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好自己,亦是福气

近日来,或许是因年岁之故,睡眠不如从前,半夜醒来,便不再入睡。黑暗之中,思绪万千,如丝如缕。不是愁念,亦并非忧…

近日来,或许是因年岁之故,睡眠不如从前,半夜醒来,便不再入睡。黑暗之中,思绪万千,如丝如缕。不是愁念,亦并非忧虑,竟不知从何说起。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的内心终究不够淡然,看着日渐增多的白发,松懈的肤色,想起与我年岁相仿之人,有的已经离去,有的百病缠身,不仅忧惧不已。谁说过往的一切,会被流转的光阴湮灭,不复存在。梦里恋恋不忘的,仍是旧时瓦棱上的那一缕炊烟。

 

有时我便觉得,女子做事,不必太过于有魄力,不可事事亲为,凡事稳妥细致就好。天下山河,本该有男子打拼,成败祸福,自有天意。女子应主内室,守家理院。堂前缝补裁剪,厨下生火煮饭。生活应有诗有茶,细致婉约,少些愁念,多些种草插花,不以诗书为主,亦不可缺了文字里的娴雅。

 

或着做一村妇,白日田间劳作,夜晚亦有诗中女子的柔情婉约。一辈子操劳于柴米油盐,与土地云烟为伴,经历山风秋月,仍有暮年优韵。日子虽简约无华,亦无凡事可忧。除了生死,一切皆是无关紧要之事。

 

人生多变,每个人的一生,都在不断的转变,经历多了,亦不再有太多的奢望。转眼三十余载,我从当年的偏僻村落,转辗至京都闹市,几千里的云和月,经历太多。为了梦想,还是功名?或者是仅仅为了一种倔犟?我亦说不清楚。幼小时家人都说,我是一安定不住之人,小小年岁,常常做出与年龄不符之事,好在有母亲的庇佑,做我喜爱之事。

 

不知从何时起,我已不执拗于某事某物,一切随缘。就如当前,即便晚间难以入睡,我已不在焦心伤感,事事不可顺意,接受就好。

我在室内轻轻走动,享受着静谧的夜晚,聆听窗外的虫鸣,偶尔有凉风透进来,甚是舒安。有时走至窗前,望向那些高楼,竟然也有灯盏隐影,那些亮着灯盏的窗内,或许比我还要艰难,有着无法入睡的心事,一愁莫展。

 

突然发现,好的光阴,并非用来回首,而是需要认真度过。纵是锦衣玉食,荣华一世,最终归还尘土。每一个生命,皆是修行。一草一木,一山一景。或长或短,缘深缘浅,都有定数和使命。

 

日子,是自己在过,一朝一夕,一丝一缕,是甘是涩,唯有自知,无人可代替。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饮。过寻常日子,做寻常之事。日日有食用,餐餐有时蔬,自是心满意足。凭自身所挣钱财,安心皆久远。存款有限,足以家常度日,家人身体健康,自是喜乐。

 

一个人,当你做不了惊天动地之事,做好自己便是。父母不为你忧愁,使儿女为之心安,琐碎的日常,平凡无奇,亦是福气。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任何时候,照顾好自己与家人,是你的第一。不要因繁华蒙了眼,名利失了初心!对于凡尘,我们皆是过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