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当年的一篇新闻报道

一早收拾放旧资料的书桌,看到重重叠叠的旧报纸上压了本发黄的年度合订本。忽然想起那一年,好像写过一篇题为《占道经…

一早收拾放旧资料的书桌,看到重重叠叠的旧报纸上压了本发黄的年度合订本。忽然想起那一年,好像写过一篇题为《占道经营几时休》的通讯。那篇长达数千字占据整整一版的报道,是我记者生涯中首篇独立完成的长篇报道,而且几乎算作一篇具有现实意义的调查性报道。写得颇有些气势,有股”端″得一本正经的内味儿,文章刊发后很有些受人关注,因为当时在县报上发这类题材的文章还不多见。被领导表扬之后,那心里还不美滋滋地,颇有些得意!

随便聊聊的图片

但多年后的这个早上,我想起它,竟忽然有几分不自在起来。历经这些年人生的磨砺与沧桑之后,对于社会人生的理解程度,自非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我所能企及的。现在回头来看,这算什么调查类报道?所站的位置是否有些问题?除了走访城管等几个相关单位,在街头实打实地采访过问题的关键方—-卖菜的农民吗?还有买菜的市民吗?探究过”占道经营″这一社会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吗?菜农们为何要在大热天推着小车仓皇奔逃?我们的城市对他们足够宽容吗?执法者的尺度可否略略放宽一点?

 

 

这么一发问,顿感心虚了。在整篇文章中,见不到反映基层群众心声的知言片语,见不到相应的同情心、同理心,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将之作为反面典型来嘲讽与丑化。在文末虽也提出解决问题的几点意见建议,但采纳与否,后期这一问题的走向,统统没再作追踪报道。只谈了现象,没有追究原因;只提了问题,不谈解决之道,可见当年的我何等幼稚又如何偷懒,不仅一叶障目,而且潦草虚浮。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只不过充当了一个政C图解的传声筒,只做了一个为稻粱谋的没有灵魂与思想的工具人,谈得上什么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在进行了严厉的自我批评之后,我反过来又想,作为一名人微言轻的县报小记者,能够主动请缨去触碰当时较为敏感的社会话题,也算是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和勇气, 而且当时的老大有心放记者去做这种题材的报道,比之后来越发四平八稳的表扬式报道,还真算得上难能可贵。以至多年之后,我对这篇通讯还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而这篇报道发表后的数年之后,ZF除了对县城里的菜市场进行了增建与扩充,偏街小巷也被放开作为卖菜场所的有效补充—-“场所”问题就此得到解决;在宣传引导下,群众买菜卖菜的文明守法意识也提高了。与此同时,城管人员执法行为得到了规范,水平日益提升,当年那种躲猫猫行为已经很少见了,”占道经营”不再是诟病城市的热点话题,地摊经济反成为城市的烟火色,一个地方活力的象征。

 

 

如今的我兜兜转转一圈,又回到了与文字密不可分的工作岗位,新岗位强调法律意识,”依法治志”,要求从业者须具备一种尊重历史、尊重现实、尊重人民群众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任重而道远,新兵报到,勉力为之。

 

写完此篇,窗外吹来徐徐清风,让人身心舒畅,好一段愉快的周末时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