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远行(二)

(一) 当时我进的是一个塑胶制品厂,位于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锦厦工业区(107国道旁),主要生产工艺品,以及各种…

(一)

当时我进的是一个塑胶制品厂,位于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锦厦工业区(107国道旁),主要生产工艺品,以及各种型号的镜框边架,材料分为木制和塑胶两种。公司的规模比较大,有很多个部门(生产车间),几千名员工,我也成为公司的一员。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二天早晨上班后,人事部工作人员带我去车间,被分配到“拉角部”,主要工作就是把四五米长的木条或者塑料条,通过机器按规格裁开。一个机台有三个人,一个人在有问题的材料上做上记号,开机的人只管裁断,另外一个人打包。每个框架上下左右四根为一组,用一个小胶圈扎好,数量够了打好包,再送别的部门加工!
老师傅带我一天,我便学会了使用机器。工作的时候站立在机器前,两只手按住木条,眼睛注视机台,一只脚踩气压开关(控制机器上下),机器里面是两片小电锯轮,切出来的木条两头呈45度角,刚好四根就可以拼成一个长方形或者正方形!

公司每天只管中午饭和晚饭,由于人多吃饭分为三个时间段,分别间隔半个小时。吃饭的时候,从车间门口到饭堂需要排队,通道两边划有黄线,人走在黄线内,更不能插队,沿路有保安执勤,进入饭堂自动分为左右两路到窗口打菜。打菜用饭卡,根据自己饭量打米饭,坐在饭堂吃完后把杯子、餐盘、碗筷分开放入胶盆,骨头残渣等倒入垃圾袋,饭菜不能乱倒、浪费,餐具有专人清洗。

(二)

对于刚出校门的我,开始真的有点不习惯。上班第一天下班后,我就给家人写了一封信。向家人报个平安,免得家人挂念。那个时候很少有人用手机,话费特别高,流行传呼机(数字机/汉显机),写信、发电报最为普遍。

有的时候,我更想念亲人朋友,有空的时候我就写信回家,把上班的事情给家人说说。我还给我二舅写了一封信,其中开头是这样写的:“敬爱的二舅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乘上南下的列车来到广东,再次给你说声对不起,我高考没有考好,辜负了你和家人对我的期望……”

其实二舅和爸妈,也希望我再复读一年高三,我也听说,有的人复习好几年高三结果还是没有考上大学。还听老师说有一位学生复习了十年高三,终于考上了大学,当然也浪费了十年青春。我不想再上学了,就算复习希望还是渺茫,既要花钱,还得自己找工作!

回想起我小时候很搞笑,在家里找了两块光滑的木板(木匠做活剩下的),用墨汁染成黑色,再用钉子钉在墙上,有的时候给弟弟、妹妹上课,就像真正的老师一样,可是那是幻想离现实却很遥远。那个时候,只有考上师范学校才可以当老师,不仅分配工作,还是铁饭碗。

上班没几天,看到公告栏里通知,喜欢写作的员工可以投稿,我写了几句话塞进了投稿箱。过了两天路过时,看到公布栏用粉笔写的字,仔细一看正好有我写的稿子,内容如下:告别昔日的校园,踏上南下的列车,来到繁华的南国城镇,实现我的梦想……我愿用我的手和笔,描绘一副美丽的人生图画……

(三)

可怜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作为父母,谁不希望儿女长大后有出息,能够出人头地,考上大学也是光宗耀祖。可是我太让爸妈失望了,想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爸妈,我的心里总不是滋味!

我也想在厂里好好上班,可是那里工资不高,条件不太好。有的人离厂去了别的地方,有的时候我也感到孤独、烦恼。渐渐地和几个洋县纸坊老乡熟悉了,有的时候一起聊聊天,下班后在附近转一转。

想家的时候,晚上下班后就爬在床上给家里写信,第一个月竟然写了五六封。其中有一封信是这样写的:“虽说两餐尽你吃,但是早晚肚子饥……”爸妈看到以后,都觉得我在外面也不容易,时常牵挂我。厂里不好辞职,有一个老乡说要辞职回家,还有几个人没有批,他们打算发工资后自动离厂。

在广东都说粤语(广东话/白话),我就像听外语一样。发工资叫做“出粮”,洗澡叫做“冲凉”。公司都是压一个月工资(即下一个月发上一个月的工资)。到了九月底发八月份工资的时候,我才上班一个星期(24号进厂),第一次拿到微薄的工资,我的心里既高兴又难受!

无论怎样,生活还得继续,班还是要上的!没有钱怎么回家?没有钱怎么生活?在车间里由于我的手脚慢,也被人说来说去我也很烦。每天早晨很早就起来,有的时候买点早餐,吃饭后去车间,忙忙碌碌一天又一天,到晚上十点多才下班。

下班后洗澡洗衣服,一天总算熬过去了。站在阳台上望着夜空,星星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月亮弯弯时而不见,远处的高楼大厦里透着微弱的灯光,107国道上车来车往,夹杂着嘈杂声和震动。

(四)

终于又过了一个月,那天和几个老乡去外面,到汽车站熟悉一下地方。我们都说好,十月底发了工资一起回家。因为不好辞职,每次发工资后,都有一部分人自动离厂,每年离厂的人也不少,老板又赚了不少员工的血汗钱。

终于到了月底发工资的时候,那天下午我们再没有去车间。离厂带东西外出,需要放行条,需要车间领导签字,另外宿舍要找一个担保人签字,还怕你把别人的东西带走了!无论你在哪里,不管你做多久,只要你离开公司,你就不再是公司的人。
那天下午我们去订票处订好广州到武昌的火车票,每张车票手续费40元。然后到人事部开放行条,到车间找领导签字,找了一位不太熟悉的室友,我对他说:“你放心吧,我不会拿别人东西的,我打算回家,麻烦你给我签个字。”还好那个人总算给我签了字。

离厂后宿舍不能再住了,那天晚上我们打算去一个卖凉皮的老乡那里呆一晚,有老乡提前给他说过。我们走了很远的路,才到了他摆摊的地方。在他那里吃过晚饭,等到晚上十二点多收摊后,我们六个人带着行李去他的住处。他住的地方很小,我们离厂的时候都带着凉席,南方夏天好将就,将凉席铺在地板上凑合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有亮,老乡早就起来给我们做好了面条,我们吃过饭付钱后,再次感谢老乡收留我们过夜,与老乡告辞后走到汽车站,坐大巴车去广州。下车后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广州火车站,好不容易才找到所在的候车室,进候车室后耐心等待。检票时间终于到了,车站广播响起:“有去长沙、武昌方向的旅客,请准备好行李和车票,检票上车……”

车站和候车室有点乱,我们几个人始终一起,生怕走丢了。排队上车后没多久,一老乡(两夫妻)的车票突然间找不到了,翻遍所有口袋还是没有发现。可能被小偷偷走,由于当时没有实名制,只要有票谁都可以坐车。中途几次查票,我们几个人相互传递,总算过了关。我们告诉他,过几个站后赶紧去找列车长补票,就说刚上车。车厢人越来越多,他们却没有补票,后来被查到,补票罚款,最后他们还向老乡借了路费。

列车在前行,我的心里特别激动。到达武昌后再次转车到安康,终于到达陕西地界,离家越来越近了。到安康时晚上十点多,又等待几个小时,坐上了经安康到汉中的火车,当时我们从洋县火车站(马家村)下车,换乘汽车到洋县。

(五)

我从智果中学路口下车,打算去学校领回我的高中毕业证。时隔两个多月,再次走进智果中学,我害怕见到我的老师,更没有提说去广东一事。再次踏上故乡的热土,回到故乡的怀抱,感觉一切是那么的熟悉。望着汉江大桥,河水悠悠在流淌,阳光照耀在江面上闪闪发亮!

我没有在县城逗留,坐车经金水回到黄金峡老家。爸妈看到我回来,也感觉很突然。当时爸爸有点不高兴,我走的时候带了500块钱,当时家人不让我出去,那次去广东没多久又回来了,上班66天只发了36天工资。钱都送给了车站,身上还剩下一百多块钱。想到父母的艰辛,我难受的哭了,正好那晚小舅也在,也劝说爸爸和我。

我的第一次远行,来回差不多七十天就结束了。离开家乡父母为我担心,当然我也想念家人。虽然我没有流落街头,没有要饭吃,没有挣到钱,能平安回家比起有的人确实还算幸运。慢慢的我明白,即使在外面再苦再累,也不要给家人说,尽量报喜不报忧,免得家人为我们担惊受怕。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一生总要去很多地方,那次远行只是开始,后来去了北京、山东威海、新疆石河子。2002年第二次南下到东莞市东坑镇,在宝柏新威玩具有限公司上班三年,做过仓库物料员、部门生产统计。随后去了浙江台州、江苏启东、安徽淮北、苏州、福建三明、宁德等地,去年春节后又来到雪域高原——西藏林芝。

二十多年前所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在我脑海里再次浮现。我将它用文字记录下来,也是一种回忆。为了生活,这些年我一直在他乡漂泊。也有人对我说,:“在外面那么久了,该不缺钱吧!”我说:“孩子在上学,最起码也得上大学,我至少还得奋斗十年!”生活就是一首歌,包含着人生的酸甜苦辣。生活就是一条路,怎能没有坑坑洼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