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伊始,是空无一人的草原

01打个招呼 因为疫情,已有两年多未见都市外风景,发觉自己的灵感已经枯萎,肌肉开始膨胀,万千生灵被物理隔绝在我…

01打个招呼

因为疫情,已有两年多未见都市外风景,发觉自己的灵感已经枯萎,肌肉开始膨胀,万千生灵被物理隔绝在我千里之外。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因祸得福,有了上升期的一段平缓时光,让那些被迫加速的时空回到正常按钮。对我来说,当下不是寒冬,只是经历了盛夏后微凉的深秋。

02结缘

去年初冬,托Rosie的福去了杭州灵隐寺,她开车驶过一片密林,让我对于杭州钟灵毓秀尘封的记忆被再度唤醒,差点忘了在网红城市之前,杭州曾是美不胜收天堂之一。

·临近新年,寺院挂满了祈福的灯笼🏮

到达灵隐寺时,天阴更甚,天助我更沉浸地走入寺院。现在想来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对“寺院”有了体悟的意愿和感受的能力。拾阶而上,踱入庙宇,人很少,只有一些师傅自顾自的忙碌。

 

我从小就被人说吵闹聒噪,那个下午第一次体会到“安静”在我体内的流动,像风也像水。临走我带走一个师傅加持过的香囊,上书“静”,离开寺院的牌匾“莫向外求”,预示着我修行修心之旅的开始。

 

·成为了2022年的座右铭✍️

03步入

那段叫苦不迭的疫情期间,无处可去,无人可寻,只得问自己,问高我,问自然,问万物。

 

奇怪的是,虽然那三个月我哪都没去,可随着冥想和修行,我却比过去任何一个瞬间离自然更近,更渴望探寻宇宙的奥秘。

 

有没有一种可能,造物主之所以造出这么多灾难,就是为了拽高速飞奔的人类一把,看看自己为之疯狂的钱权名在巨大的天灾人祸面前是不是不值一提,是不是真的爱,深的善,纯的美,才能成为治愈疫情中和疫情后的唯一良药。

 

疫情中的我,挨了饿,因为吃不上肉大哭一场,也因为帮了小区几百位老人除了喝粥也能吃点肉欣喜了好几天。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物质的躯壳,还是情绪的傀儡,但却清楚的知道,我是爱意的载体。

 

 

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和我说:很抱歉把你带来人世间,实在很苦。乐观的性格让我没觉得人间多苦,可阅尽了无数人间故事,不得不叹,人间就是试炼场,勇者仁者得道,恶者懦者漂浮。

 

25岁的我,最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年纪这么小,却如此深沉。曾一度困惑和怀疑,现在更坦然了,时间是最假的真实,空间是最真的虚幻;

毫无疑问,选了后者,多思多行,多试炼又捞起自我,多毁灭再重生。

 

所有的苦难幸福平静,都是我巨大磁场的点缀和附属。

人间是寄身处,灵魂是徜徉地,我们是爱的载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