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在农村长大的我,对旅游途中关于农村里的一切事物就不感兴趣了,南方、北方也只是植物不同而已。比如:树上的果子,田…

在农村长大的我,对旅游途中关于农村里的一切事物就不感兴趣了,南方、北方也只是植物不同而已。比如:树上的果子,田里的庄稼,农人的工具,家养的动物……当人们对着那些锄头、铁犁、水车等大呼小叫的时候,我总是在一旁给他们翻个不屑眼神——那是我从前经常用的好不好?

所以,这次的旅游回程里,有一个参观郁南兰寨村的安排,我心里也就郁郁的,表情里肯定也没有了往日的兴奋,这并不完全是头天晚上发烧引起的无精打采。好在,不用登山,让发烧了一夜、两腿还在发软的我也有了一点点缓冲机会。

随便聊聊的图片

郁南兰寨村口

 

静谧的小巷

说是古村落,发展到如今,“古”的痕迹还能有多少?那些雕梁画栋、那些拱门飞檐、那两根直立在蓝天白云下的“状元及第”杆、那两块饱经风雨的“明经进士”石、还有那一排五棵425年前的芒果树?算是吧,能保存至今,也的确有点不容易。

先说雕梁画栋和拱门飞檐。在岭南见到过这样的一些古建筑,有的完好程度比这里还高,比如乐平附近的大旗头古镇,全村都是这样的。它们,也只是一个时期、一个地方的建筑特色而已,与苏州的粉墙黛瓦、京城的红墙绿瓦性质一样,我们不是考古学家,更不是搞建筑的,感受一下不同而已。

引起我关注的却是在这静谧的小巷子里,那一架正在结实的豆角,在斜阳光辉里,伸展着它们的触须;靠在墙根处的风干的玉米秸秆,在诉说着它曾经的辉煌和不得接受的去处——如果小村里还允许引柴烧饭。温柔的风穿过树荫而来,坐在墙边的老人们悠然而闲适地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佝偻着身子的老婆婆远远地就问候那边的老姐妹,笑声传出去好远。“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这才是“风景”吧?

再看看那两根斑驳了油漆的“状元及第”杆和那两块被风霜染黑了的“明经进士”石。就是这个村的特色了,据说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子,出过几个状元、几个进士(没有记清楚),颇有点状元村的意味。但我们更关心的是,这个村子,在四十多年的高考中,出过几个清华北大的学子?没人告诉我们,答案,可想而知。辉煌永远属于过去,当下和未来才更重要,不是么?

到是那巍峨地屹立着的“状元及第”杆和那两块“明经进士”石,可以成为我教学过程中给孩子们讲课的资料——当年,状元及第后,就是这个样子的,家门口要竖标杆、挂旗幡。

 

说说那五棵排在一起的芒果树吧,有425年的历史。岭南的芒果树遍地都是,这五棵的故事比较长:一个从村子里出去闯南洋的人回来,带回来五棵芒果树苗(我一直很好奇,从南洋带回,要走好几个月,这树苗生命力够顽强的)。后来,他那多年不见生育的儿媳,竟然在几年间连续生下五个孩子,他便用他孙子的名字为这五棵芒果树命名,并一代代保存至今。我们看到的这五棵树,每棵都已经是几个人合抱不过来的古老而高大了。它们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成为了半边村的荫庇,树下,成熟的芒果纷纷掉落,滚落得满地都是(树太高,没法摘果子,他们也不太喜欢吃)。

说到果子,村子里新栽的芒果树还有许多,有的也已经高大,路边滚落的果子也比比皆是。在他们眼里,无比寻常的瓜、果,都似乎成了游人们眼里的无限美好。你看那一根小小的树枝上那一棵又大又圆的柚子,还有那一棵不大的树上挂满满了柚子,不知道那树枝是怎么挺住的,有一天会不会被压断。

 

柚子树

最让大家兴奋的当属随处可见的黄皮果树。可能是它太寻常,根本不值得农人们珍视它,也可能是因为它的味道不及其他果实甘甜,或者是它太容易生长。总之,田边村头路旁屋后,到处可见垂挂着累累果实的黄皮,就像我们北方人家的枣树,人们伸手可触。于是,一路走过来,几个人手里就都提着一枝黄皮了。

 

黄皮树

在一个开阔的场院旁边,一排几棵黄皮树,满满都是果子在风中摇晃。问那个在场院里忙碌的老婆婆:我们可以摘几颗吗?她点点头,又指指那树,说的什么听不懂,大概是你们随便摘。

我羡慕的眼光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箭步,攀上篱笆旁边的石头,伸手选择那枝又圆又大的,一把折了下来。哈哈!这是不是比从超市里买来的更好吃?他们说连皮吃更好,我们又急忙跑到农家的院子里找水龙头。

黄皮果甘甜中带酸涩,有点陈皮的味道。它有丰富的有机酸、果胶等一类的膳食纤维,功效有很多:健胃消食、消暑止渴、疏风解表。

转过一个拐角,发现另一群人已经包围了一家院落里的一棵黄皮树,他们正跟主人讲价钱,称重量,装袋子。我却在等待他们的时候,站在竹林下的小溪旁,一颗又一颗地享用着酸甜的果子。这样吃的好处还有一个,就是,可以“哺哺哺”地吐籽吐皮,吐到地上的,化为了泥土,吐到溪水里的,溅起一个小小的水花之后,倏地一下,也不见了。这是孩童们玩的把戏吧?一直吃得牙都倒了,不知道中午的饭还能不能用牙齿。

鲁迅说:他们在戏台底下买豆浆喝。我就指着他们说:他们在农家院子里买黄皮吃。

不管风景是不是平淡,享受过程,玩出乐趣,就是美丽,就是不辜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