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无痕

流逝   夕光,无声地洒在她的身上 平原上方,树木的轮廓 渐渐晕染上了梦一般的影子 跟在她后面疾走 …

流逝

 

夕光,无声地洒在她的身上

平原上方,树木的轮廓

渐渐晕染上了梦一般的影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

跟在她后面疾走

看她专注地骑车(刚刚学会)

想起许多年前自己快要摔倒时

怎样接近一个草垛

那心底的慌张,我还记得

 

其实,我可以偶尔忘掉时间

现在,这个笑着的女孩。

刚好完成了她的第一次转弯

 

——时间这样流逝

无关成长,抑或老去

 

by:莲叶

 

图片

 

晚饭后陪安安骑自行车。
今天是她第三天学。
“嗯,还是有进步,反正比昨天好多了——学会转弯了。电动车从旁边经过也不害怕了。”
她这样说。
我喜欢她迷人的笑脸和开心的声音。
趁她骑的时候我拍视频给芷涵看。她起初不让,后来冲着镜头笑:“我可以带你了。”

下午与她去书社练字。
孩子行笔比我好,到后来,她的状态出来了。
回来的路上我问:“在家练习不?”
“还是练吧。”
这两年我没拿笔,很是生疏。好在《曹全碑》还熟,略微有些安慰。

晚饭清炒藕带。在夏天,清淡的饭食吃起来是一种享受。
喝荷叶茶,吃西红柿。这两天晚饭后都吃了西红柿,地里现摘,格外新鲜,是我喜欢的味道。不酸,不甜,平淡中自有属于它的真味。

现在,安安跟着视频学习舞蹈。
“如果进入高中需要才艺表演,我不能一个节目都拿不出。”
她这样对我说。
这让我想起芷涵。那时芷涵中考考完,我就坚持带她去学吉他。在我想来,一个人活在这世界,孤单的时候总是多的,那就得自己给自己找点开心的事,自己让自己快乐起来。
虽然芷涵现在最爱的不是吉他,而是画画。但我一点也不后悔与她顶着烈日去琴行练习的日子。(以后她读高中,放月假,也一样坚持。)

我总想:如果我的妈妈那时选择在我的身上有所投入,那么现在的我是什么样子呢?
这世界没有如果,时光也不会重来。
我只能选择在我能力范围之内,让我的孩子们变得更好。

人说:最深情的日子是静水流深,是对生命和光阴的致敬。深以为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