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难道不是倒退

还未正式阅读这本跨界大咖吴京博士的《文明之光》,我已经被斯坦福大学物理系教授张首晟为之所作的《序二 大数据时代…

还未正式阅读这本跨界大咖吴京博士的《文明之光》,我已经被斯坦福大学物理系教授张首晟为之所作的《序二 大数据时代感受人文和科技的跨界之美》打动了 ,尤其是他在文章末尾写的这一番话: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人类历史的滚滚长河中,我们这代人可以说是历史的幸运儿,首次找到了时间的原点、 历史的起点,这是人类文明史上独一无二的。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迎来了信息大爆炸的网络时代,整个人类的知识,只要轻轻一点鼠标,就立刻呈现在我们的眼前。然而,今天不论是个人的发展,还是研究领域的推进,都越深越窄,看到的只是树而不是林,很少有人能像文艺复兴时代的大师达。芬奇一样,一个人的脑袋里能装进当时整个人类的知识精华,包括艺术、医学、工程、 科学等,从而爆发出惊人的创意。当先人把来自于科学的公理思想用于法律的精神与治国之道,带来了罗马的强大与美国的繁荣。 在今天的世界,用铁路与航海在地理上建立也不是那么重要,建立知识的桥梁,连接不同知识领域的孤岛,才是推进文明的动力。

 

 

我们,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我们,是更聪明了还是更愚蠢了?信息爆炸带给我们更多的也许是碎片化,难成体系,没有章法,结果就成为信息垃圾,不仅没用而且有害。哎,这难道不是一种文明的倒退?我们还算是历史的幸运儿吗?也许破解的办法,是让这些信息为我有所选择性地使用,而非被泛滥的信息所裹挟,或者极端地完全拒绝。

 

 

 

从这则序中也能窥见一丝端倪,即科学家写史与史学家写史是两码事。前者以科学论证的方法看待历史,论点、论据、论证门儿清,俨然是解一道道数学难题;后者更讲求从环境、沿袭、个人奋斗等周边相关因素着手,大包抄之后得出一段历史结论,仿佛人文的趣味更浓厚一些。这也正是理性思维与感性思维的区别之所在。打破感性与理性之间的壁垒,才是读好书、写好文的必由之路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