可酿酒;果实,色红,是美味的野果子,酸甜可口;藤茎加工,打磨后可做漂亮的手镯,细腻光泽,古雅风情,深得爱美的人宠爱。
经常遇到这样有本事的植物,平民百姓一样,生于沟沟坎坎,荒滩野林,最贫瘠之地,当了解它的身世,全是精英。

真后悔啊,当初没关注那棵摇曳着可爱小卷须的菝葜,欣赏到它沙枣花般朴素精巧的小花儿,以及小樱桃般美丽又美味的果子。如今,它是否依然安居在拐角路口的林下?
如念故人,想立刻见到。
那夜,因牵挂旧年遇见的菝葜不成眠,次日清晨早起,赴久违的路口树林。霞光轻洒树影斜,风吹叶尖露珠碎,鸟鸣声声入耳悦,好个幽静处。那些曾经谋过面的树呀,长高大了,葱茏了。林下枯叶堆积,又是因为除草剂的横行,不见我喜爱的景致——伶仃野花摇曳。
林中转了几圈,枯叶没脚,腐叶的气味阵阵,没寻到曾经那棵青绿的菝葜。
想起好友圣诞,把看到一棵野生的地黄移回家盆栽,这不是破坏自然,是在爱护一些珍贵的野草,生怕被草药毒死。
可做不到周全呀,我们没有土地,无力使所有的野草不遭受迫害。
不久前看到的那棵雏菝葜,当时天真无邪,对这个人间充满了美妙的想象,一个劲地伸着须蔓,向着深夏……
现在好不好呢?惆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