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烈日与暴雨下……

这几天夜里一觉醒来便难以入睡,继续躺平也是梦境不断。梦里到处丢三拉四的,路上钱财也被偷光,前路难行。于是,索性…

这几天夜里一觉醒来便难以入睡,继续躺平也是梦境不断。梦里到处丢三拉四的,路上钱财也被偷光,前路难行。于是,索性起床写作,管他是凌晨三点还是四点,天亮了,总有文字从心泉流淌出来。就像当年在故乡干“双抢”时,起早带晚割稻插秧,或进或退,希望总是有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直闷在山野间创作,旧友都渐行渐远,新朋极为稀罕。偶尔想下山,又怕路上被不明身份的人拦下查这验那,还要在烈日下排队领救济粮似的等着张开嘴巴捅嗓子。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居山野对社会做不出什么贡献,对别人差不多是无用亦无益之人,自己又何必增添人家麻烦呢?寂寞中守着一份写作的执念,因为文章,我收获了许多温暖与感动,这也成了我寂寞前行的动力。

 

 

昨天,故乡老农民李世树先生截屏转来一图,一位叫李木荣的人转发我《野毛桃也有春天》文章,我当时正在写作,便没有回复。午饭后,回复一下才知道李木荣是他二女儿,远在宁波工厂做工。他说:“我二女儿几乎每次都转你的文章”。老李家我去过,种了些稻,养蘑菇,家有病妻。我是见过贫穷艰难的,状若老李那样,真是难上难。我回复说:“谢谢李家父女的关心,抬爱我的文章。我以为大约是历经风霜的人看我文章多些,年轻人可能还没闲空与心思来阅读,你闺女了不起。”老李说她在车间做活,喜欢文章。有一年她们厂有个读书活动,她还拿奖了,可惜只有高中文化。我便托他转告闺女,找个系统学习进修的机会,比如参加自考,或是夜大函授进修,趁年轻时多学点文化好。老李称她在学,还没拿到文凭。

 

与故乡老农通信,我心甚慰,现在很多人失去了阅读能力,不仅一年中读不了几本书,平常连一篇文章恐怕也没能力看完。成天捧着手机,消费快餐,自以为尽知天下事,其实人生支离破碎的。一个失去了阅读能力的人是令人沮丧的,一个没有培养起阅读习惯的民族更是可悲的。我多次去欧洲游历,在动车上看到但凡上车的当地人,落座后多半从包里掏出书,静静的阅读,快下车时把书签放进书页里,书放回包里,轻轻的走下车。那里的公园长椅上坐着的也有许多读书人,或是跑步锻炼的人,见不到如中国公园围坐打牌贴纸条的闲人。老李种田卖蘑菇为生,还时常写些短文,女儿在外打工谋生也在学习文化,这就是希望,他们头顶上有光。我相信能坚持阅读、对文化有兴趣的人,上天终会眷顾他们。

 

 

一位叫WQ的读者差不多“茶溪听雨”公众号上的每篇文章出来后,都要点赞,我表示感谢时,ta留言:“应该谢谢的是你。你用生活之歌谱写的美文,为读者提供美的精神食粮,读好的文章是一种享受。”韦笑是位美丽的女孩,我见过她,外表文静弱弱的样子。昨天,她看了我的《野毛桃也有春天》后打赏。我曾劝一位叫孙维登的读者莫要再给我打赏了,这世道大家在外谋生都不容易的,口袋里的钱都不是大水漂来的。韦笑这小美女打赏了我,我更是不安起来。她转而劝说我,“我特别喜欢文中这段话,在下拜服!”哦,原来是《野毛桃也有春天》末段:

 

“这个江南山野间的清晨,我在雨后晨光里轻抚悬于枝条上的野毛桃,个个鲜亮,甚是喜人。城里的月光照不到它们,乡村的岁月里也注销了它们的户口,它们悄无声息地活在寂静的山野间,不依附、不攀比。春风中悄悄开花,夏雨里慢慢成长,于秋阳下渐渐成熟,存储岁月精华,酿就生命力量,在时光里变得有滋有味。或许野毛桃恰如寻常人之人生,那些辉煌耀眼的未必就是最好的。那些最有价值的,一定是在时光里慢煮,自然而然成熟的。”

 

感谢韦笑这样美丽的女孩阅读,她毕竟年轻,可能还没悟出来,我明里写野毛桃,其实也是借毛桃之命运在鼓励自己,努力于寂寞中耕耘,存储岁月精华,酿出更多更好的文章,不枉来人世间走一趟!

 

 

昨天,我阅读到事业非常有成的姚云女士发表在《新安晚报》副刊上的《假如父亲还在》文章,便给她留言:“题目揪疼许多人的心”。她回复:“父母都是七月份走的”。从她微信上看到的都是阳光积极向上的内容,就连她养的那些花在烈日下也绽放得那么美,不知道她的七月原本如此悲情!我的父母亲都已远行走了,切身知晓这种痛楚,于是给她写几句话:“上人已是连理枝,相伴到老,同行往生,我们只能在泪光中目送她们相携远行。”原本极其坚强的她禁不住慨叹:七月之殇,从此我成了孤儿。假如父亲还在,母亲也在,我会经常挽着他们去散步,任由夕阳的余晖披挂身上。我愿做二老温暖的“小棉袄”,永远地依偎在他们身旁……

 

谁说不是呢,我们在人生行程中终究有一天都会沦为天涯游子,前面忽然没了人,于是自己开始担当,生命便有了份庄严,心亦无所畏惧。我将雨荷女士才给我那篇《时光煮雨》文章配乐朗诵的视频转发给她,希望她在经历过这般深重的伤痛之后,生命里注入庄严,重新踏上生命旅程,开始新的人生。

 

 

人人都说桃花源里好风光,真正身居桃花源里,生活未必就那么惬意,只是许多感受不足为外人道也。人间生活不易,写点文章也不易!前些天,我的老友“一介布衣”给我来信,“为先生笔耕不辍的精神感动。作为先生的老读者,恕我直言,先生文章所涉及的题材已与当今年轻读者的阅读兴趣相去甚远,很难引起共鸣。我在想,如果继续这样写下去,路子越走越窄,是否考虑换一个思路,换一种写法。这仅是我的看法,因为‘茶溪听雨’刚开始时我每篇必读,现在只看个标题,总觉得写的事情跳不出老调重弹的窠臼,给人腻的感觉。”果真是一介布衣,说话不带拐弯,对我无疑是一记棒喝。现在谁还肯以己之矛攻他人之盾呢?我固然要感谢那些一直助力我前行的人,当然,也要铭记如一介布衣先生这样忠言逆耳之士。

 

无论如何,生活还得继续,文章也还是要写的。蔷薇有一次留言:“何老师的这些文字,透着山水草木的气息,不沾一点的尘嚣。每一句,都隐喻着自然生命的真理。读这样的文字,可以洗心。”我从草田埂上走出故乡在外漂泊大半生,如今植根山野间,还未能达到蔷薇所期望的那样,只是朝这个方向砥砺前行,其他的就交给时光吧。就像我在《时光煮雨》文中所写的那样:“时光煮雨,所有的梦想假以时日都能听到花开落地的声音。”我且在烈日与暴雨下,如我故乡先人们干“双抢”一样,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