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情诗

七月,新一茬的空心菜 几乎接近完美 空心菜旁边,父亲担水 一瓢一瓢泼洒 他已经老了 有着轻微的自卑 他习惯坐在…

七月,新一茬的空心菜
几乎接近完美
空心菜旁边,父亲担水
一瓢一瓢泼洒
他已经老了
有着轻微的自卑

他习惯坐在角落看着远方
或许,他什么也没看,只是发呆
而蓝天与飞鸟,云朵与浓阴
总会在平淡的日子里
省略或重复
这庸常的人间

——这些他爱着的
且被我爱的
一波又一波盛大的绿
仿佛是写给盛夏的情诗

随便聊聊的图片

空心菜

 

一早,去菜地摘长豆角,发觉芝麻地越发好看了。玲珑的白,干净的绿,仿佛盛夏的情书,保持着内心的贞静。
空心菜是新长出来的一茬,嫩嫩的。我本来没打算掐空心菜,但它看起来真是个好,忍不住掐了一把。可惜,孩子们并不爱。不过,这没什么,我和芷涵爱吃。

绿瓜

不知妈妈种的瓜是什么品种,绿绿的,香香的,比苹果瓜更好吃。中午我去小超市拿东西,看见妈妈边吃边把瓜籽接在一张纸上,她说留着,明年还种它。我笑笑,想起从前把瓜籽甩在土墙上,来年可以得瓜秧。
——这实在是庸俗的生活,却让人在日常里感知到内心的丰盈。

月亮

盛夏,柿子、柚子都在疯长。
想到那首《盛夏的果实》的时候,高处的大半个月亮正在棉花般的云朵里若隐若现,小雀在枝头穿梭,它们快活的身影,仿佛不知黄昏已近。
云在流动,然后渐渐消隐……天空复归于蓝。我对芷涵说:“月亮……月亮……”
却再也说不出什么。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