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朦胧

晩霞映红了汾河西岸的广袤天空,蜿蜒盘桓的霍山与之遥相呼应,琉璃飞虹塔在氤氲的烟气中被映照得熠熠生辉,仿佛经历时…

晩霞映红了汾河西岸的广袤天空,蜿蜒盘桓的霍山与之遥相呼应,琉璃飞虹塔在氤氲的烟气中被映照得熠熠生辉,仿佛经历时光的洗礼显得豁达而静谧,又恰似以从容的姿态,静观山脚下演绎着一段段尘世的烟火。

刚入伏,便有知了在繁茂的枝叶间声嘶力竭地叫起来,仿佛经历四年的孕育,蜕变,向这个尘世大声呼喊。正如那蹒跚学步的孩童,小心而又冲动地迈出人生的最初步伐,嘴巴里兴奋地吐露着无人解读的唇语。墙边几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对着耳朵大声说话,空洞的嘴巴里,混沌的眼神中,分明是与岁月的对峙。

穿过广场上的嘈杂与喧嚣,向着父母位于裕祥小区的居所,我的步伐平静而从容,该打水的时候到了。有一次在母亲迟疑的转述中,得知倔强而自律性极强的父亲,把家打水用的塑料桶,换成两个小桶,以减轻上楼的压力。我的眼睛有些酸热,并愉快地接受了母亲动情的约定。大约母亲能听出我上楼踏步的声响,钥匙还没插入锁孔,已先听到母亲打发父亲开门的声音。父亲温暖地笑着,仿佛在迎接客人。

还没坐稳,父亲已从厨房拿出几根近乎变成咖色的香蕉,递给我催促着剥皮。“我吵你爸,别买那么多,偏不听。人家大的,小的又没按你想的来,你一人跟憨憨一样吃吧!”母亲在我耳朵边唠叨着。话音中无疑我是“人家”当中的一员。父亲看着我咀嚼的样子,笑得真诚而慈祥,如同我小时候等他出差回来,看我吃面包的幸福神情。但按母亲的个性,这样的话几乎算是给足了面子,差一丁点就炮火覆盖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别磨嘴了,走吧,天热!陪你到楼下蹓跶蹓跶去!”父亲再三催促母亲。母亲腿脚不好,一只手臂扶着墙上的铁扶手,从三楼顺着一级一级的台阶往下走,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挪,像走太空步。父亲安静地跟在身后,像贴身护卫。“我一直不相信我也会老”,母亲边走边说,比父亲更倔!

路灯,把双亲的身影拉得细长而缓慢。我移步紧随其后,在广场的喧嚣里,那学步的孩童,那奔跑的少年,那沉稳的中年人,仿佛我看到自己成长的历程,又真切地感觉到父母一点点弯曲的身影!

我的眼里满是朦胧闪动的夜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