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韶华

我的小村朴素自然。 一边走一边跳的乡下小女孩,头发毛了,发丝飞着,细而黄,她们一点也不在乎,拿着一块钱的毛票,…

我的小村朴素自然。

一边走一边跳的乡下小女孩,头发毛了,发丝飞着,细而黄,她们一点也不在乎,拿着一块钱的毛票,蹦蹦跳跳哼着歌儿去小超市买辣条吃。

也有骑自行车骑得飞起来的男孩,额头的头发全吹起来了,脸上满是汗,扭头看后面的同伴,大声喊:来追我啦。来追我啦。

声音热辣辣的,分明还带着我小时候的味道。

还有懒懒散散走着的妇人。趿拉着拖鞋,打把阳伞,紫的、蓝的、红的、格子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打麻将去唦。你又不打麻将。

她们与我招呼,知道我不打,只是随口一说,就从我的门口走过去了。

而电动车驶过路面的声音微弱而清晰,骑车人或年轻的女子,或精壮的男人,他们得起早去上班。于是,在我的感觉里,他们就莫名其妙里带着些匆忙的意味了。

 

这几日在黄昏来临之际陪安安骑自行车。

小村越往东头走人越少。尽头处,大片的豆子地,绿茵茵的。在盛夏,豆子结荚了,瘪瘪的。你别着急,很快,它们就饱满了,鼓涨着。还有很密一片林子,似乎是风景树的,却是不知道名字的。我只觉它是郁郁苍苍的,很繁茂。

还有坐在门口乘凉的婆婆们。她们三两个一起,端把椅子坐在有风的巷子。我爱看她们老式的背心,或是花布的短袖。她们的旁边是贴了白的、红的瓷砖的新房子。她们的蒲扇是老的。我看有一个婆婆蒲扇的把手那还包着布头,窄窄的,有小小的碎点点。

我朝她们看,与她们招呼。她们热情地答话,说我的幺姑都这大了。时间真快唦……

我爱听那一声“唦……”,音调有些长,有些软,衬着这样的黄昏,那么和诣,又那么统一。

 

我恍惚回到自己的少年时光。

记忆中,我摇着蒲扇,躺在凉床上,屋山头那边,老水牛在吃草,甩着尾巴,老牛也时不时挪动它的蹄子,蚊子很多,它得自己赶蚊子。这时,爸爸会抱来半干半枯的草,他蹲下,拿出准备好的火柴,仔细地点燃。湿草的烟味很大,浓浓的,缓缓上升,牛很安静,它这会可以安心吃草了。慢慢地,烟味不那么呛人,爸爸再抱一抱湿草掩在干草上,他得让那烟味保持,给牛驱蚊。

我常常抱怨那烟味,却也知道牛的辛苦,牛也需要心疼。

 

我跟在安安的后面跑。她慢腾腾地骑车,要我跟上她。“嗒、嗒嗒……”我听着自己跑步的声音,对她说我怎么跑得赢自行车?

那我还慢一点。她说。

不用。我干脆地。你骑你的,我跟着你就好。你好生骑,说不定以后可以自己骑车上学呢。

 

天太热了,我满头大汗,但依然热热地跑。乘凉的婆婆们看我在路上来来回回地跑,笑着说:你怎么不坐自行车的后面去?

她才学会没几天,还带不起我。

我大声,气喘吁吁。

 

其实,也就跑了短短的几十分钟吧。

就像我还是一个疯丫头,在蝉鸣的黄昏,偷着学骑自行车。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