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景,那人,那情

蔚蓝的天,茂盛的田,一条小河门前过,一棵棵杨柳排排坐。村口的绿荫下嬉笑成片,河的对岸还有鸭鹅留恋,总想在河里多…

蔚蓝的天,茂盛的田,一条小河门前过,一棵棵杨柳排排坐。村口的绿荫下嬉笑成片,河的对岸还有鸭鹅留恋,总想在河里多蹚一会儿,无奈老妈的呼喊心惊胆战。多少次梦回,那些看着我长大的人渐渐模糊,越来越少,直到自己成了一个陌生人。

随便聊聊的图片

暑假终于在众盼中款款而来,我带着儿子回到妈家消夏。尽管经常回去,但对于一个从小就宅的我来说,反到没有儿子认识的人多了。串门儿的人不少,却总也不见那几个,老妈说着这个没了,那个摊床了,那个跟着儿子去外地了……立在大门口,望着门前的小路,才发觉曾经课文里的“物是人非”是如此的悄怆。

 

“感觉晓芳还是那么高儿点的小丫头,那么长的辫子,一晃儿子都这么大了……”这是听到最多的话。每当听到的时候都特别温暖,那一刻在他们跟前我真的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听他们说我的小时候,讲着那些年村里的故事,是的,每每这时我们都会回到很久很久以前,每个人都在……或许,越是美好的时光越会留下记忆的伤。

 

听老妈说,前一阵子,姥姥家后院的那个舅妈因病去世了。老妈还念叨着,岁数大了毛病就多了,没治。我的眼睛刺痛了一下,一时间又感觉很诧异,印象中的她头发还是黑的,左手永远放在腰间那不灵变,听说是从小的病。她身体胖胖的,走路一扭一扭的,总爱开玩笑。我每次去都是笑呵呵的:“外女儿来啦!我那还有……待会儿来吃奥”,一听就是胖大舅妈的声音。突然,曾经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正月灯会的时候一起糊灯笼,踩着高跷来来回回,去她家吃好吃的,在她家玩起来不回去……好像她的离开,也带走了童年的那些美好,又少了一个讲故事的人。

 

不知是岁月的无情,还是生命的无常,总会让简单的日子变得复杂多样。那景,在变;那人,在变;那情,不变。回不去的过往,变成了天上的星星,只要你想,它就在那里闪亮。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