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煮雨,我们用心创作自己的水墨人生

进入三伏天之前,九华山间一个多月未闻雨声了。入伏以后,在一场预期中的暴雨到来之前,地面上看不见、却灼疼人的热浪…

进入三伏天之前,九华山间一个多月未闻雨声了。入伏以后,在一场预期中的暴雨到来之前,地面上看不见、却灼疼人的热浪一浪逐一浪,一浪更比一浪灼热。地面水分蒸干了,即使是晚上走在路上感觉地面像刚被火烧过似的。许多植物叶面焦黄卷了起来,我园子里的西红柿与豆角藤子枯死了,天地间众生正被热浪炙烤着。

 

热浪灼人,时光流逝的速度似乎比其他季节里快了许多。

随便聊聊的图片
春花绽放在何园

 

我们在百花次第绽放的春天,忙着欣赏花开、思考花落,忙碌间淋湿过几场春雨,春天怎么就走了呢?可能是春天太繁华似锦,眼睛里满满的风景,心海也填得饱饱的,好多人还没来及在春风喜雨中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阅读一本书,春天就悄然离开了。我们惋惜春风脚步太匆匆,亦如我们年轻时一样,急于奔走,去前面看那众人喝彩叫好的风景,哪里又有心思沉静下来,好好欣赏沿途风景。尽管我们为春风春雨太过匆匆而伤情过,只是没有察觉到时光的流逝。

 

好多人都喜欢秋天,不只是那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我们存储下过冬的食物,收拾一路上的心情,写几首新诗,吟在秋阳高照的山岗上,诵于自家院落的夜空听,那时皎洁的月亮就悬于院落的上空,静听人间诵诗声。那样的深秋里,我们可能会莫名想起远方的某一个人,惦记那个人是否添了新衣御寒,日子过得怎么样?寒意侵袭身体,我们伫立秋风中,细想无论是春之花、夏之荷、秋之雁,还有曾经经历体验过的鲜艳和芬芳,随风飘舞在空间之中,一切都渐行渐远,越来越远。我们有丝许感伤与失落,甚至迁嗔于秋风秋雨,何必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风扫落叶?只是我们仍旧没有觉得时光的流逝。

没有播种哪有收获?

 

春生、夏长、秋获,我们一直在忙碌,始终在路上,好多事情,还有早就想见的人,全都推到了冬季。

 

大约在冬季预先安排的事项太多,虽然我们兴高采烈的迎着风、冒着雪,去往约定的地方。可是,有时我们走着走着,前面的人少了;走着走着,前面的人就不见了。就连曾把我们扛在肩头上的父亲也走了,白发亲娘走时我们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和父亲差不多年龄的那些熟悉的老人也相继一个个走了,甚至就连我们在春季里认识、夏天同行过的那些同龄人甚至更年轻的侣伴们,也开始有不辞而别的了。

 

冬雪季是动物们酿就春梦的时候

 

我们原本约定等到忙过夏季、收割了秋天,在浩白的冰雪季里,慢下来好好做我们最想做的事情,见我们最想见的人,可是旅途中相伴前行的人,丢的丢,走的走,忘的忘,原本热闹的行程中怎么就像冬季原野大地空落落的,树木萧条,人烟稀少。我们觉得好冷,灿烂的生命、多彩的行程、温情的期盼,被冬季风雪打回到了最本色的形态:活下去,是死亡,而且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这个世界。这个时候,我们忽然醒悟到,人生四季更迭只是大自然的轮回,四季沐歌也只是每个季节里都会发生的景观,我们从来就没有白白消费过哪一个季节,在大自然的每一个轮回里我们一直在支付着极其昂贵的账单—时光。

 

我们有些慌张,步伐有点零乱。怎么在不经意间将不足百页的人生密码本撕扯得更薄更少了呢?

 

 

时光总是那么神奇,时光煮雨,所有的梦想假以时日都能听到花开落地的声音。我们一路上流汗、流泪、也流过血,经历过那么多的离别场景,醒悟到我们原本也只是旅途中一个过客,在意识到这点后涌起来的就不再是空虚和悲伤,而是生命里程的庄严:肩负重任,承传生命。

 

连着两天,九华山间下了两场暴雨,雨水重又滋养枯萎的植物,让天地间的生灵舒坦了许多。当生命里注入了庄严,重新踏上征程时,我们新的人生开始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