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岁和82岁的老夫妇,一个月9000多的费用,依然在敬老院过着艰难的生活

村里的葡萄熟了,我带了一些放在保温桶里面,免得压碎了。想带到敬老院给外公、外婆尝尝。 外公、外婆被送到敬老院已…

村里的葡萄熟了,我带了一些放在保温桶里面,免得压碎了。想带到敬老院给外公、外婆尝尝。

外公、外婆被送到敬老院已经两个月了,外公在敬老院很不开心。我很担心他们,经常去敬老院看看。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到了敬老院的七楼,远远地看到外公、外婆就坐在自己分配的房间门口,外公坐在轮椅上,外婆斜着身子坐在木头圈椅上。

 

我快走几步,蹲在外婆面前,对外婆说:“外婆,我来看你了。”

 

外婆好像根本听不见,也看不到我似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呆滞,理也不理我。还是我来的时候的姿势,头靠在椅子侧边的靠背上,伸着右手使劲往地上够,但是怎么都没法把东西捏到手里。

 

我被吓住了,在上次过来的时候,外婆眼睛的都是有光的。

 

我摇着外婆的胳膊,大声说:“外婆,我是琳琳,我是琳琳。”

 

外婆还是斜着身子,扭过脸,盯着我的脸,过了两三秒,脸上慢慢才有了笑纹,说:“琳琳来了,你的大姨好久没有来了。”

 

我说:“大姨她不知道怎么乘车,敬老院太远了。”

 

说着这些话,外婆还是斜着身子,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几天外婆在敬老院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几天时间就变成了这副样子!

 

护工刚刚出来,我就拉着护工问,我外婆到底怎么了?怎么坐都坐不直了?!

 

她说:“阿婆刚刚还在走路呢。”

 

她又扭头对外婆说:“阿婆,站起来走走。”

 

 

我弯腰把外婆的胳膊放在我脖子上,把外婆架起来,把拐杖递到外婆手里,外婆颤颤巍巍半天才站稳了。

 

我看外婆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墙壁上的扶手,慢慢走得稳当了。

 

转过头,这才留意到外公,外公指着身上绑着的布带子,说勒得难受。一根手掌宽的布带子,从胸口绕了好几圈,把外公牢牢绑在轮椅上。

 

我赶紧把布带子解开,扔到一边。又把外婆牵回来,坐回圈椅上。

 

把葡萄一个个剥了皮给外公外婆吃,外婆说:”你别光剥给我们吃,你自己也吃啊!“。

 

吃罢了葡萄,我去卫生间端了一盆水,给外公外婆洗手。洗了手,外婆说顺便把脸也洗洗。

 

洗了脸,外婆又说把外公的脚也洗洗,还说外公自从到了敬老院,都两个月了,还没有洗过脚。

 

我去浴室端了一盆水,想把轮椅的踏板翻上去,盆子就可以放在两个踏板中间了。我把外公的脚挪到地上,发现买来才两个月的金属踏板都变形了,就像被暴力撞击过。

 

我把外公的脚放在盆子里,看到脚踝上五六厘米的地方,有一块凝结了黑血的伤口,两厘米长。不知道脚上的伤口是不是金属踏板割的。

 

外公的脚肿了,摸上去冰凉,就像一截木头。

 

外公、外婆的脚都洗了。外婆跟我絮叨,说外公自从到了敬老院,就根本没有走过路。

 

我把助步器拿来,让外公撑着助步器慢慢走,我在边上看着,如果外公没力气了,我可以马上去扶。

 

外婆看到外公撑着助步器走路了,外婆也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扶着墙壁上扶手慢慢走。

 

外婆走得快,走了一圈又回来,经过外公身边经过外公身边的时候,对外公絮絮叨叨:“看你一步都不走。”

 

外公看到外婆唠叨他,生气了,把助步器抬高了几公分,使劲往地上一拄。

 

我赶紧劝外婆:“外婆,别说了,我这不是扶着外公走吗?!”

 

又劝外公:“外公,别生气了,外婆很担心你的身体,怕你不走路,把身体搞坏了。”

 

外公在家里的时候,每天都出门,只有饭点才回家,在家里根本呆不住。但是到了敬老院,连敬老院的门都出不了,就连我想带着老两口出去玩,敬老院都不让出去。

 

外公经常说想去外面叫个出租车回家去。可是,他被衰老困在病床上寸步难行,有家不能回,心情难免烦躁,动不动就要发火。

 

护士说,外公经常发火,有时候发火了还要用拐杖打外婆。

 

外婆很可怜,外公也很可怜。

 

他们在家的时候,一直是温和的老人,连和人高声争论都没有过。

 

 

这两个老人,一个89岁,一个83岁,是我的外公和外婆。

但是,他们又不只是我的外公、外婆,他们是所有人终将到来的晚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