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无停留

第七十三段 人聚如蚁,奔波东西,忙碌南北,贵贱老幼,去有所往,归则有家。夕眠朝起,熙熙攘攘,所为何事?贪生求利…

第七十三段

人聚如蚁,奔波东西,忙碌南北,贵贱老幼,去有所往,归则有家。夕眠朝起,熙熙攘攘,所为何事?贪生求利,无有止境。

养生所得,不过徒待老、死。二者转瞬即至,念念不停,期间殊无乐趣可言。惑者仍不惧老、死,溺于名利,不顾冥途日近。更有愚人,悲老畏死,妄思常住人间,实不明生死变化之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七十九段

无论何事,均应谦虚求教,不以多识而自满。上品者心中虽知,绝不充行家而多言。反观乡下僻野来京者,却夸夸其谈,仿佛无所不知,闻者面有不悦,彼者自鸣得意,甚粗鄙也。

于专精之道,必要慎言。人若不问,己不张口,方为妥当。

第一百八十七段

无论精于何技,即便未臻炉火纯青之境,然与博而不专者相较,必然更胜一筹。盖因前者全心致志,郑重其事,而后者轻率任性,疏忽随意,遂有精疏之别。此理不局限于某一技艺,即便是日常所为与用心,若能认真对待,虽笨拙亦能得成功之本;若掉以轻心,虽聪颖亦不免失败。

 

——以上摘自《徒然草》

 

盛夏。暑热。空调房里,一边照看小儿做试卷,一边翻看旧书。

这几段以前一定认真读过,有折痕,有记号。今日再翻,目光很自然落在这些重点部分上。

 

现在一字一字敲下来,比再读一遍感受更深。

我读书,常常是在文字里关照自己。

 

暑期将至,昨日发了个消息,说暑期班预约。从来不想满世界招摇,这不是我的风格。只想收不多的孩子,认真地教好。

很欣慰,昨日、今日,都有人专门来找。

此刻,虫鸣不止。孔子语:“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而《世说新语》则言“林无静树,川无停流”。

想起刚刚读过的《徒然草》,觉得它们的内里有异曲同工之妙。
昨日夜梦。梦中似在往昔,又似现实。

昨入睡之前,读青青老师文字,她在微信公众号里专门说到我,向众友推荐我。今日打开电脑,发觉一下子多了几十个。意外之喜。
青青老师的文字里介绍的第一个就是铀美姐姐。我也喜欢她,觉得她不仅仅把家庭关系处理得很好,而且很会理财,这非常值得我学习。我有向芷涵推荐她,我知道生活不仅仅是阳春白雪,更重要的是俗世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青青老师私信我,说铀美姐姐也是湖北人。我能感受到那份骄傲。

今早,从前的好友过来找安安借九年级的课本。我们几年未见,我认真打量她,发觉她与从前并无二致,我们说话也一样熟稔,仿佛从未分开。她亦认真看我,说我一如从前。
她走后,我回味良久,竟有些恍惚迷离。回小桥村几年,来往独独,并无好友,忽心有戚戚。
而乡下真是个好地方。七月不远,正是吃豆角、甜瓜、茄子、绿豆的好时候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