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暑

雷雨。妈妈喊收衣裳 声音急迫。而我不急不缓下楼 几乎接近幸福     小暑 倏忽温风至,因…

雷雨。妈妈喊收衣裳
声音急迫。而我不急不缓下楼
几乎接近幸福

随便聊聊的图片

 

 

小暑

倏忽温风至,因循小暑来。

小暑了吗?

我有些恍惚。翻看手机日历,赫然看见红圈圈里的“小暑”,那么干净,那么饱满。它暗含的力量,仿佛南洋风轻轻吹起的白衣黑裙,带着与生俱来的消逝。

 

好几个群里,诗人们都转发着秀华姐的热搜。作为极少发声的人,我打出了“可怜之人”发在群里。其实,作为一个中年人,是没必要评判另一个人的。

在我心里,喜欢某个人就多接近他(她)的文字,不喜欢就远离,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很多时候,很多事情,看看就好。这世间的很多东西,不过多看一眼与少看一眼。

这世间,谁也代替不了谁。

 

可还是觉得一切来得太快,去得太快。还是希望她记得给自己炖一锅排骨,煮一锅浓汤,焖香喷喷的米饭。我想,惟有这人间烟火,才配得上我们真实的生活。

想这些的时候,我正低着头,用一双筷子快速地搅着青花碗里蛋液。(芷涵爱吃蒸蛋,今天就我与她吃饭,蒸蛋简单、美味。)

 

等饭菜熟的过程,把西红柿洗净,切块,撒白砂糖,放冰箱镇一会儿。接着,把昨晚没吃完的鸡汤从冰箱里端出来放电磁炉上重新煮开,又把要用到的碗、筷再烫一次放好,再去擦桌上的尘。

——婚姻生活里总是离不开柴米油盐的。

 

午休,半梦半醒之间忽听得雨水叮叮打在窗外的遮雨棚上。

“下雨啦。下雨了……”

是妈妈急急的声音。

“你去收衣服吧。”我站起来,转身对芷涵说。又走到窗前,看见妈妈打把阳伞疾走过来帮我们收衣服。

 

忽想起婆婆。昨晚饭后,公公电话,说婆婆不舒服。我与邹先生赶过去,看见婆婆躺在沙发上。我问她哪里不舒服,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喊着“姆妈”。

这几年来,婆婆的身体每况愈下,看着她痛苦的样子,真觉得哪怕你年轻时再厉害,到老了也不得不服。

 

小暑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仿佛天真的孩童。仿佛天真的诗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