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父亲

清明节又到了,我们到父亲墓前烧钱挂纸,使我再次思念我的父亲。在我眼里,父亲永远是我人生坐标的楷模,是一部总也读…

清明节又到了,我们到父亲墓前烧钱挂纸,使我再次思念我的父亲。在我眼里,父亲永远是我人生坐标的楷模,是一部总也读不完的精神巨著。

随便聊聊的图片

父亲已去世二十多年了,当时七十岁,按父亲那时的体质可能活的年令会更大一些,可我母亲在四十岁时因病去世,父亲再未续弦,半男半女拉扯我们兄妹六个,精神的催残体力的消耗使他老人家离开了人世。

父亲是个泥瓦匠,给人们修了一辈子房屋,若论技术在当他数顶瓜瓜。文化大革命我中学毕业回家务农,那时在农村有句俗话叫“穷手艺赛福汉”,我没能继续读书,也就无可奈何子承父业学作泥瓦匠手艺。也就从那时我才慢慢地读懂了父亲。

那时的泥瓦匠不多,手艺好的师傅更少。父亲有很多徒弟,都是幕名拜师的。记的父亲有几个徒弟,那是五十年代父亲在县里建筑业合作社时收的,他们年令比父亲小不了几岁。六十年代初自然灾害缺吃少穿,他们和父亲一样回到了农村,到我学手艺时同工干活,喊他们叫哥。平时隔三岔五,他们给我讲了很多父亲的手艺如何精,父亲的性格多么直,也讲了父亲的脾气何等燥。

记的爷爷活着时讲过,父亲小时爷爷也曾送他去学堂读书,但父亲总时坐不住书没念成,所以父亲不识字。爷爷奶奶想就这么一个儿子,他爱干啥就干啥吧。父亲虽说不识子但自小聪明彾利,这是爷爷奶奶说的。爷爷也是个泥瓦匠出身,父亲算是门内师。记的爷爷活着时说过,有一次在城里干活,他们几个年长的去茶馆打牌,让父亲独自干活,父亲知道该活他没干过,但他不服输悟性很好,他给小工按排活后,跑到城里有此活路的地方看了一下,回来后就干起来。第二天早晨,爷爷掂记着活路早早地去了现场,看了后十分惊叹,心里说此娃不念书,看来是块干活的好料。

七十年代初,公家修房多为土木砖结构平房,就是人字屋架下砌独立砖柱,两柱之间土坯砌墙,一排十几间,一个瓦工砌一根砖柱,那可是当时的硬技术活,一般工人干不好,父亲那时快五十岁,但却老当益壮,他一根砖柱砌起别人才砌到一半,那时我亦是熟练的技术工人了,虽说超出别人很多但还是落后父亲一小会。父亲常说要砌直首先要砌平。后来,凭人品和技术我当上了建筑公司经理,每到施工现场横平竖直是我的口头撣,况且施工规范也有横平竖直此项标准。

要说父亲性格耿直,有时着实有点不可理喻。记的同村一家盖房子,请父亲去干活,本来是人家兄弟二人为地基纠纷,但父亲却据理力争毫不让步,我当时也在场说咋们是干活的,就不要管人家的家事了,父亲却大声喝斥我说,本来是这样,况且修一次房不容易,开间小了室内干什么都不好用。最后他们兄弟二人在他们的母亲出面协调下支持父亲的作法。后来同村人就此事议论父亲,说何必呢清官难断家务事。那时父亲的作法,在政治层面还谈不上为真理而斗争,作为江湖义气也谈不上为朋友两肋插刀,但很多人还是很赞赏父亲的耿直和正义感。

父亲早先有位徒弟年令也不小了,但手艺学的不咋样,此兄爱说话,边干活嘴里还讲一些笑话给大家取乐,记的一次此兄活没干好,父亲一脚把活踢倒,“活都没干好你还说”,顺手一巴掌打在了此兄嘴巴上,当时把我吓懵了,心里想师兄那么大年令了你怎么还动手打人家。别人说父亲脾气大我还不觉的,这次我才真的知道了父亲的脾气。

我母亲去世时三弟才一岁多,小妹也就四岁,村里好心人都给父亲说,把两个小的送人吧,你一个大男人咋带孩子,父亲总是不愿意,奶奶还活着她老人家也不同意送人。父亲嘴里不说心里想,我爷爷辈就一根独苗,父亲辈就父亲和一个姑,苦点累点怕啥,日子慢慢熬,孩子长大了总是个帮手。三弟高中毕业后也子承父业干上了泥瓦工,我当建筑公司经理时他已是企业的技术骨干了,现在已是自成一体当上了包工头,日子过的可红火。

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经常说头痛,一来上了年记二来家庭思想压力太大,平时吃一粒安乃近片就应付过去了。二弟当兵那年冬天,父亲送走后,那年冬天很冷,加之儿子当兵走了,心里很凄凉一下子病倒了,送医院后医生一检查说父亲是高血压,这是我们才明白,父亲平时头昏头痛原来是高血压所致。父亲给我说不要告诉二弟,他刚去部队不要影响他。人们常说父母的心在儿女上,自己都病倒了还不想连累儿子,这是多么高尚的情操呀。后来二弟在部队考上军校,现在转业在西安市工作。自那以后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没多长时间他老人家就去世了。

俗话说“树欲定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现在想起来,我的父亲母亲两位老人家,在世时太辛苦,把我们兄妹六个养活成人,现在社会好了各家的生活条件也福余了,可他们却无福享用了。

现今国家将清明节确定为法定假日,我想主要是为人们祭奠已故亲人而设定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