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深红爱浅红

丝瓜花亮黄黄的,爬上柿子树巅。柿子树上也挂了长条丝瓜,而它近于柿子叶的绿,远远没有丝瓜花那么招眼。 风很大,长…

丝瓜花亮黄黄的,爬上柿子树巅。柿子树上也挂了长条丝瓜,而它近于柿子叶的绿,远远没有丝瓜花那么招眼。
风很大,长豆角带着点摆动的意味,它的绿自是纤细的,仿佛在天真里用谦卑之心与时光相欢。
看到芝麻开花了。芝麻花小而白,秀秀气气的。人说芝麻开花节节高。不知它能长多高?
李子越发红得可爱了。安安摘一个吃,说:还是有点酸。今天是她中考后在家休息的第一天,自然睡了个懒觉。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邹先生自己下了面条,吃过后就去钓鱼了。
我去菜地摘茄子、辣椒、长豆角、西红柿。妈妈爱吃西红柿,我一个不剩的全留在她那边了。(本来也是她种的。)今年的西红柿是粉红色,微微有光,不太大,也没有太小,生吃应该很好。
长尾雀大胆,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不紧不慢啄食。我指给安安看,安安说:我看见了的。李子树上有雀子在叫,戛戛,戛戛……其实,四周都是鸟鸣,银铃一般。有些鸟的声音很细,很短,拂过去,有一闪一闪之感。
今日早餐、午餐一起。豆角炖了一大碗,茄子辣椒煎炸一盘,小龙虾爆炒,然后用肉片炒了个杏鲍菇,香喷喷的。
吃饭的时候,问安安吃鸡子不?说吃的话明天一早我去买。
她笑着点头。
水缸里,养着野生鳝鱼,想等着芷涵回家了炖上一钵。
昨志禹也回家了。志禹今年毕业,他打算月底去深圳,邹先生说等芷涵回来后聚一聚再去。
孩子们一个一个长大。长大的人又一个一个飞走。
祝福他们好前程。
今日一早收到安安班主任信息,说她被录取了——第一批录取。虽是意料之中,但中考一结束就收到通知,我自是满心欢喜。(安安说我怎么比她还高兴?我说当然。又说你姐姐去年考上,我还不是比她还高兴。)
“中考分数这么快就出来了吗?”我问安安。
“嗯……应该是五月份的那次选拔考试的成绩。”她还在看那雀子,漫不经心地答。
午觉醒来,看了几首小诗,打动我的是夜鱼的《换季》“她贴近女儿最喜欢的裙衫/一缕温暖的香气带来了/熟悉的笑靥与欢跳/哦,世事莫测,多少人冷却无踪/唯有爱,在悄悄消散、冷静之后/又能再次聚拢。”
一些浅浅淡淡的字,一些日常。
那天与喻祥老师(青杏小)聊诗,我说有些人的诗别人说好,可我就是读不下去是为什么?
“那不是你的菜。”他干脆地答。
也是,我进不了那样的语境。我就是个简单的人,爱写简单的字。比如一日三餐,比如四季物候。在我想来,平淡的事物才意味着万千情味。而似水流年里的红肥绿瘦,我说给自己听,也讲给真正喜欢的朋友听。
我是那个愿意一生爱了深红爱浅红的小女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