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成熟是从闷声搞钱开始的

我很喜欢夏天,因为它的繁盛。尤其是像今天这样晴朗的日子,看见它,就像是看见了茁壮的生命。 过完了夏天,便是秋天…

我很喜欢夏天,因为它的繁盛。尤其是像今天这样晴朗的日子,看见它,就像是看见了茁壮的生命。

过完了夏天,便是秋天,一年四季过半,人生大约如此,人生过半,也仿佛是从酷夏入秋凉,一切是那么自然,发生在一个又一个的瞬间。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天直播的时候自我检讨:虽然一直觉得自己心智和情绪还颇算稳定,仍然常常现了愤青的原型,其实是不成熟的表现。愤青,这个词儿,是指愤怒的青年,一是说青年人,情绪热烈,容易愤怒;二是说,愤怒的人群里以青年居多,很少看到愤中或愤老。

疫情两三年以来,真的是天地转,光阴迫,感觉整个时代的状态都变了,一切都像不稳定的分子结构,在一种复杂的情绪中,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很容易变化与激化,时代变化越来越快了。有战争,有疫情,有生离死别,有绝处逢生……

我还是忍不住经常会发出声响,关于一些事件,关于一些新闻,关于一些善良或丑陋的东西,这几年,有许多的文章被删除掉了,也收到过一些来自组织的威胁。写过很多文字,温暖了许多人,也伤害了一些人。

那天去弄牙,病例上写着:38岁,但其实按照虚岁来看,今年我已经四十岁了。接受或者不接受,情愿或者不情愿,都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了。

现在有时还会一个人发呆出神:看向远处,全是自己十几二十几岁的影子,等回过神来,发现日子早已不是从前的日子,低下头去,发现肚子也早已不是从前的肚子。

忽然从此刻开始,我就再也不想为这个社会愤怒了,好像从一刻起,就扔下了手中朴刀,决定走出风雨江湖,走进人间烟火。自己欣赏的,认识的很多曾经的公知也好,愤青也罢,都扔下了文字的刀,选择与这个社会和解。

许多道理,关乎认知,懂的人,不必讲,需要讲的人,大抵也不会听得懂。这些道理,是关于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的东西。这些年写文章骂了不少人,当然也挨了不少人的骂,我没有后悔过,最让我后悔的就是我试图让更多的人清醒,最后发现竟然是自己最糊涂,当我清醒过来才发现:这个社会本就是需要有些人醉下去的。

昨天晚上炒了个酸辣土豆丝,辣椒放多了,吃着吃着就想到了自己的青春。大学的时候,穷学生,去学校外面的小餐馆买两三个馒头,炒一个菜,菜的话,品种基本局限在:酸辣土豆丝、回锅肉、小葱炒鸡蛋等家常菜,为了把两三个馒头吃下去,会让老板多放辣椒,这样一个菜就够了。

村上春树说:如果你还是穷学生,买不起很多啤酒又想体会喝醉的感觉,那就喝完一瓶立马去街上跑步,冲刺几次,就醉了。我当时偶尔也会喝上一瓶啤酒,看着像今天这样的晴朗的耀眼的天,也总是会想到遥远的未来,但从来没有遥远到我的四十岁。

如今,我看见那些曾经也声嘶力竭地写着文字希望让更多人清醒的家伙,都已经闷声去搞钱了。

我真的有点怀疑:是我一下了成熟了?我怎么突然这么想专心致志地搞点钱了。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内,大家一定要认识到:形势很严峻,不管是经济还是其它,有失业,有破产,有断供,有裁员……听过那么多的道理,你依然可能没有保住你的工作。

所以,我也想劝你:一个人的成熟,就是从少闹动静,闷声搞钱开始的。在接下的一段时期内,搞钱不是为了发财,对于大多数百姓来说,只是为了活下去,为了生存。

保持愤怒,但不一定要把愤怒公之于众;

保持清醒,但不一定要妄求所有人清醒;

保持理智,但不一定要呼吁所有人理智。

学医救不了所有的病人,弃医从文一样医不了所有的心病。以后写一些生活的随笔,写一些鲜活的生命,写一些美好的点滴。

但我还是会继续给能听懂道理的人讲道理,想提升认知的人谈认知,想一起搞钱的人聊合作。这可能,是一个合格的中年人的最基本的自我修养。就像马斯克说的,以后我再遇到任何杠精,只会微笑着说一句:你是对的。

可能会把更多的认知提升内容,尤其是职场相关的放在私域,放在视频号上。希望大家可以关注。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