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色麦地里,我们隐入尘烟

月亮下/一共有两个人/穷人和富人/纽约和耶路撒冷/ 还有我/我们三个人/一同梦到了城市外面的麦地/白杨树围住的…

月亮下/一共有两个人/穷人和富人/纽约和耶路撒冷/ 还有我/我们三个人/一同梦到了城市外面的麦地/白杨树围住的健康的麦地/健康的麦子/ 养我性命的麦子!—-海子《麦地》

随便聊聊的图片

很多年前 , 天才的”麦子诗人″海子曾经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美好和谐的乡村世界,热烈歌颂西北大地上那一望无垠的金色麦地。在他笔下,月光何其柔美,鸟儿的舞姿多么优雅 ,父亲身上像流淌着金子。更重要的是,他吃着麦子长大,麦子给了他健康, 养了他性命,麦地是他的心上人。麦地在城市之外,在河流两岸,所以有勃勃生机,有给人力量的阳光,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野蛮生长,生生不息。

 

衣食父母,麦地是我们的伟大母亲,她当得起所有赤诚孩子的礼赞。 多年后80后导演李睿珺坐在麦地里修改剧本拍摄电影,他找到那种农民把种子撒进地里,在日复一日的全情陪伴中收获粮食的感觉,他想到自己剧本中的每一个字,不就像农民撒进地里的种子,最终在镜头中结出果?而且结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大的果实 —-包括今年二月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长片《隐入尘烟》。

 

图片​

上个冬天 ,在纷纷扬扬的细雪中,曹桂英被”指给”了素昧平生的马有铁,曹是遭兄嫂嫌弃急于脱手的残疾人,而马是一穷二白的中年光棍汉,两个被家人视作负担、不受社会待见的不幸人,就这样被命运的辘轳拴在了一起。两人别别扭扭地照了张结婚照,找了间别人不要的房子,把喜字端端正正地贴在泥墙上,和一头驴子开始了新的生活 。

 

从此开始在麦地上的生活。春天里两人耕地、播种,一垄一垄的田地,一行一行的种子,一滴一滴的汗水,晨风吹拂,夕阳西下 ,明月当空,扎扎实实地劳作,实实在在地生活。麦苗在拔节生长,小鸡仔从孵出到满地啄食,贵英对于有铁的情感也慢慢由防备到心疼。抱团取暖的两个人,对人生还有什么奢求呢?有个家有人疼就满足了。而麦地是诚实的,友好的, 从来不欺负人。到夏秋,麦子一茬一茬齐刷刷地长出来 ,遮天蔽日都是麦穗飘香。就像有铁说的:无论你高低贵贱,你种上一袋子麦子, 土地就能给你长出几十袋子来。

图片​

 

这是李睿珺写给家乡甘肃黄土地的一篇散文诗,朴实无华,苍凉又温暖。它只能写在尘土飞扬、小河流淌的西北农村 ,一到城里就会水土不服。就像他不能离开家乡创作拍摄一样, 贵英和有铁只能在麦地上生活,如果搬进城里的格子间,他们的鸡呀猪崽呀驴子呀,搁哪儿去?他们的人生又将如何安放?当日子越过越好时,贵英却意外地死了,这样的安排是不是特残忍?导演解释说要体现人生命运的无常。在我看来还不止如此,贵英的死其实充满了隐喻,她难道不是以死来抗拒离开这片麦地的命运 ?贵英死后,有铁的生命也终结了。麦地成为他们永远的栖息地。

 

贵英和有铁的一生,静默而艰辛,苦难让人低到了尘埃里。居无定所,被人嘲笑与欺负 ,和驴子一样常年受人使唤,光是”活着″已用尽了全部力气。这让人想起余华《活着》中福贵的一生,目睹了所有亲人死于自己面前的残酷现实,也经历了无数个严酷的政治时期。长长的一生写满了沉默与忍受一一忍受生命赋予的责任,忍受现实给予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但他依然乐观,笑着承受命运所给予的一切。黄土地上的人们,世世代代不都是如此”活着″?

 

图片​

贵英和有铁也是如此。苦难给了他们坚韧,风雨铸就了不屈。他们始终心怀良善,乐观向上 ,内心丰盈。相濡以沫的两个人有着无尽的浪漫: 那用一粒粒麦子在手臂上印下的米花,那用草编织成的驴子,那”高一丝丝”的喜字,那孵蛋箱投射出摇曳的斑驳光影,你还末回来我就揣着热水壶来等你,你喜欢听风声我就在房檐上安上去了底的酒瓶~~从某种角度看, 这多像一部纯爱片,简直把人哭得稀里哗啦的。

 

图片​

人生清苦,人间不值,但我们实实在在地活过了。咬紧牙关地活过,也甜甜蜜蜜地活过。站在广阔无垠的麦地上,我们看禾苗青碧,麦浪翻滚,日升日落,云来云往,然后经历了风花雪月,四季轮回,最后一道隐入尘烟,让风吹走我们的故事。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很美的诗意人生 ?

 

麦地/神秘的质问者啊/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麦地呀 人类的痛苦/是他放射的诗意和光芒!—-海子《麦地与诗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