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雀子

院坝边丝棉树上喳喳着一对喜鹊,母亲眉里眼里笑着自语:“鸦鹊子叫唤,家里要来客了……” 喜鹊是老家最常见的鸟,也…

院坝边丝棉树上喳喳着一对喜鹊,母亲眉里眼里笑着自语:“鸦鹊子叫唤,家里要来客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喜鹊是老家最常见的鸟,也是最受待见的,整天唱歌聊天,说情话,没人烦它——它是在给我们报喜呢。人世间悲愁事多,听听喜鹊拉话,心里像是水洗后晒干的蓝缎子,平展展的,熨帖得很。老家人嘴软和,把亲友熟人不唤大名,喜鹊是我们的好朋友,便得个小名“鸦鹊子”,不生分,还亲切。

我们是反感了生活中以貌取人的,可这却般配了鸦鹊子。你看它浑身黑,黑头,黑脸,黑身子,黑尾巴,黑腿腿。猛一打眼,以为它是长过头的乌鸲或八哥。细瞅才觉出它是故意把衣服裁剪成这样,还在翅膀和腹部处缝着一片白条绒,又从翅膀末端斜着绣出一缕粗粗细细的黑呢子,像是蘸满墨汁的毛笔,锋尖触到颈下黑衣。这打扮酷似古时主持红白事儿的知客。

与知客又有不同,它只帮主家打理喜事,不承揽丧事。人间喜事就多了:新房建起,它报喜;亲戚上门,它报喜;结婚嫁女,它报喜;生子添丁,它报喜;老人贺寿,它报喜;考学升迁,它报喜;发了大财,它报喜;家猪下了崽崽,它也报喜……据说它最后一次报喜是在生命走到尽头前,向人们做最后诀别,告诉人们它再不能报喜了。我们那把为无疾而终的老人所办的丧事,称喜丧,要办得红火热闹才好。鸦鹊子,真是报了一辈子喜事啊。

小时候家里穷,时常吃不饱,就盼着亲戚上门,母亲煮肉待客,我们跟着沾些光,滋润一下嘴巴。天天留意树上的鸦雀子,只要它像邻里女娃那张甜嘴,开始了喳喳,就飞跑向母亲“报喜”:“妈,鸦鹊子叫呢,家里要来客了,你还不赶紧煮肉……”“馋嘴猫,急啥哩,等客来了,才晓得是杀鸡还是炖肉……”母亲懂得我们的心思,故意慢悠悠的回答。鸡下蛋,能变钱,是个银行呢,就比猪肉金贵,只有来了最亲近的或最要紧的客,母亲才逮个鸡,提着鸡头,用刀锯鸡脖子,嘴里念念着:“鸡,鸡,一道菜,早死早托生呀……”鸡翅膀扑腾,腿腿乱弹,嘴里含糊出“咯啊――咯啊――”的嘶叫,悲凉如深秋的寒风。鸦鹊子嗅到了,立即闭了嘴,呆呆在枝头,沉默得哑巴了。

想起大学毕业留了校,当时西安城里树少草稀,没有喜鹊,连个麻雀都少见。妻子生儿子前两天,是个阴天,早晨我到办公室看书,突然听见两声“喳喳……喳喳……”遁声望去,窗外那棵壮实的梧桐树上,两只鸦鹊子在对歌,跃上这个枝头,落在那个枝间,嗓音清亮,鲜嫩得像刚抽出芽的水芹菜。“城里哪能见到鸦鹊子的面,今儿咋来了?一定有喜事了……”这么想着收拾了书,急急下楼回到对面家属楼房子,给妻子说了,她也很好奇,言语了好一阵,就不知是啥“好事”。谁知当天晚上妻子腹痛去了医院,第三天就生了,儿子七斤二两重,姐姐说那是宰相的命。我对鸦鹊子的感激,犹如秋天成熟的果子,坠得枝头沉甸甸的。

鸦鹊子身上有两个谜,像是一团麻,没让我理个清晰。鸦鹊子是常住户,没有冬去春来的喜好,整年整天地和我们打着照面,比猫咪还忠诚得多。老家那只母猫,春里发情时,几天几天地不落屋,失魂落魄的,把老鼠高兴得在楼上摆宴席。独有七月初七这天,全体失了踪,不闻声音,不见影子。我们就问奶奶,她回答:“它们上了天河,一个叼着一个脖子搭成一座桥,织女从河这边走,牛郎从河那边走,走到桥中间,就手拉了手,说一夜的话,天亮前分了手,各自回到天河两岸,又盼着来年七夕相会。鸦鹊子搭了一夜桥,脖子上的毛都没了……”“为啥没毛了?”我们免不了要问。“嘴叼着几根羽毛,时间长了,羽毛扯掉了,它们就要再叼羽毛,一宿下来,脖子上的毛被撕光了。”“那它疼不?”“咋不疼呢?可做好事,咋能不吃点亏?鸦鹊子热心得很,乐意做善事哩……”

另一个是我看到谭正衡先生的文章,《喜鹊报喜不报忧》里记载:作者的一个伙伴上树掏了一对小喜鹊,当晚得了怪病,腰弯得一张弓,请来高人治疗。高人问明来历,把了脉象,开出几贴药,叫赶紧把小喜鹊送回巢。家人照办后,小伙伴慢慢复了原。

鸦鹊子行善,是传说,没法求证。可七夕这天,鸦鹊子不见了影踪,却是我亲眼所见,它们究竟干啥去了呢?而谭先生所记,足见鸦鹊子是神鸟,侵犯不得,有着因果报应的影子,却是叫人向善,动机很好的,可也无法证实。若在早些年,是要归入迷信的。但有些迷信,往往来自生活的应证,又不能不相信。

鸦鹊子得到很多人的喜爱,有一类人要除外,那便是尖酸刻薄者,他们待人接物,往往丢凉腔指缺陷,比如一个鸡蛋光光滑滑的,他们总要说上面有纹路。谈及鸦鹊子,他们评说此鸟报喜不报忧,和某类人犯一样的毛病。

我就忍不住要替它们打抱不平,说点公道话。鸦鹊子报喜是本能,是天性,它们爱美,看到的皆是美丽的,就讲了出来。和某类人完全相异,他们只告喜,不言忧,有的看不到,有的甚至把忧当喜,给了人假相,有意无意地害了人,误了事。前者是正人君子君子,后者便是小人无赖了。

文章没写完,鸦鹊子还在喳喳,好久未见的姐姐回来看父母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