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坝河的天然浴场

这些年外面漂泊,不管在新疆火焰山旁,还是在甘肃祈连山下;不管在贵州江口县,还是在江西南昌市……一到夏天酷热,当…

这些年外面漂泊,不管在新疆火焰山旁,还是在甘肃祈连山下;不管在贵州江口县,还是在江西南昌市……一到夏天酷热,当用毛巾擦汗时,当按动电扇开关时,当打开空调时,不由想起了我的家乡陕西洋县金水镇草坝河那个天然浴场。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发源于佛坪县岳坝大古平汇入汉江的河流,依山势,顺山脚,曲溜溜拐弯弯,收水纳溪,迤迤逦逦,向汉江流,流到家乡草坝河,由于地势平坦,河水缓下来,形成约二里路的深水,这就是有名的二里滩。在二里滩上游端头,原先前湾安过水轮泵的外面,汪一潭,这潭基本呈锅底状,也就是说边边浅,中间深,只是靠安过水轮泵这面,同中间一般深,且河岸是连山石。这连山石有些特别,阶梯样,由低到高,像修建的游泳池的跳台。连山石外面,也就是西侧,是个小沙洲,沙洲上有鹅蛋石,鹅蛋石在阳光照射下光怪陆离,夺人眼眸。这沙洲伸入水中,从沙洲下河入水,由浅及深。想在浅水中嬉,就在潭边边,想在深水玩,就去潭中间。真是个绝好的天然浴场。

我同村里几个伙伴十岁上下就会凫水了,啥原因?占了地理条件。这不是在天然浴场学的,在天然浴场学得大人教,大人那有时间教,忙于生产劳作,大家知道,“吹哨站队”记工分的年月,谁敢“马虎”。

我们村北面,有一条沟叫庙沟,庙沟溪水常流,四季不断。早先的公路打庙沟经过,就在公路里侧不远,溪水下流遇一大石片,大石片下溪水成潭,那潭有农家用的五个笸篮那么大,潭底是冲淤的松沙。放暑假,我们几个小伙伴或帮家里放牛,或帮家里拾柴,都到庙沟,就是想在这潭里洗澡。庙沟青山相峙,溪水潺潺,自生三分凉意。我们几个伙伴,放牛的把牛朝山坡一赶,拾柴的三下五除二在溪水两边的坡上捡下干柴,拽葛麻藤捆好,一声呼哨,几声吆叫,齐来到潭边,刷刷几下脱下衣服,光着屁股,“扑嗵!扑嗵!”跳进潭里,那兴致,那惬意,那舒心,至今回忆起仿佛发生在昨天。

开始些日子,跳潭里瞎扑腾,慢慢地模仿大人游泳的样子,先学“狗刨刨”,手在潭底捺着,脚在潭面拌着。真是功到自然成,一回突然感到自己的身子漂起来了,一说,伙伴们各自下意识一试,果不其然。当时那高兴劲儿不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记得那年秋,天已凉,星期日,我们几个伙伴一唧咕,给家里大人言去庙沟拾柴,家里人自然高兴,我们“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去洗澡。柴自然要捡的,山里柴多,一捆柴要不了多长时间就捡好。弄好柴,我们就去那潭里凫水洗澡,洗冷了,在渠边燃火,烤暖和再下去洗。

会凫水后,夏天里我们几个小伙伴相约去村河里那个天然浴场洗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同几个同伴的游泳技术虽跟不上《水浒传》里浪里白条张顺,却也不简单,什么仰泳(我们这里叫漂板板)、蛙泳等样样都会,且样样精通。我们还常常在天然跳台上(跟据情况选跳台高度,最高处有四米多),或朝前一窜,双脚并拢,腾空而起,跃入水中;或双臂高举,手掌一并,一个猛子,扎进河里。

虽我们水性好,却遇了回险。那是在碗牛坝读初中时候,那年夏天,天气清好的一日,放学后我们一伙同学准备在途径的108公路大桥(草坝河和碗牛坝交界处)下面的河里洗澡,庞庆娃等同学从桥那头下河边,我同柳清杰等同学从桥这头下河边。我刚把衣服脱了,忽听河对岸脱了衣服还没下河的庞庆娃同学高声喊:“大水下来了!”当时有同学已脱衣服下了河,有的同学正在脱衣服。我抬头朝河上游一看,不得了,浑浊的河水一个齐棱扑过来。“快跑!”我急帮已下河的同学上岸,我们抱上衣服就跑,刚跑到离河岸不远的坡坡上一大石头旁,大水就下来,黄泥汤般的河水,一浪推着一浪,拍打着河岸,发出让人恐惧的声响,离我们只是几尺。我向河对岸望去,河对面的几个同学也脱险了。好悬啊!若发现迟一点,我们六七个同学,水性好又能怎样?这么大的水还不都给龙王爷抬轿去了。老人说过,夏天走河边一定要注意,看晴得好好的,说不定上河下雨,河里会涨水。看来老人的话没有撂了的,经验结晶啊!

自从外出打工后,夏天全在外面过,热了常想起家乡的天然浴场,然,想归想,却无可奈何。

今年夏天,得暇回到家乡,站在天然浴场边,思绪翻涌,在浴场洗澡的往事像放电影般从眼前闪过。听村里人说,现在很少有人在这天然浴场洗澡了,家家装有太阳能,洗澡方便得很,来这天然浴场洗澡还嫌难走路。是啊!我们伟大祖国日新月异地发生着让人欣喜的变化,大家的生活条件时时都在改善着,变化着,越来越好。我想,我们应珍惜当下,别忘过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