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恍惚惚,不知人间天堂

昨天,我去看望了一位旧友。出发前,我想着可以给她带些鲜肉月饼(人们说是这里的特产),她住得比较偏,吃过一次,味…

昨天,我去看望了一位旧友。出发前,我想着可以给她带些鲜肉月饼(人们说是这里的特产),她住得比较偏,吃过一次,味道不错。我记得在自己住的附近,有一家分店卖鲜肉月饼,便照着地图去找了。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具体地址——找不到了——不是我在手机上导航的这家点心店。

迷路时,天正下着小雨。细雨蒙蒙,我穿着薄薄的运动外套,风吹过来,有些凉意。点心店不远就是我要乘坐的公交站——如何走,是算好了的。我在那条路上来来回回走了三趟,终于放弃了。没能给朋友带去鲜肉月饼,竟成了我的遗憾!(既然提起鲜肉月饼,顺便多说一句,最好吃的口味该是萝卜丝味,鲜而不腻,小朋友亦有同感。以后再写鲜肉月饼,要提到一位长发飘飘的男老师,那算是我在这座城市里不多的静谧、深沉又安好的日子。)

最便捷的交通途径,我要转一趟公交,第一趟7个站,第二趟15个站,单程花时约一个半小时。这样看来,坐第二趟车时,我可以在车上睡一觉了!我上车的这个站点并非人流集中的地方,上车皆有座,尽管只余下后排的座位了。等车,上车,下车,再等车,上车。习惯了出门带书,虽然不一定看,图个安心。颠簸了一会,还是把书放下了。公交上,始终没能有个好状态看看文字,这段时间似乎更适合欣赏窗外的风景,听听音乐,消磨时光。我靠着后座,闭着眼睛,耳机里缓缓飘出徐佳莹的《鲁冰花》。

一阵刹车,身体前倾,惯性使然,惊醒过来,是到站了吗?我惺忪着眼睛,应该是要下车了,还要转一趟车呢。赶忙起身,拉紧扶杆。彼时,车上乘客比我上车时多了许多,过道间站了许多人。一旁的黑衣青年见我将要下车,欲侧身过来坐下。我拿起手机,瞄了瞄时间,似乎上车才过了一刻钟,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呀?定下神来,努力作出清醒的样子,我刚才不是才转了这第二趟车?胸中似乎有股难受的闷气郁积,许久没乘坐这么长时间的公交了,小时候晕车的感受又上来了,原来坐公交竟好似“躺在摇篮之中”。确实是不需要再转车了,我才睡了十多分钟,竟觉得过去了好久,恍恍惚惚,不知人间天堂。扭头,赶紧坐回原位,用手撑着额头。黑衣青年看着我,淡淡地笑着。我左右甩头,想让自己更清醒一些,他大概明白我经历了什么,虽然没能抢到我的座位,但也为我这好眠者,没有失误地下车而释然吧。接着,我把单曲循环调成了顺序播放,“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随便聊聊的图片

昨天,我去看望了一位旧友

迷路半小时

再加上三个多小时的来回车程

分别一年半后

这是我们于此城的第一次相逢

也是我们于此城的唯一一次重逢

今天,她便要搭火车去往另一座城市

尽管还未曾好好看看这座城市繁华的样子

昨天下班后,她辞职了

往后,或许我们将重逢在另一座城市

······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