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夏天,又幸福又伤感

南洋风吹得热闹。 高处的树叶子翻卷,低处的豆苗、芝麻起了波浪,间或某处房屋的窗户、雨棚传来响声,此起彼伏,激荡…

南洋风吹得热闹。
高处的树叶子翻卷,低处的豆苗、芝麻起了波浪,间或某处房屋的窗户、雨棚传来响声,此起彼伏,激荡着夏日的光华。

我不禁想到少年,我的少年。
那时十四五岁,一个人坐在屋后的巷口里吹风。也看书,看树,听蝉,听鸟。屋后是一片水杉林子,有令人着迷的馥郁香气。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时,最喜欢的事是等爸妈出去,我一个人荡秋千。是简易的秋千——两根绳子挂在水杉树上自然垂下,我在中间处放一个小板凳,有时不放,整个人坐上去,慢悠悠地摇。
绿树、天空、风声……风吹着我,吹得我泛出了泪花。飘浮的夏日的微尘闪着光。我看着,仿佛入了迷,而耳边,树叶子的声音,草叶子的声音,一浪一浪交汇到了一起,那么动人。

还有众多的绿在风里纷乱,又一齐引入我的眼帘,退回原处,同时又呈现着何等纤细的变化啊!我倚着那根绳子看着,真是又幸福又伤感。那时已失学,眼看着树影婆娑,只觉梦也婆娑。
我整齐的刘海向下低垂。再低垂。

有时也会坐在粜埠头垂下双腿,浸在河水里享受清凉。看自己水中的腿,觉得比在水外面好看,像雪白的藕一样。我将腿长时间浸在水里一动不动,感受着传到身体的凉意。

——这些都是印刻在夏天的记忆。

这些伴我成长的、熟悉的夏日气味与声响,在这个下午突然触动了我。

现在,那风声还在宁静的空气中摇动,带着一种仿佛是赤裸着心灵的率真本质。我听着风,竟如一只着了迷的小鸟,躲在了树篱的后面。

现在有些晴热,长满了荷叶的池塘在风里触碰着、挤挤挨挨着,你勾我连着,发出好闻的气味——它们比花朵还炫目,让那个夏天晕染上永恒不变的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