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你好

七月就这么来了,今年的七月和往年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同样是夏天,同样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纪念日,同样是学校的孩…

七月就这么来了,今年的七月和往年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同样是夏天,同样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纪念日,同样是学校的孩子们可以放暑假的日子,同样是游泳池里人头攒动的日子。若是在农村,这时节定是知了叫得厉害的日子,尤其是艳阳高照的时候,树叶被太阳烤得完全没了水分,一些知了就趴在那树干上吱吱呀呀地叫,好像一盘永远也转不完的磁带。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七月来了,我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在外婆家里,和表姊妹们一起在小溪边抓螃蟹。我动手能力甚差,胆量也不够,常常是倒腾了大半天也抓不来一只像样的螃蟹。倒是小我一些的表妹、表妹们身手不凡,不到一小时的功夫,总能将大大小小的螃蟹装满一竹篓。螃蟹生吃是会生病的,可我们中间总有些不信邪的,为了展示自己的胆大,会将一些小螃蟹洗净后放到小火上烤一烤,烤到那几条蟹脚还在胡乱地左伸右展时就直接送入嘴中,看得我紧紧地咬着牙,连一点声响也不敢出。后来,好像就听说其中一个姊姊得了脑膜炎,不是送医院及时就差一点一命呜呼了。如今,外婆家早已没有人住了,那深山老林里也没什么小孩子了,只有一条潺潺流动着的小溪依然在那里淌着,那小溪里是否还有螃蟹也不得而知了。

 

七月就这么来了,在城市里,始终是被太阳晒得滚烫的路面和钢筋水泥筑成的大厦在这里向七月献礼。那一条宽阔的湘江将长沙城分成了东西两半,河东与河西之间由好几座巍峨挺立的大桥相连,在这个七月里,在我的眼里,那些大桥好似一个伸长了脖子的长颈鹿,只是显得比上几个月更干练一些了。

七月就这么来了,这一月里,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惦念起那一池池盛开的荷。应该早在五月就有荷花陆续绽放过,但真正完全绽放而后走向凋零的月份怕就是这个七月了。有的时候,我也有那么一丝欢喜,欢喜在夕阳西下的时候立在一池半开半谢的荷塘边静静地看着不语,看着那些开得过盛的荷是如何一点一点地在夕阳下收紧她的“裙边”,而后再缓缓地低头“睡去”。

 

七月就这么来了,我突然想起这个夏天还才吃过一次冰淇淋,要不,就在七月里的第一天,在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诞辰的日子里,伴着一份喜悦,一份祝福,一份期待,吃个冰淇淋去吧。

 

最后,照例说上一句:七月,你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