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后一点

有那么一刻 雨还没有下 门口的李子开始变软 六月过得匆匆忙忙 看着一直摇动的树叶 有那么一刻,我仿佛忘了自己 …

有那么一刻

雨还没有下
门口的李子开始变软

六月过得匆匆忙忙
看着一直摇动的树叶
有那么一刻,我仿佛忘了自己

是的,我最好活成一片叶子
躲起来,躲进盛夏的绿
不食不语

随便聊聊的图片

落后一点

 

夏至过后,天越来越热。

天气预报说有雨,这会儿天阴了下来,虫子、鸟,急急叫着,似乎有雨的样子。

 

昨晚记录到十点多。

很久没在晚上写字了,费心费神还费眼。

越来越懒惰。

 

其实,不记也没什么。在这个速食年代,纯文学注定不会是大众所爱,它只能是小众,就像传统的京剧、昆曲一样,真正喜欢的有几人呢?

——好在真正喜欢的人还是一直有的。

 

比如我今天去看微信公众号的粉丝,又多出了几个,这样缓慢而有力的增长,多少宽慰了我这副被肉身欲望拖住的皮囊。

 

忽然有点不知道该写什么。或许,本身就没什么好写。像我这样简单的人,过着一眼就能看到头的日子,想来别人是羞于表达的。而当我翻阅《枕草子》与《徒然草》以后,我又觉得自己的这些记录下来没什么不好。我甚至在阅读过汪曾祺老先生的随笔散文后,开始觉得某样小菜、某种水果都藏着我不能表达的好。

 

这也不是坏事。

忽然想起那句“勿以善小而不为”。虽然这句话我这样用不太恰当,但我的生活里,我能记录的就是这样的小。

 

我是务实的人: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不熬夜,尽心尽力尽好自己的本分。

那天中考结束,接孩子的队伍里很多家长抱着花翘首以待。于是有家长问我怎么不买束花接安安,说她成绩好怎么怎么的,我们应该买束花。我说,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个观点:她是学生,把书读好是她的本分。我是妈妈,我打理好家,照顾好她是我的本分。我们都把自己的本分做好。

 

芷涵发信息给我说研友给她寄来了生日礼物——尤克里里。我说,我不知道是什么呢?她发给我图片,原来是与吉他很像的一种乐器,但比吉他更小巧、更酷。

“我刚把弦调好了。”她说。

很羡慕她,懂音乐,绘画。

 

想起我曾经的理想是当一名作家。坐在家里写自己想写的故事,然后有能力让自己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

看来是个幻想。

 

嗯,昨晚在安安班级群里看见一则消息。他们本校的一个孩子白血病,需要捐款。我点了点上一位家长捐款:40。我想,那我也捐40,结果点开微信钱包一看,所有零钱也就39.4元。随即我捐出30,也算一种支持吧。

 

落后一点也没关系。

我这样安慰自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