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伤痛成为往事

家里的少年放假了,于是,我也结束了我“纯享版”的假期。 一面各种“嫌弃”,一面还得化身厨娘侍候好人家的一日三餐…

家里的少年放假了,于是,我也结束了我“纯享版”的假期。

一面各种“嫌弃”,一面还得化身厨娘侍候好人家的一日三餐。晚上散步归来,他拿我手机,QQ上和同学聊着天。手机给我,浏览许久不曾光顾的QQ空间,一篇N年前的旧文跳入了眼帘。

却原来,最初的我们,也只是希望孩子能够平安健康快乐的成长啊!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看到公园里依然灯火阑珊,小广场上人头攒动,舞池里舞姿翩跹,突然就想起了朱自清《荷塘月色》中的一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是啊,已经好久没有在公园里悠闲地散步了。

 

想起你刚刚做完手术,两天两夜没有休息的我又感冒了,昨天头痛了一天,胃里难受,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走路像踩在棉花上。此刻,能够坐在电脑前敲击这些文字,心里竟有说不出的幸福。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会好的,现在终于可以记下你的手术前后,平静地回忆这亲历的伤痛。

 

手术前:焦急不安

医生叮嘱,从前一天晚上十二点过就不要再进食,哪怕是水也不要喝。你一直不好好吃饭,所以这点很容易做到。

 

手术安排在十点进行,我们醒得都很早,开始有护士不断的出出进进,量体温,打术前针,又往脚上插了一个针头说是手术时要用到,然后再输液。我们不时地看表,心里竟有说不出的紧张。你除了扎针时哭了几声外,其余时间一直在唱歌,是很大声的那种唱,每个人都看着你笑,查房的医生护士都说让孩子唱吧,等会儿可是要开刀的哟。你根本不晓得会发生什么,还是那么开心那么没心没肺的唱着,笑着,完全像在开人人演唱会。

 

许是之前我们对你说了太多关于“手术”的事吧,我们每次都把手术说得极轻描淡写,甚至骗你说打麻药会非常好玩,你能听到能看到但是不会有什么感觉,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所以你对手术倒是充满了期待。

 

我的心一直揪着,不知怎的,总是忍不住流泪。时间到了,你的脚上还插着针,还挂着液体,所以只能让爸爸抱着你下去。你的一只胳膊上打着石膏,一只脚上插着针,你都不晓得爸爸抱你的时候有多么难受。骨科在七楼,手术室在二楼,爸爸额头上的汗不断地滴下来,你说好像下雨了,因为有雨点儿滴在你手上。

 

手术室外竟然有那么多人,抱你进去,我感觉自己手脚冰凉,想到小小的你一会儿要一个人进去,躺在那张冰冷的手术床上,打麻醉,然后在胳膊上割开口子,插进钢针,再想想手术中手术后那么多不可预见的不良反应,我的心里害怕极了,竟忍不住抱住你的小毯子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手术中:紧张难过

医生终于抱你进去了。10点20分,我们开始在门外的长椅上焦急地等待。我的心依然不能平静,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手术室外有很人,有人一脸焦急,也有像我一般一脸悲戚,也有更多的人在闲谈着,而我,只是感觉冷,不知是冷气的缘故,还是心里冷,拿毯子将自己裹起来,还是感觉椅子冰凉彻骨。

 

不断有刚产生完的产妇被推出手术室,其间也有一个因出了车祸浑身是血的人被推进去。于是,手术室外,一边是生之喜悦,一边是死之恐惧。也许真的,生命的律动总被人忽略,人们总认为生命是天经地义的,很多人一生都不曾有时间去感悟和体会生命,只有置身于生死间,才会真切感受了生命的存在和意义。

 

人生最难熬的就是等待,尤其是坐在手术室外。我连动都没动过一下,生怕自己刚一离开,你就被医生推了出来。每一次打开门叫人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张望,可是时间好像过得特别慢,迟迟不见你出来。终于,11点50分,你从手术室出来了,我脚步踉跄地跑过去,差点绊住摔倒在地。你仍安静地睡着,脸色黄得吓人。从手术床上换到担架车上,坐急救电梯回到病房。

 

手术后:痛苦担心

你的脚上还插着针,又换了一大瓶药,医生过来告知手术一切顺利,悬着心总算放下。开始唤你,希望你醒来,拍你的脸,轻声地叫。

你终于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我在干什么?”“你在睡觉,宝贝!”我轻轻地告诉你。医生说做完手术头不能枕枕头,头不能高过身体,许是稍稍有了感觉,你的胳膊开始痛了,可是意识又不是太清醒,你吵着要枕头,我们不给,你便开始哭,歇斯底心裂肺地哭喊。我们知道你疼,可是我们什么忙也帮不了,同床的人说一定会很疼的,大人做完手术都要叫上半天呢。

你哭着,我和爸爸还得按住你的手和脚不能让乱动,一怕你胳膊出事儿 ,又怕脚上的针滚针了。可是你哭喊着,现在只是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可是当时我们的心都要碎了。妈妈跟着你哭了,爸爸跟着你哭了,奶奶跟着你哭了,真的,如果能代替,我们每个人都愿意此时躺在床上受痛的是我们而不是你呀!

 

可是很不幸,还是滚针了,本来这种针不用拔可以用好几天的,可是现在不能用了,这意味着以后每天你都要重新扎针。换上另一只脚,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

 

亲爱的孩子,每当想起那个下午,那个你无助地躺在床上大哭的样子,我的心里都会很痛很痛。做完手术要六个小时不能进食,于是一边是疼痛,一边是饥饿,随着麻醉劲儿一点点过去,疼痛的感觉便会一点点清晰起来。你说手指很麻,你使劲儿地握着,你说着不是理由的理由哭喊吵闹,我知道那是手术伤口痛的缘故。我们只能看着,却无能为力。

 

这一夜,注定无眠。爸爸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但以前一直不舍得买的玩具,甚至把叔叔的笔记本电脑带来医院,拷上你最爱玩的游戏最爱看的动画片,我们希望这些能让你的病痛稍稍减轻一些,可事实是,这一夜,我们真的没有好好睡,看着你,辗转反侧痛得睡不着觉;看着你,每次好不容易刚刚睡着,又哭着醒来喊着痛;我真的心疼极了,为什么会这样啊,是不是上天看我们太幸福了,心生嫉妒啊!可是为什么要我小小的孩子受这份罪呢!我甚至开始埋怨上天的不公!

 

第二天,你不大喊痛了,也哭得很少,室友都说反常,你看着动画片,不说也不动,也不大吃东西,完全像变了一个人。病房里没有了你的声音突然安静了好多,每个人都说不习惯。甚至同房的叔叔故意逗你说去跟叔叔抢拐杖,这可是以前你最热衷的事情,但你依然置之不理。我开始担心,是不是麻药让你的脑子坏了,要不就是昨晚上怕你痛得厉害打的止痛针让你大脑受了影响。总之,这一天,就在担心与不安中度过。

 

现在,我终于可以跟你开玩笑了:“给我讲讲手术到底是怎么回事嘛?”而你也总是极认真的说:“我也不知道,我睡着了。”于是我会笑着埋怨你:“怎么可以睡呢?那么有趣的事也不好好看看呀?”

 

亲爱的孩子,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并且一切也都将过去,疾病也好,伤痛也罢,一如现在,你虽然胳膊打着石膏,可是你仍可以到别的病房串门,可以到楼下散步,同房的病友说,能重新听到你的说笑声,真好!我也觉得,能看着你笑,看着你淘气,真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