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石榴树

我常常想要给我家的石榴树写点文章,却至今没有写就一个字来。是我太忽视它了吗?是我已经习惯它生长在我童年的回忆中…

我常常想要给我家的石榴树写点文章,却至今没有写就一个字来。是我太忽视它了吗?是我已经习惯它生长在我童年的回忆中了吗?我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只是常常自己懊恼,我是该给它写点什么了……

翻看手机里关于我家石榴树的照片,明明记得去年拍的有,却怎么也找不着,静下心来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是我的记忆出现错乱了吗?再认真翻看朋友圈发布的内容,终于在2019年6月2日看到了我记忆里留存的石榴树的模样。

随便聊聊的图片
它的身体很臃肿,皮肤粗糙的如同终日在风吹日晒里干体力活儿的老汉的手掌,老茧密布,脱皮的地方和原色的皮肤不和谐的堆在一起,活像拼接的色块,连缝隙都懒得填补,就那样翘着边儿,好像皮肤受伤结痂快好时,痂即将脱落却又未脱落的状态。它的手臂很粗壮,小时候觉得它像身披铠甲的勇士手握钢枪无言守护着我们这个家,但如今它终究是有些老了,那些横生的枝茎像营养不均衡的孩子,有的胖有的瘦。连那引以为傲的红彤彤的花骨朵都没了精气神儿,软塌塌地悬在枝头,哪里还有吹着喇叭唱着歌迎接岁月磨折的气势?仿佛一阵微风拂过,就能轻易的摧毁了它的生命。我诧异的盯着石榴树,难道它真的老了,不能再为我们家守护一方净土了吗?

很多年前,从母亲还没嫁过来,这颗石榴树就在我家的院落里扎了根。听父亲说,他也不知是谁种下的石榴树,父亲只记得从他有记忆时起这棵树已经有一米来高了。自此我无法估量我家石榴树的真实年龄,这个不解之谜让童年的我总喜欢在树下仰望着它,想象着它可能经历的故事,想象着它将见证着我的成长,想象着它是如何和我的家族命运结合在一起的。此后,在它繁密的枝叶里藏着我的一个紫色的梦。

家人和我都最喜欢金秋十月里的石榴树,那时的它硕果累累。然而每一年的暮春初夏时节它却要经历一场场劫难:

每日清晨,院落里总是堆积着厚厚的树叶,像打败仗的现场,鲜红的花骨朵不甘心的躺在其间,有的甚至还没有形成花苞,只是浅红色的花型而已,但仍然逃不掉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清扫着地面的枝叶和花苞,我总是担忧:今年的石榴树还会结很多石榴吗?母亲总是很平静地回答:“会的,它坚强着呢!”即便父亲打了防虫药,石榴树叶落花落的现状依旧一年又一年的重复上演,父亲想过要把它砍掉,我坚决反对,那种坚决像是在维护一个不可撼动的精神信仰!我托着腮,透过晨光,看着会发光的石榴树,看着红的像火的石榴花,我的紫色的梦好像变色了!

如果叶和花的脱落是自然现象,那么果实的坠落才是真正残酷的竞争。

不知又过了多少个清扫落叶和落花的清晨,院落里的红消失了,换之是青葱的绿。那些小葫芦般的雏果娇嫩的像小娃娃的耳垂,落在地上都没有声响,但那些枝头趾高气扬的大果却如一声闷雷般坠下,把睡眼惺忪的我瞬间震醒。跑到院子里一看,灰白的水泥地面被泼洒上了一摊污渍,黑黑的,淌着黄绿色的汁液,坠落的坏果经过重力的捶打被揍的面目全非,龇牙咧嘴的喊着疼,溃烂的皮肤凹进去,丑的很。我拿起扫把和簸箕清理,嘟囔着:“谁叫你们这么张扬呢?早早的结了果,却引来鸟儿啄,长这么大却坏了,多可惜啊!”母亲笑着说:“这是石榴树自己在挑选好果子呢,等着吧,它坚强着呢!”

可是等啊等啊,坠落的果子越来越多,树叶也变得越来越少,石榴树经历一夏的暴晒和雨淋,显得有些疲惫。枝干上开始有了疮疤,叶片的绿有些旧了,像被汗渍浸透无数次,怎么洗也洗不干净的短衫。花骨朵升级了身份已经孕肚凸显了,然而这场孕育真的好漫长,好漫长啊,那层绿色的皮囊怎么等也变不了成熟的红色,我越来越担心金秋十月看不到石榴丰收的模样。那一树参差不齐的果子,有的大有的小,叶子干巴巴的,没了初春时的靓丽色泽,原本干净的翠绿皮肤如今也布满了没有规则的丑陋的斑纹,干瘪的纹路像经历岁月磨难留下的伤疤。此刻望着这一树的石榴,宛如从战场归来的身负重伤的将士,让我感觉很悲壮!小时候那个紫色的虚幻的梦如今好像变得庄重了些。

时间走动的声响悄悄从我的枕边一天又一天的滚过,我期待的金秋十月真的来了。邻居们每经过我家的院落都忍不住赞叹“这石榴长了这么久,肯定好吃。”母亲也骄傲的应和道:“别看这石榴长得丑,不像人家那样红彤彤的,但它就是这个品种,属于青皮石榴,酸甜的很呢!再过几天,来吃啊!”我仰头看着这些怎么等也等不到它变红的石榴,突然明白了它为什么晚熟,在大众水果泛滥的夏季,它耐得住寂寞,受得住奚落,扛得住雷雨,只为在不受期待的眼光里默默地汲取力量,活出自己的姿态!

摘石榴那天,父亲专门做了便于摘果的钩子,我像小时候一样在树下仰望着,金色的光洒在父亲并不伟岸的身体上,也洒在石榴树布满灰尘的皮肤上,脸颊上,石榴果的黄绿色顿时变得有些闪耀,一切看起来好像某场比赛的颁奖现场。我接过父亲摘下的石榴,挑了最大最漂亮的一个,抚摸着它并不光滑的外皮,情不自禁的想象这样的丑的衣服下究竟藏着什么样的心肠,于是迫不及待的从似裂非裂的底端小心翼翼的剥开一个缝,然后左右手同时发力,将其一剥两半,刹那间流光四溢,香甜味儿扑鼻而来,闪着光的红的透亮的石榴籽乍现在眼前,紧实密集的果实抱成团的整齐的挤在一起,一颗颗红宝石闪耀着胜利的光芒,仿佛走红毯的明星刚入镜时那一刹的惊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谁曾想它曾经是那么被期待却又让我失望呢?

我端详着等了三季才结出的果实,从初春的发芽,暮春的开花,初夏的结果,仲秋的收获。石榴树仿佛每年都在经历人的一生,我没见过她的少年模样,但她最美的年华莫过于石榴花开的立夏和硕果累累的金秋。那是石榴树生命最灿烂的时期,一树花开,一地落红,天地之间透着她成长的智慧。适当的断舍离是为了让生命的品质更有意义,落红并非无情物,化作春泥,仍然养护着她的耕耘之地。繁果挂枝头,树下多冷落。石榴树知道自己的养分可以供养多少颗好果子,索性就以自杀式的手段割舍下那么不争气的孩子,教会其他人适者生存的法则。石榴树对于花和果的挑选是残酷的,亦如残酷的生活。

品着这一口酸甜,留下的那几分涩变得更耐人寻味……树如人,亦似家族,挺立在岁月的长河里,任日晒雨淋,任虫侵鸟啄,她不声不响的将年轮增长,见证着生命的轮回,见证着我的成长,见证着家族的兴衰。以一路走过,淡定从容的心态,教会我把紫色的梦书写为成熟的颜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