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月.始

七月,荷月。 现摘西红柿,洗净,去皮,撒了白糖冰镇,端出来,凉丝丝、甜津津。 青豆有点老了,加盐、八角、老抽,…

七月,荷月。

随便聊聊的图片

现摘西红柿,洗净,去皮,撒了白糖冰镇,端出来,凉丝丝、甜津津。

青豆有点老了,加盐、八角、老抽,略微煮煮,再切姜丝,把锅烧热,放姜丝爆香,倒入豆子烩一烩,是真好吃。

茄子今天切粗丝,与腊肉丝一起炒,很香,很下饭。

油馍菜有点老了,菜叶子去得差不多,留茎切片爆炒,嫩、脆,也不错。

 

蝉在嘶鸣。它们似乎比人类更懂得时光短暂,酷暑也阻遏不了它们求偶、繁殖。

这午后最热的时候,也有一种好。是夏天的好,不暧昧,明朗。

 

入夏以来,今天第一次呆在空调房里不想出去。

安安看书、听课、午休。我翻沈从文的《文论.废邮存底》里的“论焦菊隐的《夜哭》”。焦菊隐这个名字,于我是陌生的。

“焦菊隐的诗歌,较之闻一多的诗歌,为青年男女所喜欢,当然是毫无问题的。在读者是年轻人的时代里,焦菊隐的诗,是比鲁迅小说还受人爱悦而存在的。”(沈从文。)

 

在《夜哭》的序里,于赓虞先生这样写:“一个作家最大的成功,是能在他的作品中显露出“自我”来。菊隐在这卷诗里,曾透出他温柔的情怀中所潜伏的沉毅的生力……”

很喜欢“作品中显露出的自我”,于是百度:焦菊隐。原来,他是比鲁迅先生更早写散文诗的作者。虽然鲁迅先生在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无人可比,但焦菊隐在中国散文诗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能不承认。

读《废邮存底》,才发觉沈从文的阅读非常广泛且有深度。想来他是十分用功的人。也是,作为一个没受什么正规教育的人,能站上西南联大的讲台,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二楼,窗下即小池。荷叶亭亭,粉绿粉绿。窗外,“唧唧”的鸟声时断时续,却是满耳的安静。有小孩子喊着“等我啦……”的声音穿过,他还含着几分撒娇与放肆,分外生动。

我默默想着:他会是谁?他一定穿着短袖短裤,这么大的太阳,胳膊、腿肯定都晒黑了。不觉一个人微微笑,竟觉得也是很有意思的事。

 

继续翻《从文自传》,随他的文字在沅水里行走,也是可以满足的。

 

小暑将近,天气越来越热,不远处的青青芝麻地,花越开越多了。忽想起妈妈说过:芝麻要干。于是,这热也算不了什么,心里就只有喜悦和憧憬了,就像这荷月,这越来越高的芝麻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