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如云,须臾聚散

近来还是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既厌弃频繁核酸,也厌弃扫场所码,居家工作仍持续中,因而凡扫场所码的地方,索性能不去…

近来还是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既厌弃频繁核酸,也厌弃扫场所码,居家工作仍持续中,因而凡扫场所码的地方,索性能不去就不去,这样的选择从心所愿,与谁都不较劲儿,只是觉得外出索然无味而已。

 

当然,感谢外卖和送菜这些都已回归正常,无需为了购物而出门。

随便聊聊的图片

如此一来,身居大都市,却几乎没有social life,只有晚间出门走路这项还算得上融入实体社会的举动,想想也蛮有趣。

 

也好,多出来的时间可以倾注在“美好而无用”的事情上。

 

看云,便是其中之一。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每天晚间八公里,一步步丈量过来,不只是一个步数和卡路里消耗数,而是,有一种岳飞的豪迈在里头,别笑,是真的,大将军是“八千里路云和月”,小女子也可以是“八千米路云和月”嘛。

 

月不常在,云恒有之。

 

若非从浅夏走到深夏,且在傍晚,便绝无可能察觉唯有这个时节的云是如此丰富好看、如此莫测变幻、如此无边无量,如此地让人不禁会为了这转瞬即逝的美而深深遗憾或赞叹。

 

 

云,好似天空的表情,也极为形象地演示了我们周遭世界的变幻无常。

 

当我抬头望天,天幕上风起云涌,须臾聚散,像极了这人间的剧场,更确切地说,是这人间的剧场,像极了云聚云散,这般地转瞬即逝,无依无著,无来无去。

 

毕竟是,云且留住留不住,世相万般种,也最是人间留不住。

 

 

 

纷乱的人世间,一年到头最不缺的就是粉墨登场了,为名为利,为这为那,正途或邪道,坦荡或阴暗,终归都是各自选择,也有各自因果。“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楼塌得比云聚散更快。

 

云聚云散,天空还是原样,人来人往,人间却换了模样。无论什么模样,活着求个心安。

 

当我走在路上,也许正经过一排排亮着灯光的小店铺、一列列蓝色或黄色共享单车、一树树高大的梧桐或香樟、一座车流轰隆却拥有宁静路灯的高架桥……为漫天云彩而不禁驻足甚至频频回首的时候,云游空中,心游其中,那些灿烂辉煌,印在眼里,眼见它们变幻、消失、无所寻踪,惟余这黄昏的天空,亮蓝动人。

 

天空底下的人间,灰色的质地,镀上了一层金边。

 

 

 

回过神,继续走路的时候,感觉这一瞬就像一场梦,梦醒了,什么都没有,好像也不全是,心里像是融进了某样东西,有着明亮质地的那种,但说不出是什么,也许什么都不是,但她让你的心,柔软了那么一点点。

 

凭着这一点的柔软,也许就可以将日子安顿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