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后初次返乡记录

一年过半有余,终于踏上了回老家的路。   先是村里报备、镇里报备,再订火车票,归家前两天,祈祷所在小…

一年过半有余,终于踏上了回老家的路。

 

先是村里报备、镇里报备,再订火车票,归家前两天,祈祷所在小区争气点,千万不要爆雷,不然一旦“升级”为中高风险区,行程铁定受阻。2022年失去了春天,也失去了清明和端午回家的机会,再也不想失去暑假这个机会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万幸小区一切正常、风平浪静。

 

回家当天,时间上留了足够余量,以防因为配合车站防疫而需花费额外时间。还好,这“额外时间”不算长,大概10分钟左右,就是原来去往高铁出发层时经过的第二层,不是直接可上三层,而是改道经由室外,扫场所码进入大门,再让工作人员扫一下健康码,方得乘扶梯上三层。

 

正常程序进入候车大厅,许是工作日的缘故,乘客并不算多,候车位尚有一半空余。特意上了二楼,俯视全景。二楼的商铺食肆,甚为萧条,何以见得?服务员比消费者还要多!当然,也可以说是,服务本身比较繁荣。

 

高铁的上座率也不高,一半左右。按往年的经验,暑假期间,就算不是休息日,应该都是学生和家长们出行的旺季,今年则不再如常,但并不出乎意料,强行割裂的东西非一朝一夕可以弥合吧。

 

短途高铁,最怕用的是动车的车型,位子略窄小,但这趟班次倒真不错,座位宽敞,座前地上搁只背包也不嫌局促。最令人满意的是,整个行程,没有人外放抖音和电视剧,一个也没有;也没有孩子的吵闹,半个也没有;更没有哇啦哇啦的讲话声,一星半点也没有(大概因为口罩的阻隔消磨了谈兴的缘故);如此这般,以至于我倍感受宠若惊,心内暗赞如今公众素质不知为何居然默默上了新台阶。

 

下午4点多开车,列车经松江、过嘉善、过桐乡,都不曾停留,一路时雨时阴,感觉是晚间的光景了,略失望,没有光线的加持,车窗外失了景致,天地间灰蒙蒙一片。

 

一过杭州东,哇!夕阳冲破云层,洒下万道光芒。云海、山川、桥梁、水田、人家……尽收眼底,入得心间,分明有云水禅心的乐曲在流淌了。于是拍下这一帧帧,记下它们灵动的模样。

 

这般乐此不疲,一直到了站。

 

刷ID出站,打开行程卡,工作人员一看,说了声“上海”,就往边上指我一条明道:“这边走。” 我一看,分明是境外及中高风险地区人员通道。自问我并非来自高风险区,便说:我们小区不属于中高风险区的。他说:不管的,上海来的就走这边。

 

好吧,走吧,上了扶梯,柳暗花明:五道关卡、严阵以待、隆重热烈、高瞻远瞩,就差鲜花与红领巾夹道欢迎了。我心想:可以可以,长这么大都没受过这么高规格的接待,可以了!

 

一道关:先扫码,出一个杭州健康码;再来一个行程卡;对着闸机扫完,同时面部识别,工作人员核验,过。

 

二道关:出示杭州的健康码,扫码,领到核酸试管,单人单管,过。

 

三道关:出示身份证,交试管,张嘴,被捅,结束,过。

 

四道关:登记姓名、手机号和来源地。领一张类似于银行卡大小的绿卡,上书一个“5”字(为何是5,不懂其中奥义)。

 

五道关:将绿卡交到三米开外防疫人员旁边的一个篮框里,过。

 

关卡不无繁琐,但有一说一,工作人员的态度都是很友好的。

 

当中有个小插曲,一对上海老夫妻,男的领到绿卡后,转头走了没两步,又返回到窗口,跟工作人员说:“我建议一下哦,你们发这样的绿卡,大家拿来拿去,就不是无接触了,达不到最严格的防疫要求,既然前面都搞这么多关卡了,最后来一张实体卡,搞不好前功尽弃……那时我正好在领卡,热煞特了,他还在一个劲建议,我说:“你这个建议是好的,但跟他们说也是没用的,不如省点力气。” 我们都有想改进改善什么的好心,但有人睬伐了?

 

到了路口,等老三从停车场找过来接我。我在家人群里说我是没资格去停车场的人,要烦你过来这个什么什么宾馆旁边了。老五回我说:能让你回来都算好的哦。

 

到家,被要求三天居家隔离,还算友好。

 

第二天,分别接到市、镇两级的防疫电话,核对信息,但他们之间是不通气的,各管各,所以我得分别确认。完了,告知第三天来上门核酸。

 

晚饭后,家里人要出去散步,我说我居家隔离,不能出门的,他们大笑:“哎呀,这是村里呀,谁管你了!” 果然,有谁管了,没人当一回事,友好到底,村里人见了我还对我们“坐牢”的日子表示深切同情呢。

 

于是,就在傍晚的田野里徜徉,虫吟、蝉鸣、溪流、风吹,天边的霞光落在远方的山峦上,山峦连绵,只呈现出一道道轮廓,青黑色的线条,静止的曲线,却像是水墨画里最灵动的元素。近处的田野里,庄稼、植物、蔬菜静静生长,在我的镜头下,她们都是我的旧友新朋。

 

这样的田间徜徉,唯一不足是,小飞虫会跟你一路,偶尔也会有蚊子问候你的身体,但我从来没有未雨绸缪地先喷防蚊液再出门的习惯,总是事后补救,每逢这些时候,唯一让我安心的就是泰国的青草膏了。

 

第三天,大暑,果然是湿热交蒸。从房间的窗口望出去,人家青色或红色的瓦背上,全是亮晃晃的耀人眼目的光线。接到电话,做核酸的马上到,要我去村口百年樟树下等。我戴了口罩和墨镜走过去,哇,居然是一辆救护车,这待遇!于是,站在车门旁,示码,张嘴,一人捅,一人拍照,结束,救护车绝尘而去。

 

回去的时候,走在发烫的路面上,想起“大暑至,万物荣华”这一句,从心底里希望万物中的人类,能够平心静气,息除妄念,远离纷争,不再受过多无谓的困顿,真正达至自然和谐、天人合一、荣华与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